微信分享图

4040 夏㫤 1441年作 竹泉春雨卷 手卷

竹泉春雨卷
拍品信息
LOT号 4040 作品名称 夏㫤 1441年作 竹泉春雨卷 手卷
作者 夏㫤 尺寸 画心40×1240cm;自跋40×130cm;题跋40×253cm 创作年代 1441年作
估价 25,000,000-35,000,000 成交价 RMB 28,750,000
著录:
1.陈焯(1733-?)《湘管斋寓赏编》卷五(见《美术丛书》38册,第四集,第8辑,第352-357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年出版)。
2.唐翰题(1816-1882)《唯自勉斋长物志》(见《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吴中文献小丛书》第28页,江苏省苏州市图书馆,1942年出版)。
题签:夏仲昭太常竹泉长卷。光绪乙巳(1905)唐风楼重装。
自跋:
1.西畴周君季宏,旧族世家也,博古好谊。其仲子廷悦尤好清玩,识鉴不凡。余每造其所,必焚香瀹茗,款留终日,延览古人法书名画,大抵高出扵人远矣。一日,廷悦持此卷过予舍下,求作竹泉春雨。久未能酬,适因盛暑中,杜门不出,随兴所至而成之。虽未尽善,然而泉石修篁之趣,为吾周君用心亦劳矣。况廷悦余素畏爱者,故乐为之而不辞。时正统辛酉(1441)仲夏望日,东吴夏㫤仲昭识。钤印:夏氏仲昭印、游戏翰墨、乐清轩
2.岂不闻帝圣轩辕去遐邈,觧谷伶伦缺音乐。箾韶不见凤来仪,葛陂遂使龙飞跃。又不闻龙驾南逰望不旋,英皇有泪斑斑然。一天暮雨暗湘浦,万壑秋声连渭川。往事茫茫几千载,桑田歘见成沧海。七贤六逸不可招,曲水流觞果安在。周君种竹竹成林,滀泉况与湄江深。竹色搏空沐春雨,泉声喷壑鸣瑶琴。旁存怪石石罅裂,嵌空仿佛蛟龙穴。林杪时来鹤背笙,镜中影落秋空月。嗟予适自玉峰过,苍荫踏徧交盘陀。活水涓涓脉头远,锦绷戢戢儿孙多。此时江天暑方盛,酌我壶浆引幽兴。扵焉出示剡溪藤,溪藤数丈雪霜凈。芸窗一展日争光,遂驱渴兔吞玄霜。六月清风失炎毒,万竿苍玉空篔筜。恰值山房雨新止,不但泉声洗吾耳。兴酣卷束请珍藏,一夜山堂冷秋水。壬戌(1442)春,偶见余旧作,复题于上以志岁月云。钤印:东吴夏㫤仲昭书画印、乐清轩
题跋:
1.竹下泉喷玉,春玉雨满林。横斜连野润,浅滀与溪深。觧谷凉生早,淇园昼郄阴。半空飞湿翠,万壑暗鸣琴。石罅疑鳞动,风稍悟凤吟。景犹湘岸曲,清逼渭川浔。邈矣怀前古,翛然感自今。流觞仍共酌,击节更谁寻。未遂镌疑句,无因凈客心。倦游山泽老,凭此散尘襟。会稽袁铉。钤印:伯贞、可可斋、一心万古、雪洞
2.我昔乘舟下湘浦,万竹萧森沐春雨。小龙峥嵘露头角,幺凤离披湿毛羽。江波渺渺去无津,滩石棱棱危可数。隔林几处叫鹧鸪,别渚数声啼杜宇。湘妃天寒翠袖薄,罗袜轻盈欲飞举。纷纷泪血洒琅玕,想是当时忆君主。此中风景实清虚,分付舟人细摇橹。置身恍在蓬莱宫,凝目如登水仙府。洞箫三弄知何人,一曲沧浪有渔父。朅来屈指经几春,逰乐还能到乡土。卷中潇洒见画图,知是东吴仲昭甫。笔端变幻真绝奇,造化元功良有补。周君珍重为收藏,俗士来时勿轻睹。云仍世世永流传,要使清风镇千古。廷悦良契乃琴川南野陈公之甥。西畴周君之仲子也。间得考功夏先生所作竹泉春雨,卷轴已盈,索余填数语于楮尾,勉强赋长句以归之。承德郎礼部主事吴郡后学顾谦谨识。钤印:琴月轩人、南宫清思、天与人交
3.考功夏君尚书郎,云烟万壑胸中藏。平生爱与竹写真,须臾满幅皆篔筜。春露紏紏堆玉府,菱雪纷纷堕朱户。长枪摩戛飐绿沈,细甲勾连纽金锁。昔剪诸吕夸绛侯,正如此幅森戈矛。一麾徤儿齐袒左,汉廷倏尔无旄头。梅边数枝尤婀娜,松下杂沓攒万笴。寻常白桥莫能到,只许羊裘坐其下。夜来春雨黯江干,溪头喷薄渌流泉。西畴沃土得润泽,孙枝头角多崭然,开卷丐我赋长句,我句不工良可愧。强书鄙俚塞尔求,满林风雨寒飕飕。此卷廷悦求题久矣,余尝赋七言长律四十韵已脱稿,廷悦跃然,喜而怀之,复遗失不知下庸人俗子之手,今复来征,非廷悦不能如此痴,非余不能应其求,复于枕上构思,塞之不可,与前长律比也,浚仪赵永言书于尊经阁下。钤印:太学士章
