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902 吴昌硕 1912年作 富贵神仙 立轴

富贵神仙
拍品信息
LOT号 2902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12年作 富贵神仙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36×68.5cm 创作年代 1912年作
估价 1,600,000-2,600,000 成交价 RMB 3,220,000

【题识】富且贵兮寿而康,福地突兀开玉堂。神仙歌舞遣一觞,此乐夺过汾阳王。学让翁而神味不及,似近孟皋暮年之作,何耶?壬子九月,吴昌硕。
【印文】俊卿之印、仓硕、石人子室
吴昌硕的绘画,在渊源上一向对青藤、八大、石涛、石田、白阳诸大家十分倾心,善于遗貌取神,萃其菁华。其用笔之法主要是复笔。他大胆地以篆籀之笔作画,达到了格高韵古、元气淋漓、动人心魄的艺术境界。吴昌硕很重视绘画落款,反复斟酌位置的安放、行数的长短、排列的疏密,然后下笔。疏时,大片空白也不加题;密时,仅留隙缝,却写长题,有意造险,令人叫绝。欣赏吴昌硕的绘画,仅仅从外在的形式美去解读是远远不够的。他更幽深的追求是美术作品的内在美——可以理解为文人画的意境美。中国画是注重人文精神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最好写照。绘画要求画家必须具备厚实的学术修养和知识积累,同时还须有敏锐的观察能力。审察吴昌硕的绘画作品,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其画作不但表现出超逸的笔墨功夫,而且将他的国学学识体现得淋漓尽致。书法上,他一生浸淫《石鼓文》,具有雄厚的线条笔墨功底,因而他的画作是学术的、古典的,十分雅致,一经登临画坛便声名鹤立。

此《富贵神仙》取传统题材,以牡丹、水仙及顽石入画。吴昌硕的花卉作品,很大一部分都取材于具有吉祥寓意的传统花卉,如富贵神仙、福禄寿禧等。这幅作品即是以牡丹寓意富贵,以水仙寓意神仙。此画构图比较简洁,吴昌硕把气质类型完全不相同的两种花卉并置在一起,石头的嵌入更使得画面浑厚古拙,有重心之感。水仙、牡丹自然分成两个块面,高低错落,顾盼有致,犹如兵家布阵之犄角之势,互为照应。通过墨色和巨石的调剂,不但没有产生杂乱无章的冲突,反而相得益彰地统一在画面之中。
吴昌硕笔墨设色重、拙、大,金石味道十足。用墨浓淡干湿,各得其宜,表现出物象的内在气质和生命力。画中牡丹盛开摇曳,富贵之气溢于纸上;水仙碧绿青翠,超凡脱俗。牡丹枝干以篆籀入画,下笔沈稳,徐疾虚实,抑扬顿挫,金石味极浓;水仙则用行草笔法,活泼流畅,松动飘逸。牡丹叶以大笔饱墨挥写,依枝干之势,上下错落,浓淡相生,元气淋漓;水仙用墨清淡,干湿适度,极富神韵。牡丹用没骨法画成,施以署红,用色沈稳,艳而不俗;水仙以汁绿淡染,素雅清高。艳者更艳,雅者更雅,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
「红时槛外春风拂,香处豪端水佩横。富贵神仙浑不羡,自高唯有石先生。」题款凝练遒劲、苍劲雄浑、刚柔并济,具有浓重的金石味道。诗文以吐泄豪情,意境丰富,清高超逸,继承了文人画的传统,既具古意又极具个人风格。整个画面虚实相生,浑然一体。
此《富贵神仙》作于壬子夏,即1912年,吴昌硕已近七十岁。笔致益简、益老、益厚、益拙,益加浑圆概括,再加上他那书法、篆刻的功力,真正形成了评论家所谓「重、拙、大」的特色,此画即是典型。难怪齐白石说吴昌硕晚年的风格「放开笔机,气势弥盛,横涂纵抹,鬼神亦莫之测,于是天下尚叹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