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51 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三羊尊

青花缠枝花卉三羊尊
拍品信息
LOT号 5551 作品名称 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三羊尊
作者 -- 尺寸 高33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3,200,000-5,200,000 成交价 RMB --

「大清雍正年制」款
备注
欧洲藏家旧藏

摹古与寓意是雍正宫廷艺术的重要理念,胤禛以个人的美学修养与审美爱好有意识地倡导一种理想的工艺审美格调,除了纯粹的摹古之外,同时注重在传统构成因素中创新,借鉴原来的工艺造型和纹饰进行抽绎,组合出具有时代特色的新样式,寄予新的美好吉祥寓意,从而确立新的古典主义审美品格。此番造器之精神在雍乾时期高档的御瓷之中体现尤为明显,往往钟情选取上古三代器物之造型,配以其欣赏的色釉与纹饰,融汇古今之精粹于一体,成为彼时造器的一个新风尚,本品即为此理念之典范。
本品古雅敦实的造型体现摹古精神之一面,其摹取周汉三羊铜壶为范,追求端庄古雅之美,于此基础之上则赋予新的装饰风格,宣示皇家的审美品味,自上而下以青花绘饰六重纹样,分别为浪涛纹、蕉叶纹、缠枝花卉纹、折枝宝相莲花纹、变形莲瓣纹及卷草纹,颈腹之际各饰双道凸弦纹共三组,令造型更见线条之变化和层次之清晰。雍正笃信道教,重视《易经》,肩部堆贴模印三羊首,精巧别致,寓三阳开泰之意,「羊」与「阳」谐音相通,《易经》中称:「十月为坤卦,纯阴之象。十一月为复卦,一阳生于下。十二月为临卦,二阳在下。下月为泰卦,三阳大下。」其含大地回春,万象更新之义,乃嘉庆之征也!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三羊纹尊」,纹饰搭配、乃至款识写法都与本品如出一辙,很可能原为一对,也可证本品之珍罕难得。

整体画工细致精湛,点涂技法运用娴熟,青花亮丽隽美,苍雅之气跃然眼前,与温润莹白的釉面相映衬,更见丽质不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腹部所绘宝相莲花纹,呈俯视构图,花形饱满,绘大小两重花瓣,中心绘七孔莲蓬,两侧绘对称的花叶,笔触点染乃是师法永宣意趣,而线条繁复,婉转多变,则具有浓郁的欧洲巴洛克风格。北京故宫藏有一雍正款青花缠枝花卉纹贯耳壶,设计理念与本品如出一辙,亦是采用上古铜壶之造型,所绘纹饰笔触与本品近似,西洋气息浓郁,当时同时之作。雍正皇帝对西洋文化保持着极为开放的态度,这可从目前留存的《雍正皇帝西洋装侧身画像》和《胤祯行乐图册页》中「刺虎图」中得到印证,图中身为一国之君的胤禛着穿西洋文艺复兴后期、新古典时期的贵族服装,头戴假发,洋溢出一派异国情调,可见雍正皇帝对西洋文化的接纳程度。本品可为清代御窑青花器使用西洋装饰元素的最早例证之一,之后西洋元素得以在清宫诸式工艺品的装饰中盛行,遂成风潮,影响深远。

此式三羊尊为清宫御瓷非常珍稀的造型,深得雍乾二帝所爱,为雍正后期御窑厂的创新隽品,乾隆早期继之,品类多见各式颜色釉,如茶叶末、仿汝、仿哥、窑变釉等,每一类存世量均在数件之上,唯独青花一项,颇为珍罕。雍正者除本品外见有三例,一例为前述与本品疑为一对者之 「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三羊纹尊」;一例亦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为清宫旧藏,纹饰细节与本品十分接近,惟款识为篆书六字方章款;另一例为香港苏富比2008年春拍第3067号拍品「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三牺壶」,纹饰与本品略有区别,颈部绘缠枝花卉,腹部折枝花卉亦有区别,底款为双圈楷书款,与本品相同。

而乾隆者,检视国内外公私收藏,仅见两例,一为本公司2010年秋拍第4696号「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三羊开泰尊」,腹部绘缠枝花卉及海浪纹,底款为乾隆六字篆书方章款;一为香港苏富比2003年秋拍第0138 号拍品「清 乾隆青花缠枝花卉纹铺首三羊瓶」,装饰风格与本品颇为接近,腹部所绘折枝花卉纹亦有浓郁的巴洛克风格,其独特之处则是底款为「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楷书款。关于乾隆御瓷款式问题,在乾隆登基之初并无专门规定,楷篆并行,后乾隆二年则发生变化。据乾隆二年《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文件》 「江西」记载:「十月十六日:司库刘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毛团、胡世杰、高玉交篆字款纸様一张,传旨以后焼造尊、瓶、罐、盘、钟、碗、碟磁器等,倶照此篆字款式轻重成造。钦此。」此条档案说明楷书款在乾隆二年十月之后就停用,由此可知该楷款青花缠枝花卉纹铺首三羊瓶应为乾隆初年之物。将本品与以上五例对比后发现,六件中竟只可凑成一对,可见此类作品之难得。如此罕少之成因皆源于雍正皇帝对御瓷的追求思想,纵观雍正一朝御瓷之烧造,许多隽品多为孤例,少见类似乾隆时期的成对之作。因为雍正皇帝强调的是「同形而异彩」,相同的器型装饰不同的釉彩和纹饰,而每一品类往往仅烧造一件,越是名贵的品类越是体现明显,绝少重复。在此审美思想引导下,雍正御瓷绽放出斑斓夺目的新姿采,形成种类丰富、釉彩缤纷的局面,本品融远古造型与西洋时尚纹饰于一体,彰显出浓厚的中外相合、古今混一的新古典主义审美品味,为清代宫廷美术西学东渐之一例证,是为无上御瓷隽品。

