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881 于非闇 1936年作 四喜图 立轴

四喜图
拍品信息
LOT号 2881 作品名称 于非闇 1936年作 四喜图 立轴
作者 于非闇 尺寸 131×34cm 创作年代 1936年作
估价 2,600,000-3,500,000 成交价 RMB 3,450,000
【著录】《福田花雨——珍藏历代名家作品集》卷一,第126、127页,长江出版传媒、湖北美术出版社,2014年。
【题识】四喜图。丙子七月,非闇。
【印文】于照之印
“四喜”原意是指旧时人们为庆贺和祈求人生的四大喜事,包括:人生福、禄、寿、喜。还有一种说法为“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后来文人画家以喜鹊入画,取其“喜”字,寓意深远。
据考,于非暗早年曾研究过北宋赵昌《四喜图》,其在专著《我怎样画工笔花鸟画》第二章“我所研究过的古典工笔花鸟画”中提到赵昌《四喜图》:“丙,赵昌四喜图,绢本着色大立轴,原画绢已受潮霉,但是神采奕奕,色墨如新。他是否赵昌,董其昌的鉴定不能即作为定评。但是作为北宋中期的花鸟画来看,可疑之点却很少。它描绘雪后的白梅、翠竹和山茶花,与那些噪晴、啄雪、闹枝、呼雌的禽鸟。突出的塑造了黑间白各具情态的四只喜鹊,这些喜鹊比原物只大一些而不缩小。他对喜鹊用大笔焦墨去点去捺,用破笔去丝去刷,特别是黑羽白羽相交接的地方,他是用黑墨破笔丝刷而空出白色的羽毛,并不是画了黑色之后,再用白粉去丝或刷出来的白色羽毛。这一画羽毛的特点,自五代黄筌到北宋赵佶,可以看出是一个传统。这一特点在南宋后就很少见了。他另外还画了两只相思鸟,两只蜡嘴鸟(都是一雌一雄)和一只画眉鸟。翎与毛的画法,也和‘山鹧棘雀图’一样,有显着的区别。此外,如梅花的枝干,石头的锋棱,竹子竹叶等等,既不同于黄居寀,也不同于崔白,他把春天已经到来的景色,完全活生生的刻划出来。” 实则如画家所言,其绘画往往是“按照他的用笔和我的意思把它画出来,这里面我的主观成分比较多,同时又主观的汲取它的好处。”
此幅《四喜图》是1936年所作,时于非闇正处于临古阶段,但画家并不是一味的临摹古人,也在作品中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构图繁密,坡石、修竹、白梅、山茶,四只喜鹊立于枝头、岩石、坡地处,章法疏密有致,主次分明,丝毫不见杂乱和堆砌痕迹,只使人感到“喜鹊叫,喜事报,春来到”的热闹和喜庆,整个画面呈现出富贵吉祥的典雅气派。画中一根梅枝从一块岩石后探出,岩石角下竹叶、山茶花相伴相生,互为映衬,明亮鲜艳的红色与绿色的修竹,白色的梅花形成鲜明的对比。花叶用双勾敷色的传统技法为之,重彩敷色,用笔劲健,设色亦明快华美,富于装饰性。四只喜鹊神态各异,它们之间的呼应和顾盼,令人体会到在一个祥和的春日花园中野趣活泼的情景。禽鸟的造型逼真生动,鸟之喙爪及根根羽毛均描写得无微不至,笔法细致精谨,深得北宋人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