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899 徐悲鸿 1930年作 扶馀国主 立轴

扶馀国主
拍品信息
LOT号 2899 作品名称 徐悲鸿 1930年作 扶馀国主 立轴
作者 徐悲鸿 尺寸 81.6×50cm 创作年代 1930年作
估价 20,000,000-25,000,000 成交价 RMB 22,425,000
【著录】《古萃今承-近现代名家精选》,图版50,羲之堂文化出版,2009年。
【题识】庚午岁阑,再写扶余国主。悲鸿。
【印文】悲鸿
【展览】「古萃今承 近现代名家精选」,台北 国父纪念馆,2009年12月5日-2010年1月27日。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部工作人员。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类似以两种表现语言来描绘同一题材内容的,除《扶余国主》外,目前仅见《愚公移山》。《愚公移山》创作时间是在抗战时期的四十年代,《扶余国主》是三十年代。中国画《扶余国主》绘于1930年,据画面题款「庚午岁阑再写扶余国主」可知本幅是徐悲鸿第二次画此题材。据《徐悲鸿年谱长编》记载1930年《国立中央大学半月刊》发表《风尘三侠》。此外,徐悲鸿曾以《虬髯客传》画过一幅油画《风尘三侠》,这件画作曾在2001年香港拍卖中以664.5万港元创下当时徐悲鸿画作拍卖最高纪录,《扶余国主》为竖幅,《风尘三侠》为横幅,两幅中三位人物位置关系并不相同,国画从左至右为红拂女、李靖、虬髯客,油画从左至右为李靖、红拂女、虬髯客。三位人物均是骑着毛驴(马),一匹棕黑色,另两匹为白灰色。红拂女全身披红色长袍衣衫,头包着绿色头巾。李靖身穿蓝色服饰,头戴小帽,虬髯客从头至脚披着黄色衣衫披风。《虬髯客传》原文虬髯客为「中形,赤髯如虬,乘蹇驴而来」;红拂女为「一妓有殊色,执红拂,」「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脱衣去帽,乃十八九佳丽人也。」「观其肌肤仪状、言词气性,真天人也。」对比原文描述,徐悲鸿在画上对三位人物的形象气质、衣饰搭配进行艺术性描绘表现,从现存《风尘三侠》素描画稿一幅,与画中红拂女比照,可知人物均是画家从现实模特写生而来。
近代画家中,徐悲鸿对任伯年非常推崇,曾言「古今真能作写意画者,必推伯年为极致。伯年于画人像、人物、山水、花鸟,工写、粗写,莫不高妙。吾故定之为仇十洲以后中国画家第一人,殆非过言也。」,他收藏最多的是任伯年画作。任伯年曾作数幅《风尘三侠》,现藏故宫博物院一本,画面三位人物正边交谈,边抓紧缰绳向前骑行。虬髯客骑黑驴,红拂女、李靖骑白马。人物衣纹、驴马的体廓用笔及设色技法也有差别,徐悲鸿用笔简率,概括性极强,类似油画的笔触,按照人物骨胳结构勾写出衣纹,任伯年则是采用钉头鼠尾勾描法,繁复飘逸潇洒。前者的人物服饰大面积平涂,后者分层渲染。绿头巾和红衣长袍,蓝色马驴骨胳和肌肉感更强,具备真实的体积感。虬髯客、李靖满布风霜的脸庞,传达了一种坚毅不屈的桀骜,但凝视红拂女的眼神却是温柔的。画中另一主角红拂则是充满安静含蓄的神情,火红的衣衫和碧绿的头巾,透露出这位侠胆义肠的美丽女子的性格。

《虬髯客传》一文虎虎有生气,或者可以说是我国武侠小说的鼻祖。我一直很喜爱这篇文章。高中一年级那年,在浙江丽水碧湖就读,曾写过一篇《虬髯客传的考证和欣赏》,登在学校的壁报上,明报总经理沈宝新兄和我那时是同班同学,不知他还记得这篇旧文否?当时学校图书馆中书籍无多,自己又幼稚无识,所谓「考证」,只是胡说八道而已,主要考证该传的作者是杜光庭还是张说,因为典籍所传,有此两说,结论是杜光庭说证据较多。其时教高中三年级国文的老师钱南扬先生是研究元曲的名家,居然对此文颇加赞扬。小孩子学写文章得老师赞好,自然深以为喜。二十余年来,每翻到《虬髯客传》,往往又重读一遍。
这篇传奇为现代的武侠小说开了许多道路。有历史的背景而又不完全依照历史;有男女青年的恋爱;男的是豪杰,而女的是美人(「乃十八九佳丽人也」);有深夜的化装逃亡;有权相的追捕;有小客栈的借宿和奇遇;有意气相投的一见如故;有寻仇十年而终于食其心肝的虬髯汉子;有神秘而见识高超的道人;有酒楼上的约会和坊曲小宅中的密谋大事;有大量财富和慷慨的赠送;有神气清朗、顾盼炜如的少年英雄;有帝王和公卿;有驴子、马匹、匕首和人头;有弈棋和盛筵;有海船千艘甲兵十万的大战;有兵法的传授……所有这一切,在当代的武侠小说中,我们不是常常读到吗?这许多事情或实叙或虚写,所用笔墨却只不过两千字。每一个人物,每一件事,都写得生动有致。艺术手腕的精炼真是惊人。当代武侠小说用到数十万字,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金庸评 任渭长《三十三剑客图之二:虬髯客》(摘录)