清世宗雍正皇帝爱新觉罗·胤禛(1678—1735年),是清朝第五位皇帝,入关后第三位皇帝,清圣祖 HYPERLINK“http://baike.baidu.com/view/2682.htm” “_blank”康熙第四子。雍正皇帝继承大统之后,勇于革新,设立军机处,实行「改土归流」的民族政策,使清廷的统治更加稳定,同时澄清吏治,重视农业,使国库充盈。他在位虽然只有短短十三年,但于有清一代十三帝中,他的勤政却是后世史学家赞誉最多的,他也自勉「以勤先天下」,日理政事,终年不息,为后世史学界公认的一代明君。由皇子至帝王乃至明君,希贤、希圣、希天之三希可为雍正皇帝勤奋自勉之人生准则。

希贤,雍正认为治理天下之道在于用人,曾言「治道之要莫大于用人」,对于他所认可的能用之臣委以重任,常于奏折朱批直抒胸臆,谆谆教导,对爱臣可谓推心置腹。雍正二年,在给河南巡抚田文镜的谢恩奏折上朱批道:「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拳拳之心跃然纸面。再如他审阅提督贵州总兵官马会伯的奏折中亦朱批数处,勉励他:「成人者自成人,自弃者亦不可强,如此方能公而不私。」湖广总督杨宗仁上奏请安,自称「奴才」,雍正将折上「奴才」二字用朱笔抹去,批改「臣」字,并在旁书「称臣得体」,称其为「真名行相符之好封疆大臣也」,同时「赏戴翎子」,反映出雍正注重维护臣工体面,同时不吝嘉许之辞,对功勋卓著者给予赏赐。如此用人之道,正与雍正御窑「博古采今,化为己用」的设计理念相合。本场之「清雍正 仿官「铁骨大观釉」汉壶式大铺首尊」,器形古朴,有上古之雄浑气魄;釉色清新,得赵宋之雅致神韵,可为雍正皇帝「希贤」之一例。

希圣,何为圣?《资治通鉴》言:「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孔子被称为孔圣、至圣先师,所创立的儒家学说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以「仁」为中心,提倡「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崇尚「礼乐」、「仁义」,倡导「忠恕」和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大清由关外入主中原,吸收中原文化、以儒治国成为唯一的选择。胤禛作为皇子,自幼受到良好的汉文化教育,熟读儒、道、释各家经典,继位之后,遵循圣祖康熙皇帝以儒治国方略,为康乾盛世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本场之「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三羊尊」纹饰造型寓意「三阳开泰」,《易经》认为其含大地回春,万象更新之义,《易经》为儒家「五经」经典之一,故本品可为「希圣」之代表。

希天,即仰慕上天,使道德﹑修养等达到最高的境界。先秦著作《鹖冠子·泰鸿》对「天」有如此论述:「泰皇问泰一曰:天地人事,三者孰急?泰一曰:爱精养神,内端者所以希天。天也者,神明之所根也。」认为天为宇宙间的根本存在,化生世间万物的根源。帝王为了标榜自己的统治正统,宣扬君权神授的理论,帝王之位「受命于天」,自称为「天子」。同时,天唯德是佑,人则以德配天,也就是说帝王必须要有德,否则就是德不配位,故「希天」乃是一位明君的内在要求。雍正帝在位时曾自评功业:「朕反躬内省,虽不敢媲美三代圣君哲后,若汉唐宋明之主对之不愧。」本场之「清雍正 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表现苍龙叱咤风云、势震山河的雄壮意气,同时也是在象征雍正皇帝如此巨龙布雨九土、施恩于民的德泽,可谓是「希天」形象的具象化。
雍正一朝政治相对清明,后世史学家评价他「任法尚廉,吏道澄清,库藏充裕,海宇义安」,南怀瑾先生评价他为「历代定鼎守成帝王中的一代奇才,为历代职业皇帝中绝无仅有的一人。」 宋代大儒周敦颐提出理想的治国理念当是「圣希天,贤希圣,士希贤。」雍正帝可谓此理论之践行者,本场之三希可为其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