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6382 清乾隆 洋彩浅蓝地宝相花象耳盘口尊

洋彩浅蓝地宝相花象耳盘口尊
拍品信息
LOT号 6382 作品名称 清乾隆 洋彩浅蓝地宝相花象耳盘口尊
作者 -- 尺寸 高22.5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3,200,000-5,200,000 成交价 RMB 3,680,000

“大清乾隆年制”款
备注:上海藏家旧藏,八十年代退还
尊盘口唇边,宽束颈,鼓腹,撇圈足。瓶器面以珐琅描绘,浅蓝为地,口沿一周红彩回纹,颈部彩绘蝠磬花卉纹,两端设浮雕象耳,并垂挂吉罄和璎珞纹饰;颈下接卷草纹一周;腹部接一周如意云头,中央以黄、蓝、红、绿各彩描绘西番莲花纹饰,近底处装饰一周仰莲花纹。足部上下凸起弦纹两周,其上装饰连珠纹饰。中间微束,描绘折枝花卉。器底皆施湖绿色釉,底心留白方框内以红料书 “大清乾隆年制” 六字篆款。
乾隆洋彩与同时期西洋此器风格相近,大多满地繁花,极少留白,此器绘满西番莲、璎珞等,其中亦加入中国传统装饰,配置罄及如意云纹,描绘精妙细致,充分表现纹饰之外特有的吉祥连连寓意。叶纹及圆点纹均以白料晕染或点饰光点,明显表现西洋光影明暗的绘画方式。此器所用釉彩至少在十种以上,釉彩亮丽,描绘精妙为监陶官唐英所监制,此类洋彩器为宫廷的艺术收藏重器,而非一般陈设用器。

本品之写款有别于常见之乾隆御瓷矾红年号款,外饰单方框,款字结构初看似稚拙,不甚工整,尤其“乾”字左下角的“十”写法较之常例颇为不同,最后一笔为右向,通常者则是左向,此写法可见于清宫旧藏 “乾隆 粉彩绿地勾莲纹如意耳瓶”。而乾隆一朝,松石绿地书写矾红款外加双方框者,实属极为罕见,清宫旧藏之中仅知一例“乾隆 粉彩霁蓝描金婴戏图灯笼式尊”,其款字与本品写款风格一致,当出自同一人之手,只是“乾”字左下角的“十”属于常规写法。拍卖市场如本品款识写法类似的见有两例,一为本公司2018年秋季拍卖会第5421号“清乾隆 御制洋彩江山万代如意耳琵琶尊”,“乾”字写法与本品相同,外饰双方框,成交价高达9487.5万元人民币;一为苏富比香港2017年春拍第3626号“清乾隆 粉彩开光题御制诗花卉纹撇口瓶”,款识笔法与本品十分接近,外饰单方框,成交价2170万港币。由以上数例可见,乾隆御瓷矾红彩写款确是一个颇为复杂的问题。因为在乾隆朝以前,瓷器之写款颜料只有青花和珐琅料,乾隆朝开始,随着彩瓷的大发展,矾红彩写款应运而生,但是矾红彩与青花、珐琅彩的物理性质大为不同,于釉面上运笔甚为艰涩,写款之时如何做到运笔色泽均匀和笔道平直而清晰,对工匠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工匠只能通过需要较长的时间实践和摸索方可掌握新材料的物理特性从而娴熟运用,因此在乾隆早期,御瓷之中矾红写款不甚工整的情况比比皆是,写款之水平往往无法与器物本身的整体品质相匹配,以致乾隆三年十月间弘历曾两次批谕“具用篆字,款要周正”,并颁发篆款式样,命令“倶照此篆字款式轻重成造”。不过在乾隆十年以前此问题始终无法得到完美的解决,但正因为当时技术的局限亦因而形成乾隆早期彩瓷的一大时代特征,成为今日我们区分和辨认乾隆早期御瓷之重要依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