作为唐代侠义小说的代表作,一千多年来《虬髯客传》一直以高超的艺术成就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盛誉,后世文人不断对其进行改写,创造出新的经典文学作品,明代张凤翼的传奇《红拂记》、凌蒙初的杂剧《北红拂》、冯梦龙的传奇《女丈夫》、清代曹寅杂剧《北红拂记》、许善长的传奇《风云会》,现代作家林语堂的小说《虬髯客传》、当代作家王小波长篇历史传奇小说《红拂夜奔》等。与此同时,历代绘画名家取材《虬髯客传》创作出一系列经典作品图像,如明代陈洪绶《博古叶子虬髯客传》、任渭长《三十三剑客图》、任伯年《风尘三侠》、张大千《惊才绝艳》等等。
徐悲鸿对《虬髯客传》的情节内容非常熟悉,这或是与他童年的人生经历以及由此产生的心理特征有关。徐悲鸿曾自述童年的生活中「常到茶馆听人说书,看地方戏,对小说中和戏剧中‘替天行道’的英雄非常崇拜,并以‘江南贫侠’、‘神州少年’自喻。每天早晨,提着棍棒围着村边跑步,不论寒暑坚持游泳。」《虬髯客传》以隋末天下群雄争霸为背景,虬髯客本有争夺天下之志,见李世民气宇不凡,遂倾其家财资助李靖和红拂女,辅佐李世民成就功业,虬髯客后入扶余国(今吉林东北)自立为王,故称「扶余国主」。红拂女、李靖、虬髯客三名英雄人物演绎的传奇,波澜激荡,风生水起,热闹而温馨,又被合称「风尘三侠」,这样的「武侠小说鼻祖」必定让徐悲鸿印象深刻。
徐悲鸿当年留学法国努力学习吸收西方绘画之长,回国之后一直希望推动传统中国画摆脱清代以来陈陈相因的积习,面对现实生活进行科学写生与严谨创作。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徐悲鸿在此期间先后陆续绘制了不少取材历史著名典故的人物画作,《伯乐相马图》(中国画,1928年作)、《六朝人诗意》(中国画,1929年作)、《九方皋》(中国画,1931年作)、《秦琼卖马》(素描画稿,1931年作)、《田横五百士》(油画,1928年-1930年作)、《傒我后》(油画,1930年-1933年作),《霸王别姬》(素描、油画画稿,1931年作)、《叔梁纥》(素描、油画画稿,1931年作)等。在这些画作绘制中,徐悲鸿运用西方传统绘画的造型手段,结合自身情怀认识,创造性发挥想象力,塑造出经典的人物形象,包含着厚重的古典、浪漫情怀。
「风尘三侠」是对虬髯客、李靖、红拂女三位侠客的合称。初见于唐代传奇《虬髯客传》四。这个故事在民间特别是戏曲中流传很广。故事说,隋炀帝骄奢淫逸,大臣杨素助纣为虐。身怀大志并深通兵法谋略的李靖,为杨素府中一执红拂的侍婢张氏所倾慕,随之出奔太原。途中红拂女与豪侠虬髯客相识并结为兄妹,于是三骑并马浪迹天涯。后三侠辅佐李世民成就功业。虬髯入扶余国自立为王,李靖做了唐朝的宰相。
《徐谱》第70页有:1930年12月1日「在《国立中央大学半月刊》发表《风尘三侠》」,这是有关此件作品最早的记录。北京出版社六卷本《徐悲鸿画集》第5、6卷分别有《为<风尘三侠>作的习作》素描画稿(早期,纸本炭笔,32x25cm)和油画《风尘三侠》(中期,照片,原作下落不明)。素描稿是为红拂所作的头像习作,应该是有模特儿的。油画描绘三侠各骑一匹马迎面而来,李靖做谈话状,红拂和虬髯客做倾听状,背景是白雪皑皑的大地和阴霾的天空。徐悲鸿对《风尘三侠》的兴趣,很可能源于其少年时代看戏或读书的记忆。画家选择描绘它,似乎没有与现实相关的特别寓意,而只是表现他对豪侠世界的一种特别的倾心。李靖的聪明智慧,虬髯客的豪爽慷慨,红拂的美丽,他们的救世精神以及英雄美人经历曲折终成眷属的动人故事,都是徐悲鸿所向往的。
摘自华天雪《徐悲鸿的中国画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