4.夏太常竹泉春雨卷,为车氏萤照堂旧物。虞山张芙川镜蓉参军以是卷向为邑中周氏家传名迹,购而藏之三十余年矣。癸亥冬日,同客泰州,出以见示。卷中车氏藏印累累,纸缝皆以连珠名印印之。画自左而右,开卷一幅为通体结束平泉沙碛,溶漾活泼。末幅磎磵深窅,新泉奔注,雨后景气如在几席,乃其入手处也。竹百数十竿森列于悬崖峭壁间,旁挺侧出,斜正疏密各尽其变。渊源仲圭,无虚笔点踢之病。间以长松丰草,藤萝杂树,悉古淡有法。自题两诗,一再书之,后题咏三家,皆同时名宿。首尾完整,纸墨如新,太常遗墨中仅见之绝品也。余时方学画竹,喜获师资,留置案头,爱不忍释。芙川知余心赏,举以见畀。越日报以端溪大西洞子石盈尺大研,覉旅潦倒中忽得此至宝,心胸为之一快。芙川家本素封读书好古,代有闻人,收藏名迹及古琴,本甲于一邑,自罹浩劫,十不存一,频年播迁,又十去五。每时晨夕过从,纵谈欢洽时追溯及之,辄抑郁不乐。而独于此卷慨然见许,无少靳固,知翰墨因缘自有前定,而芙川拳拳雅谊,为尤不可忘也。是卷弟一接太常自题二诗及袁君铉诗应列画本之末,幅后骑缝处,尚有叶尖笔踪可证。合以有车氏骑缝名印,不复改装,附记正之。十二月八日雪窗,新丰乡人唐翰题书于泰州旅庽。钤印:新丰人、翰题
5.墨竹之法自文苏以后,元人则蓟丘李氏、槜李吴仲圭,明则王孟端、夏仲昭,至姚公绶、鲁得之而止。三百年来,古法殆绝,此竹泉春雨长卷古淡苍厚,洵可肩随文苏,方驾李吴,每一展览,渭川千亩宛然在目。唐鹪安谓是太常遗墨中仅见之绝作,不虚也。予曩得此于唐氏后人,珍袭有年。去冬避地携至东瀛,为川口先生所激赏,因以归之。君藏诸家墨竹至伙,以“此君轩”颜其居,爱画之癖殆有过予者,可为此卷庆得所矣。壬子(1912)七月,上虞罗振玉题记。钤印:罗振玉
鉴藏印:车万育敏州氏图章、居在衡岳洞庭之间、敏州平生真赏、南楚车氏鉴藏、怀园珍藏书画图记、浩歌待明月、敏州车万育鹤田氏章、怀园、敏州车氏珍藏书画印、臣·育、蕉池积雪之斋、则柯肄夏、陆氏叔同眼福、归安陆树声收藏金石书画印、陆树声鉴赏章、罗振玉、玉简斋、姓谱□千秋名更亏否极、蕉身真赏
说明:
1.车万育、宋葆淳、陈焯、张蓉镜、唐翰题、陆树声、罗振玉递藏。
2.罗振玉题签。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修修梢出类 辞卑不肯丛
——夏㫤《竹泉春雨卷》赏析
夏㫤为周季宏所作《竹泉春雨》大卷,卷首绘平坡浅滩,溪流平波,竹石夹岸,春笋新发。中段又在竹石间点缀松柏杂树,古干苍枝,溪流潺潺,略泛微波。最后绘苍厓嶙峋,响水流泉,溪涧奔涌。以全景展开式构图,层层递进,逐渐破题点晴,描写“竹泉春雨”的优美景致。
夏㫤(1388-1470),字仲昭,号自在居士、玉峰,江苏昆山人。由于元末的战乱,夏的父亲不得不随舅家“朱”姓,所以夏亦一直冒姓朱,名昶,后其自奏“复姓疏”,恢复其本姓夏,明成祖朱棣看到其名“昶”为“日旁永”,便说,“太阳丽天,‘日’岂可从旁,宜加‘永’上”,故而更名夏㫤,字仲昭。张大复在《梅花草堂集》所云:今文日之上永,自公(夏)始也。永乐十三年(1415)以进士翰林为庶吉士,至永乐二十年为中书舍人,永乐二十一年由杨荣荐入文渊阁。至宣德六年(1431),因其品格直正,转为吏部考功司主事。明代吏部为六部第一,下设四司。其下之文选司、考功司为最具实权之处,此时夏㫤仅为正六品主事,实权却不可小觑。正统十三年(1448)年升为瑞州知府。四年后年改太常少卿,天顺元年(1457)升为太常卿,此时夏㫤已七十岁,乃于此年致仕还乡,共在朝廷任职四十余年。晚年致仕后在吴地与杜琼、刘珏、沈周、吴宽等有交往并有文会活动。画竹时推第一,名冠当朝,驰域海外,有“夏卿一个竹,西凉十锭金”誉称,又有俗谚云:“林良翎毛夏㫤竹,岳正葡萄计礼菊。”张宁《方洲集》卷五“夏仲昭万竹图为师知县题”云:昆山老叟仙中人,清河洒落无尘埃。平生富贵不足道,笔端造化回阳春”,既表现了夏㫤写竹气格的清雅脱俗,也表明了其整体画风的明净祥和。

