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610 张大千 1935年作 巫峡清秋 立轴

巫峡清秋
拍品信息
LOT号 0610 作品名称 张大千 1935年作 巫峡清秋 立轴
作者 张大千 尺寸 76×38cm 创作年代 1935年作
估价 5,800,000-6,800,000 成交价 RMB 7,590,000
【著录】
1.《血战古人——张大千绘画》,第122-123页,图版14,史密森国家博物馆萨克勒美术馆,美国华盛顿,1991年。
2.《雄狮美术》第250期第149页,台北雄狮美术杂志社,1991年。
【题识】
1.井络高秋隐夕晖,片帆处处忆猿啼,有田谁道不思归。白帝彩云天百折,黄牛浊浪路三迷,音书人事近来疑。浣溪纱。乙亥春日大千居士并题。印文:张爰之印、大千豪发
2.巫峡清秋。仿王晋卿笔,为养儒先生法家正之,张爰。印文:大千、大风堂
【展览】
1.「血战古人——张大千绘画」,史密森国家博物馆萨克勒美术馆,美国华盛顿。
2.「血战古人——张大千绘画」,亚洲协会美术馆,美国纽约。
3.「血战古人——张大千绘画」,圣路易艺术馆,美国密苏里州。

【说明】
1.孙养儒上款。孙氏本名震方,以字行,安徽寿州人。孙毓筠、孙多慈族侄,民国时任中孚银行常务董事、惠通实业公司总经理,今天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润园」原即其私宅。孙养儒曾祖孙家铎,系咸丰状元、光绪帝师、京师大学堂创办人孙家鼐二兄;祖父孙传樾,系孙家铎次子,后迎娶李鸿章兄瀚章次女;其父孙多森为孙传樾次子,系中国银行第一任总裁;其伯父多鑫为李鸿章四弟蕴章孙女婿,族伯多钰为李瀚章孙女婿;其二姑嫁李瀚章长孙李国成。孙氏因时任中孚银行董事的傅增湘之关系而与张大千结交,多有获赠,均极精之什。
2.罗桂祥旧藏。罗桂祥(1910-1995),原籍广东梅县,香港市政局及立法会原议员、香港消费者协会原主席、「维他奶大王」,香港著名企业家、收藏家、社会活动家。

