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884 傅抱石 1936年作 携琴访友图 立轴

携琴访友图
拍品信息
LOT号 2884 作品名称 傅抱石 1936年作 携琴访友图 立轴
作者 傅抱石 尺寸 110×46cm 创作年代 1936年作
估价 4,000,000-5,000,000 成交价 RMB 4,600,000
【著录】《傅抱石年谱》第3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
【题识】天翼主座诲政。丙子三月白下作,抱石。
【印文】抱石之印
【说明】上款「天翼」主座为熊式辉(1893-1974),民国时期著名军事将领。字天翼,谱名西广,别署雪松主人,清光绪十九年出生江西省安义县万埠镇鸭嘴垄村1913年入陆军第一预备学校,旋升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1921年被保送入日本陆军大学学习,是国民政府政学系的要角。早在辛亥革命时即奋袂而起,讨袁战争中崭露头角,北伐时期屡立奇功。后出军入政,两度担任凇沪警备司令一职,主持赣政十年,外派访美军事代表团团长,出任东北九省行辕主任。
傅氏篆刻取法汉印,刚健朴茂,平方正直,极有气势。据资料记载,傅抱石原名傅瑞麟,1933年留学日本经徐悲鸿介绍,得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以政府名义拨款资助,以后傅抱石曾为熊氏治印多方。江西博物馆藏有一方《武侯出师表》印,正面朱文「不求闻达」。一边微刻诸葛亮《前出师表》,全文634字。笔画方圆流畅,刀法刚健峻拔,结构开朗宽阔,气韵潇洒俊逸。另一边款识:「此武侯出师表印,癸酉东旅日时所作,甲戌五月曾展观东京。为感天翼主席之德,谨献是石。

一张纸和一块小石头
文/叶宗镐
此图题跋用篆书:「丙子三月,白下作。」「白下作」,就是画于南京。白下正是那一时期抱石先生对南京的习惯称呼。要不就称金陵,一般不称南京。「丙子三月」,是指农历,公历则是1936年3月23日至4月20日间,故《年谱》定此图作于「约3月」,也可能作于4月,都可以,那不重要。由于年代久远,迄今已整整七十五年,能够完好地保存至今,委实不易。点检这一时段抱石先生的作品,发现实在是非常之少,仅就1936年所作,现仅可见到五、六幅,而整个三十年代之作,存世亦不过二十几幅而已。这些作品是考虑《携琴访友图》的标尺。这些作品题跋的款式、字句、书体;画面的构图、皴法、风格,它们所特具的样式、品性,与《携琴访友图》完全是一以贯之的。
抱石先生留学日本,于1935年回国,7月到南昌,9月开始在南京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任讲师,到次年3月在中大任教职方才半年。由于只教中国美术史,课时不多,一面教书一面作画,大约最晚于4月份完成了这幅《携琴访友图》。图上题识上款「天翼主座 诲政」,天翼为熊式辉字,时任江西省主席,故敬称「主座」。抱石先生能够出国留学,熊式辉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时任省主席的熊式辉,曾任拱卫首都的第五师师长、蒋介石南昌行营办公厅主任兼参谋长等要职,权倾一时,说一不二。只有他直接掌握着抱石先生的人生命运。他是江西人,对培植桑梓后辈颇为热心。他两次批准拨款,支持抱石先生出国留学,甚至其中一次,据说是从他自己的日常费用中支出的。为此抱石先生对熊式辉当然是心怀感激。
抱石先生常说「秀才人情一张纸」,他别无长物,唯一擅画,又是才留学归来,可算是成绩汇报,所以他又精心绘制了这「一张纸」——《携琴访友图》。《携琴访友图》是一幅新颖的浅绛山水画,其为早期作品的特点十分明显。此时大家熟知的散锋画法「抱石皴」还未形成,但已初现端倪。画此图已完全抛开了陈陈相因的山水画老旧模式,与流行的「四王」套路大异其趣。此图的画法虽还不是后来的横涂竖抹、狂放激越的「纵恣而为」,而水墨交融、墨彩混沌,却也是潇洒遒劲、气势非凡,呈现了令人耳目一亮的崭新面貌,可以说此图正是这一时期极具代表性的作品。此图主要画高低两座山峰,构图以云雾缭绕将顶天立地的高山危崖断为两段,这就使画面通透而不致于壅塞;景分三层,近景用重墨,渐远渐淡,使山势深远而有层次。在中近景一些角落各点缀着几簇杂树,秋叶红了,使画面凭添了几许妩媚。这里的树干枝叶仍用双钩之法,那是早年作品处于过渡期的画法,大约至1943年,此后画树就从真实、自然出发只用墨块点染而不再用线条钩勒了。访友的老人画在最为抢眼的近景上,脚下是浓墨的巨石,背景正好是云雾,一片空白,使人物形象分外突出。老人的造型比较细长瘦高,这又是当年画人物与以后的不同处。线条简约流畅,寥寥几笔,活脱传神。一个怀着虔诚之心,不畏山高道难,步履坚定的简直如苦行朝圣者的形象神态毕肖。画上突出了这个人物,也就突出了所要表现的主题。这正是此图的精细处,也是此图的神魂所在。
最后,我还要明确地再说一遍:《携琴访友图》确是抱石先生的真迹,确是一幅具有典型意义的早期绘画的优秀代表作。
(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