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602 吴昌硕 1926年作 云想衣裳花想容 扇面

云想衣裳花想容
拍品信息
LOT号 0602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26年作 云想衣裳花想容 扇面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24×68.5cm 创作年代 1926年作
估价 400,000-600,000 成交价 RMB 667,000

【题识】云想衣裳花想容。宴池仁兄雅属。丙寅上巳,吴昌硕年八十三。
【印文】缶、安吉
【说明】凌宴池上款并旧藏。凌宴池(?~ 1965),字霄凤,斋名夕熏楼,浙江海门人。凌见之子,凌海霞兄。民国时候从事金融业,曾任上海、汉口等地大陆银行行长。擅诗,与吴宓为诗友,喜书法,与张充和结为同好。富收藏。著有《清墨说略》、《宴池诗录甲集》等。周作人《买墨小记》曾引用其说。著名诗人、教育家吴宓的诗友,《吴宓诗话》中录有「评凌宴池诗录甲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这是李白《清平调·其一》中的一句,也是吴昌硕很爱的一句。每每以此诗句入画,吴昌硕总喜爱联想到用红牡丹来作画。此幅《云想衣裳花想容》扇面亦是吴昌硕晚年作品的典型风格。画幅取简洁构图,主题鲜明突出,设色选用他晚年最常使用的「西洋红」,浓烈奔放,夺目鲜艳,其设色之大胆,雅俗间分寸把握得当,为时人所不及。红牡丹与奇石,笔恣墨纵,笔法灵活多变,画面生气十足。吴昌硕以其笔下独有的「金石之气」享誉画坛,这件作品也不例外。无论是牡丹还是花器,都笔笔凝练遒劲,力透纸背。此刚正有力而又沈厚朴拙的「金石气」并非偶然得之,而是来源于他对钟鼎古拓长时间的热爱和学习,亦来源于他深厚的书法、刻印功底,「金石气」已融入他的思想,化为他的人格,正因如此,才能有此信手拈来的苍劲和雄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