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919 石鲁 华岳雄风 镜心

华岳雄风
拍品信息
LOT号 2919 作品名称 石鲁 华岳雄风 镜心
作者 石鲁 尺寸 诗堂28×76cm;画心148.5×76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0,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12,650,000

【题识】华岳雄风。石鲁于长安病腕重题。
【印文】石鲁
【诗堂】此华岳雄风图,系石先生后期之作,款为病中补题,余见此作如见石先生面也。丁卯鲁人文湛。印文:江、文湛
【说明】纽约佳士得1990年5月, LOT235。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部工作人员。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要是爬到华山之巅,确实会感到自我心胸为之一阔,自己也觉得高大而雄伟了……山——像华山,不外是石崖顶上有苍松,远眺是一马平川的秦川,蜿蜒的河流,再有的是日出于东,月沈于西,就是这些无机和有机的形体,人们赋予多少言语啊!有的引为避世绝地,有的引为雄心考验,都各自在石崖上留下不同时代、不同感情的斧凿痕,好像把有限的生命附在一个永恒的伟大的自然身躯上,好让那些感情凝固成石崖一样,于是古往今来,都贯穿着新的旧的各种管子布置在山巅似的。人们从山下穿过千尺幢、百尺峡、上天梯、苍龙岭,而上仰天池,嗬!真是感到雄伟了,好像自我和人们都借华山之高而高了,我们如同群峰和松林般的挺拔无畏。

——石鲁

我们在西北久了,对黄土高原的风物人情印象要深刻些。像华山,它是那么浑厚雄伟;陕北也另有风味,像洪水刚刚冲刷了的大地。看惯绿洲景观的人,会觉得它太干枯了,但它有它的美。大自然给我们许多启发,古人如荆浩、关仝,也找到了雄浑的特色。我们觉得要重视生活,还要重视传统,而首先要生活。知道古人如何在生活中取法,会给我们取法以启发。华山没有变,看华山的人变了,感觉不同了,表现方法也会不一样。过去的人画华山,成为出世的东西。今人画华山,觉其雄伟,有永垂宇宙之感。遇到这种情况,生活给我们提出了新问题,我们就会感到传统画法有些无能为力,需要创造新的方法。当然也可以用古人的方法画华山,但不能表现自己的感受。因此,对待传统要活用。比如表现陕北黄土高原,古人的皴法没有合适的,这就要研究皴法的来源,在自然中寻找新的皴法,以自然的结构特点来提炼。
——石鲁

石鲁的一生跌宕而传奇,历经种种劫难,艺术创作的时间只有20多年,有两个黄金时期:一是1960年到1964年,另一是1970年到1976年,他在这两个阶段内精力充沛,佳作迭出,后来为世人所瞩目的作品都出自这两阶段。
本件《华岳雄风》是石鲁艺术创作黄金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巅峰之作。画中保留了华山下棋亭的基本景致,但真实繁杂的细节皆已朦胧虚化。华山奇峰气势逼人,以「钉头皴」的笔法,焦墨皴勾而成,再加层层渲染,山体巍峨险峻,有大砍大凿,也有精雕细刻,用笔力度和线条有十足的金石味小山左右两侧,几株苍松紧贴石壁向上耸立。全幅皆以水墨写出,只有近景山峰与下棋亭,在没骨的润泽笔墨间,稍加赭石皴染,喻示出空间的距离。全作不见清晰的物象,朦胧间,眼前奔涌的只是华山巍然雄奇的飘渺意境。抽象的笔势纵横挥洒全无顾忌,这时的石鲁,笔墨归于性情归于意志,于是不求风格而风格自来。
下棋亭位于华山东峰之侧一座窄仅盈丈、四壁孤峭的小山峰上。传说秦昭王曾用钩梯登华山,与神仙在此下棋,故而得名。宋太祖赵匡胤与陈抟老祖赌棋,输掉华山的故事,也发生于此。以孤壁之上,一席仅容二人下棋之地,下棋亭总有一种知音相识的色彩。
石鲁70年代的山水画,以华山为最多。他在1961年左右去过一次华山,画过大量速写。70年代创作时,华山的景物繁杂细节都已朦胧,依据的是记忆和印象,所画的都是心眼所见。具体形象的弱化,使华山的特征被他夸张、抽象、变形,于华山人格化。石鲁这个时期的作品已将往昔对自然的讴歌转化成了一种象征,一种带着石鲁自己浓重的主观色彩的符号。经受着文革浩劫的洗礼,石鲁几乎是两世为人,他完成了一次涅盘似的再生。那些惊世骇俗式的新作使他到达了他艺术上的巅峰。有艺评家说:「如果说集传统笔墨之大成表现浑厚华滋感觉的黄宾虹为现代山水第一高峰,李可染、傅抱石通过写生山水回归生活的诗情为第二次观念上的变革,石鲁的强烈的精神性、人格化的山水则是当代山水画的第三个里程,他并且启示了当今的注重魂魄和现代构成的新一代画家的第四度变革。此后,中国绘画艺术增加了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