此《竹泉春雨》卷上款人周季宏及其子周廷悦,生卒不详。后纸顾谦题跋说周廷悦是“琴川南野陈公之甥”,从《赠中议大夫赞治尹大理寺右少卿陈君墓表》、《鹤溪府君泣血志》、《桑公墓志铭》可知,南野陈公即陈从道。周季宏入赘陈家为婿,生仲子周廷悦。周廷悦之女赘桑琳,生子桑悦。桑悦生性狂放,与唐寅、祝允明、杨循吉、张灵齐名。阎秀清评桑悦为“天下大侠也”。《鹤溪府君泣血志》中说:“陈、周盛时,第宅如云,吟坛往来骚人踵武。”可见与周季宏父子相交的均为文人雅士。龚诩(1381-1469)的《野古集》中,有《偕周季宏游东皋亭》、《周廷悦以画梅二幅求题将勉其义子马纲》二诗。龚诩为明初学者,才情绝世。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周季宏父子的文人社交。

卷首尾题跋有:袁铉、顾谦、赵永言、唐翰题、罗振玉。袁铉,生卒不详,字伯贞。明代景泰时会稽人。《赝谱》中载:“袁铉,绩学多藏书,然贫不能自养,游吴中富家,依栖之间。与之作族谱。”袁铉饱读诗书,却以帮人杜撰家谱为生。七十岁时因为帮人杜撰家谱事发,被官府追究。上海博物馆所藏张雨《行书题铁琴诗卷》(沪1-0190),以及王南屏所藏夏㫤《雨竹图轴》上(田洪《王南屏藏中国古代绘画》上卷,第37页),均有袁铉题跋。顾谦在题跋中自称为“承德郎、礼部主事”。根据《正统七年进士登科录·玉音》的记载,正统七年(1442)顾谦为“承德郎、礼部精膳清吏司主事”。与本卷题跋中提及的职位相吻合。正统七年(1442)也正是《竹泉春雨卷》完成的第二年。在苏州博物馆所藏戴进《归舟图》(苏1-16)中,也有顾谦题跋。赵永言生卒不详。但通过资料可知,赵永言曾任常熟教谕。常熟碑刻博物馆有《陈氏叔权墓志铭》、《重修常熟儒学记》二碑。碑文均为赵永言撰文。《陈氏叔权墓志铭》首列文字为“苏州府常熟县儒学教谕浚仪赵永言撰文”。又《重修常昭合志·学校志》载:明正统六年(1441)冬,教谕赵永言、县丞陈澄向知县郭南建议建尊经阁。《常熟县志》中还有正统元年赵永言《重修泮池记》一文。泮池为旧时学宫建筑的一部分,遗址现存于常熟城区学前街实验小学后门内。

