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898 徐悲鸿 1943年作 雄狮 立轴

雄狮
拍品信息
LOT号 2898 作品名称 徐悲鸿 1943年作 雄狮 立轴
作者 徐悲鸿 尺寸 105×60cm 创作年代 1943年作
估价 12,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20,125,000
【著录】
1.《春之歌—世纪悲鸿作品收藏大展》第32页,保利艺术博物馆,2009年3月6日-3月24日。
2.《徐悲鸿作品集》第63页,文物出版社,2009年。
【题识】述伦仁嫂夫人慧政。卅二年长夏,悲鸿。
【印文】悲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画家自题签】狮。悲鸿。壬午。
【展览】「春之歌—世纪悲鸿作品收藏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09年3月6日-3月24日。
【说明】
1.上款「述伦」夫人为傅南棣先生妻杨述伦。傅南棣与徐悲鸿亦师亦友,曾任重庆中央大学摄影系主任。
2.「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悲鸿先生不常用的印,为福建长乐著名印人陈子奋(1898-1976)所刻。徐悲鸿与陈子奋相识于1928年,交谊颇深,尊为生平畏友,尤为推重其篆刻成就。曾作《伯乐相马图》相赠;在《百扇斋主手拓悲鸿用印》中有十余方为陈子奋所治,如「悲鸿欢喜赞叹欣赏之章」、「困而知之」、「秀才人情」、「天下为公」等。
【注】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徐悲鸿于1929年2月任教于中央大学艺术科,在该校任教的十余年间,徐悲鸿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这其中就有与他同在一校任教的傅南棣。傅氏抗战时期与徐悲鸿同在中央大学任教,为摄影系主任。其父辈曾在徐悲鸿早年公费留学时期给予很大帮助,因此,他们同事之外,更是往来十分密切的朋友。徐悲鸿与傅南棣一家都有很深的交往,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徐氏多有书画相赠傅氏一家。
据画家署签,这幅《雄狮》作于1942年。1943年夏,画家朋友时任重庆中央大学摄影系主任的傅南棣先生及夫人杨述伦女士拜访徐悲鸿时,徐允其挑选一幅作品相赠。选中此幅后,徐悲鸿遂题款于幅中,故题签在前,题款在后。当时,画已经裱好,看来是画家预备自藏的得意之作。解放后,廖静文女士曾从傅先生家借出此画并另外几幅,举办纪念徐悲鸿先生的画展。
狮子是徐悲鸿喜画和善画的题材,早年间即好摹写,上世纪二十年代留学欧洲、长居柏林时,得以近距离观察和写生,他在《徐悲鸿自述》和《述学》中,反复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柏林之动物园,最利于美术家。猛兽之槛恒作半圆形,可三面而观。余性爱画狮,因值天气晴明,或上午无范人时,辄往写之。」「故手一册,日速写之,积稿殆千百纸。」其热忱与勤奋可以想见。「亦曾见憨笑,亦曾亲芳泽。亦曾闻悲啼,亦曾观舞跃」,迨为当日实录。除直接师法造化外,徐悲鸿的狮子造型也多有借鉴法国的浪漫主义雕塑家Antoine Louis Barye(1796-1875)作品,其雕塑《待猎之狮》、《狮子与蛇》等,对徐悲鸿创作产生很大影响。故徐悲鸿狮子结构之准确、造型之生动前所未有,是中西合璧的成功典范。
此幅绘雄狮立于巨石之上,张嘴怒吼,霸气十足。眼睛刻画尤其有神,整幅的精彩全在这「阿睹」中。狮子以赭石设色,简洁爽快,结构精准。鬃毛随风飞扬,雄狮目光坚定,传递出一种果敢坚定的力量和蓬勃向上的精神。如果说抗战之前,徐悲鸿关于雄狮的创作更多地关注个体的精神自由、人格自由、生命尊严方面。那么此时抗战期间的创作,更强调着象征的寓意,表达对命运的抗争、对激越精神的倡扬、对中国未来无限的希望。

鄙性以好写动物,人乃漫以华新罗为比。其尤加誉者,则举郎世宁。齐人只知管晏,固莫可如何,实吾托兴、致力、造诣、自况,绝不与彼两家同也。民国初年,吾始见真狮虎象豹等野兽于马戏团,今上海新世界故址,当日一广场也,厥伏威猛,超越人类,向之所欣,大为激动,渐好摸拟。丁巳走京师,游万牲园,所豢无几,乃大失望。是时多见郎世宁之画,虽以南海之表彰,而私心不好之。旋旅欧洲,凡名都之动物园,靡不涉足流连。既居德京,以其囿之布置完善,饲狮虎时,且得入观。而其槛式作半圆形,俾人环睹,其动物奔腾坐卧之状,尤得伫视详览无遗。故手一册,日速写之,积稿殆千百纸,而以猛兽为特多。后返法京,未易此嗜,但便利殊逊。吾以写Liond’ Andnocles 曾赴Jardin des plantes 三月,未尝得一满意称心之稿也。平生于动物作家,最尊法人白理(Barye),次则英人史皇(Swan),其外则并世台吕埃莫(Deluezmoz)亦佳,皆写猛兽者也。
——徐悲鸿

19世纪末,为了唤起国民推翻清朝封建统治、反抗外来侵略的爱国热情,清朝末期的革命者们广泛传播着「唤醒睡狮」这一说法。随着报刊、杂志等现代媒体的日益发展,「睡狮」、「醒狮」等说法逐渐扩散开来,成为民众心中的一般性「常识」。狮子之「醒」,既象征着率先觉醒的革命力量,又代表中国在现代世界当中的大国形象。这种包含着强烈象征意义的猛兽题材创作图示,潜移默化改变着中国人观察自然界的方式,在后来抗战时期以狮子、老虎为题材的中国画大量进入到公众视野之时,民众们便能迅速捕捉到画面中所蕴含着的清晰的政治寓意。
1943年抗日战争逐渐进入到最为紧张和复杂的阶段,除此幅赠傅南棣夫人《怒吼雄师》外,另创作《会师东京》。该作品描绘了七只形态大小各异的公狮母狮,怒吼着登上日本富士山之巅,狮子们英姿勃发、双目怒视右下方地平线上的红日,周身散发着逼人的刚健气息,表达出画家对抗张胜利曙光必将到来的坚定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