【来源】佳士得香港2011年春拍L0T2760。

遥观神女石,绰约诚有以
——读张大千乙亥春日《巫峡清秋》
1934年12月20日傍晚时分,北平春华楼掌柜白永吉正在为一场婚宴忙的热火朝天。楼上高朋满座,婚宴主人张大千携新婚三夫人杨宛君款待亲朋,热闹非凡。
36岁便已娶三房夫人的张大千,可谓春风得意,羡煞众人。这种喜悦之情,在同时期为「养儒先生」绘《梅竹双禽》中有所呈现。白梅、雪竹、奇石,三清品格,若有所期;双禽并立,似有所指。
转年(1935)春日,张大千同为「养儒先生」绘本幅《巫峡清秋》。画中题诗:
井络高秋隐夕晖,片帆处处忆猿啼,有田谁道不思归。
白帝彩云天百折,黄牛浊浪路三迷,音书人事近来疑。
诗中意象井络、片帆、白帝、黄牛,直指张大千的故乡四川,折射出游子思乡而不能归的惆怅之情。
此诗名《谒金门 其一 题巫峡清秋》,出自江南才子谢玉岑之手。谢玉岑为大千写多首题画诗,如《西江月·题华山云海》、《谒金门 其二 题拥髻美人》等。张大千经常直接用玉岑诗而不标出处,且多被误认为是自作诗。1928年,在「秋英会」上,谢玉岑经张善孖介绍结识了大千,后者凭借与人合绘《秋英》一举成名。谢、张彼此激赏对方的画艺、诗情,遂结为莫逆。
四川山川灵秀,人杰地灵。邓散木曾为大千刻白文印「峨眉雪巫山云洞庭月」,语出邓石如自撰书斋长联:沧海日,赤城霞,峨眉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峨眉、巫山、洞庭,这些故乡的自然奇观是张大千艺术创作的母体,也是其栖息身心的家园。
20世纪30年代,张大千多次以「巫峡」为主题进行创作,现多收藏在各大博物馆。如故宫博物院藏1934年作《巫峡清秋》,台北故宫博物院藏1935年作《巫山云雨图》,四川博物院藏1938年作《巫峡清秋》,以及徐悲鸿纪念馆藏未署纪年《巫峡清秋》等。拍场亦偶有精品释出,如本幅《巫峡清秋》和1936年为白永吉作《巫峡清秋》等。由故博本《巫峡清秋》题识可知,张大千笔下的巫峡、巫山,多取神女峰,因其深秋雪霁,红叶与白雪辉映,甚为壮观。神女峰的传说,也使这一主题颇具吸引力。
故博本和川博本《巫峡清秋》系仿张僧繇法。据记载,张僧繇善以「没骨法」画山水,驰誉一时,传之杨升。可惜张、杨均无作品传世,只能遥想梗概。所谓「没骨」,即不用墨线勾勒轮廓,直以色彩点染。
本幅《巫峡清秋》和徐悲鸿纪念馆藏本则仿王晋卿。王晋卿即王诜,其山水画有两种面貌:水墨画承袭李成、郭熙风格,既有细腻的笔触,亦有文人雅致情怀。在十月底结束的故宫「千古风流人物」大展中,展出的王诜传世代表作《渔村小雪图》,为我们近距离品读这种画风提供了可能。青绿设色山水则师法以工整富丽的金碧山水见长的李思训。本幅《巫峡清秋》虽仿王晋卿,实同以「没骨法」画成,以白粉点染主峰山头,以及山间团云、风帆;朱砂绘深秋红树及山腰;花青突出山之深秀,不施一笔而骨力自具。
可见,张大千「巫峡」主题作品,标仿张僧繇者多强调其「没骨」画法,甚至偶有描金;谓仿王晋卿者,则着意其设色之淡雅,清新而脱俗。
「巫峡」主题作品多以对角线构图,神女峰选取的角度略有不同。以本幅《巫峡清秋》和徐悲鸿纪念馆藏本为例,主峰分别在画面左、右两侧,但白雪、红叶、白云、青山、远帆,这些基本元素皆具。红、白、绿相间,色彩对比强烈,视觉冲击力大,非常适合用色彩直接点染。两幅作品落款内容相似,只因尺幅广狭在构图上略有调整。右下角均钤压角印,本幅钤朱文「大千毫发」,徐悲鸿纪念馆藏本钤白文「苦中作乐」。由此可推知,徐悲鸿纪念馆藏本当绘于1937年张大千被困北平时期。
「养儒先生」即孙震方。孙震方是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创办人,有着「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美誉的孙家鼐后人。孙家鼐五兄弟中,二哥孙家铎与李鸿章兄瀚章情谊深厚,其次子传樾娶瀚章的二女儿,生多鑫、多森、多钰等六子四女。多鑫、多钰分别娶李蕴章(鸿章四弟)、瀚章的孙女。孙传樾次女嫁给瀚章长孙李国成。孙、李两家如此盘根错节的姻亲关系,使孙家由官宦人家逐渐转型为清末民初著名的金融实业家族。
1897年,孙多森、多鑫在上海共同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机制面粉厂——阜丰面粉厂。1912年12月至1913年6月,孙多森任中国银行第一任总裁。1916年,孙多森创办中孚银行,任首任总经理,聂其炜(曾国藩外孙)任协理,傅增湘任董事。孙多森即是孙震方的父亲。
孙多钰17岁时同小一岁的侄子震方一起赴美留学,23岁入康奈尔大学,学铁路工程,回国后担任沪宁铁路管理局长和中东铁路督办等职。因孙多森1919年去世,多钰接任北京通惠实业公司总裁、中孚银行总经理。孙震方虽未入大学,却在生活习惯上已经西化,喜欢热闹和交际,是名扬京津沪的显贵公子。回国后在天津任职津浦铁路局,中孚银行董事。
1931年孙震方在天津自建西班牙式乡村别墅。1951年,天津市政府把孙震方故居改为「天津市人民政府睦南道招待所」,专门接待中央及省市各级领导和贵宾。1969年,改名为「天津市第二招待所」。这里接待过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及柬埔寨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等。因毛泽东字润之,遂将此处命名为「润园」,现为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
值得一提的是,与徐悲鸿苦恋未果的孙多慈以及当代作家冯骥才的夫人顾同昭,均是孙氏家族的后人。
孙震方与张大千相交,或因与孙、张两家皆有交情的傅增湘的介绍。在1916年中孚银行成立之初,傅增湘即是董事,与总经理孙多森、震方父子自是熟络。另据傅增湘在癸亥(1923)年题大千母亲曾友贞绘《耄耋图》,可知他与大千的父亲张怀忠是朋友,对善孖、大千昆仲非常熟悉,两家可谓世交。一个是年轻洋气的显贵公子,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画家,均活跃于京津沪地区,注定是要相识的。
本幅《巫峡清秋》后归香港罗桂祥藏,在海内外多次展出。罗桂祥是「维他奶之父」,被誉为紫砂收藏第一人,亦富藏近现代名家书画。2013年秋,罗桂祥旧藏100余件书画在香港拍卖集中释出,均取得善价,可见罗氏收藏之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