此卷历经车万育(1632-1705)、宋葆淳(1748-?)、陈焯(1733-?)、张蓉镜(1802-?)、唐翰题(1816-1882)、陆树声(清晚)、罗振玉(1866-1940)递藏。有罗振玉光绪乙巳(1905)年题签,以及眉山、桃园、铁岩等人在包袱皮上的题、画。全卷共有车氏萤照堂藏印十余枚,骑缝处均钤“万·育”连珠小印。车万育一字与三,号鹤田,又号敏州、云崔,湖南邵阳人。康熙三年(1664)进士。善书法,所藏明代墨迹最富。著有《萤照堂明代法书石刻》十卷。陈焯在《湘管斋寓赏编》中提及此卷是宋葆淳所藏,但未见宋氏藏印。宋葆淳长于金石考据,善鉴别。隶书行楷,皆入能品。工画山水,得北宋人法,苍秀嫣润,机趣横溢。陈焯(1733-?),字英之,号无轩,浙江乌程人。著有《湘管斋寓赏编》。唐翰题在《唯自勉斋长物志》及此卷题跋中说此卷得于常熟张芙川参军家。张芙川参军即张蓉镜(1802-?),清代著名藏书家。字芙川,一字伯元。小名长恩,江苏常熟人。唐翰题(1816-1882),字蕉庵,晚号唯自勉斋主人,嘉兴新丰镇人。著作有《说文臆说》、《荀子校注》和《唯自勉斋长物志》。此卷卷首有“蕉池积雪之斋”一印,此印著录于《丁丑劫余印存》卷十七。通过边款的“蕉庵姑丈”上款,可知此印是为唐翰题所制。“则柯肄夏”与“蕉池积雪之斋”相邻,印色相同,应同属唐翰题藏印。陆树声(清晚)生于豪门。其父陆心源之藏书楼名曰“皕宋楼”,是晚清四大藏书楼之一。罗振玉(1866-1940)为“甲骨四堂”之一,与王国维齐名,且二人为姻亲关系。收藏金石、经籍、碑帖、书画颇丰。“蕉身真赏”一印未查明所有者,但在南京博物馆所藏文徵明《万壑争流图》轴上,亦有此印。

本卷《竹泉春雨》,无论竹节之间的衔接、竹叶组与组之间的搭配,竹、树、石、水的布置,动、静的递进变化,都跌宕有致,和谐得体。所画竹叶之旁梢、顶梢、底梢都极为考究,“亮相”臻绝完美,且笔笔交代清晰准确;竹枝和竹叶各部分组织、穿插,既井然有序,又变化多端。如右军书“翩若惊鸿,宛若蛟龙”。具体笔法上,不注重笔痕的交迭渗透,强调笔力的挺拔劲峭以及运腕的和谐律动。竹干、枝叶有欧之平正劲爽而去其险绝刻厉,取虞世南柔和遒媚而略其圆融丰艳,明显属于笔意安闲、结构匀稳之“台阁体”。也正是这种楷法的运用,使得其画面多了几分“富贵气”和“安闲气”,或者称之为“神仙气”。笔墨厚重之余,又具潇洒清润之趣。
本长卷,分别著录于陈焯《湘管斋书画寓目》、唐翰题《唯自勉斋长物志》。和陈焯的著录相比较,可知此卷经过很大的改动。陈焯著录中,本卷曾有冯士标所题“听万泉声”引首。现冯士标引首已佚失。所有的题跋原来均在画的后面,且顺序与现状不同。原来跋者顺序为:夏㫤-夏㫤-赵永言-袁铉-顾谦。通过唐翰题题跋“是卷第一接太常自题二诗及袁君铉诗应列画本之末,幅后骑缝处尚有叶尖笔踨可证”一句,也可与以上所述相互印证。
湖州竹派始于文同、苏轼、李衎,实出“为竹写真”。赵孟俯一改文人格调,强调书法入画。接柯九思之综合运用法、吴镇之草书法,至夏㫤全以楷法为之。或可以这样认为,在古代各家墨竹画法之中,最为讲究楷法和矩度之人,夏仲昭为首。夏㫤承接了赵孟俯由士大夫写实画竹法到文人画写意竹法的转变,更强调自我抒发,写心之态。尤其是布局的创新,其以墨竹为主体的长卷,作为一种“有背景的墨竹”强调墨竹的自然生发,如同文人高士寄傲山林,有隐居独处的安静从容之态。自有一股凛然自觉之丰神。而最为突出的是其绘竹法度之谨严,即楷书笔意的强调。徐邦达先生云:“夏㫤真迹,用笔厚重过于王孟端,石法全学孟端,从元人吴镇得法,略参倪瓒侧笔,极晚稍有变化,但相去也不太远。”一语点破元明之际写竹技法的源流与传承。

夏㫤自1415至1448年出任瑞州知府,历经33载,期间变易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四个年号,还不包括后来之景泰、天顺之更迭。其耳闻目睹了大明王朝的兴盛与发达,也体会了各种危机与腐败。尤其是英宗朱祁镇重用宦官,使得夏㫤不得不明哲保身,寄情翰墨。为了打发其悠闲岁月,其沈醉于琴棋书画与诗酒酬唱之中,偶尔回到故乡会亲访友,于山明水秀的江南园林中饮酒赋诗,挥毫染翰。此《竹泉春雨》卷作于1441年,也是这一阶段的作品。且品相精良,传承、著录明确清晰,是夏㫤不可多得的鸿篇巨制,堪称神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