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611 张大千 1945年作 南无观世音菩萨 镜框

南无观世音菩萨
拍品信息
LOT号 0611 作品名称 张大千 1945年作 南无观世音菩萨 镜框
作者 张大千 尺寸 112×67cm 创作年代 1945年作
估价 4,000,000-5,000,000 成交价 RMB 5,520,000

【题识】莲花百亿,诸天证其夙因,净土三千,菩提契其硕果。伏以熏香宝鼎净水绀壶,诸观,虔心敬艁南无观世音菩萨一躯,凭斯胜因,奉启宏愿,九苦十难,念无相而恒消。迅雨烈风,诵般若而永济,辞灾获福,美意延年,乃斋心百世,摩顶三生,永拔沈沦,长离孽乱,迷方会复,觉路同归。太岁在乙酉六月既望蜀郡近事男张大千,爰。
【印文】蜀郡张爰章、除壹切苦
【说明】
1.张大千原赠其至交庄禹灵,庄氏后转赠原国民党二级陆军中将李弥。
2.庄禹灵题裱边。

【来源】香港佳士得2012秋拍Lot1367。

此幅《南无观世音》绘制于敦煌之行后,月光下的紫竹林宁静清幽,观音慈悲、安详的端坐于菩提之上,身后为寓意播撒祝福的净瓶。观音的衣饰不着任何色彩,淡雅肃穆;衣褶采用双勾线,白色线条的勾勒提亮了观音的轮廓,仿佛是为神圣的光芒所照耀。 作品的构图彰显出张大千的独具匠心。沈稳巨大的岩石平衡了仙境的空灵感,使画面更加稳重。张大千不同笔触和色彩的运用,充分表现出他所希望传达的慈悲以及宁静致远的情怀。
庄禹霁题边跋: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为我国人物画线条美之第一人。一九四一年先生赴敦煌石窟住居两载有余,临橅隋唐五代两宗精采之作数百幅,于佛像之绘已达最高峰。此图为其当时之代表也。近数年来先生因患目疾,精细人物已难再绘。文卿吾兄贤伉俪深爱先生之作,谨以为赠并志数语。乙巳初春庄禹霁客江户。印文:庄禹霁印、从吾所好
庄禹霁原系贵州人,早年投笔从戒,入何应钦部。1049 年后举家东渡日本,与云南人马晋三、四川人陈建民于东京田村叮合青开办四川饭店。张大千每访日,必邀同行,回其特于日语,又熟患该地风土人情。故获大千至精之作极多。
庄跋中提及之“文卿”即黄埔四期生,国民党陆军中将(死晋二级上将)李弥(1902- 1973),字炳仁,号文卿,云南盈江人,曾任13兵团司令,1950年退至“金三角”,后去台。

出生于川中的张大千,一生中除了美色美食美景不曾辜负外,身上另带着浓重的「袍哥」色彩,重义气轻钱财,视朋友为兄弟,以至「天下谁人不识君」,上至党国大佬如张岳军于右任之辈,中至王孙遗老溥心畬傅增湘之徒,下至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如春华楼之白永吉、摄影记者罗寄梅等,编织成了一个相当密实的人际关系网——这自然也是张大千最后能成为在江湖而影响遍天下的艺术家之佼佼者的直接原因。张大千终日优游于这张网里,纵横捭阖,几欲翻云覆雨。
原籍贵州的庄禹灵是很早就被编入这张关系网的要人之一。庄氏先习文,后感于时事及班超投笔从戎故事,弃文从军,往投何应钦部,抗战期间因故与张大千结识,遂成莫逆之交。庄氏1949年后举家迁居东瀛,与四川人陈建民、云南人马晋三合伙在东京田村町开有四川饭店,专事接待大陆及台港方面去日的国人。张大千每次去日本,必邀请庄氏同行,除了庄氏自己烧得一手好菜、稔熟扶桑人情风物之外,更有显「袍哥」之义的意思。因此,即便与山田喜美子的私情,张大千亦不曾瞒过庄禹灵。在一封写给山田的手札中,张大千即嘱其邀请庄禹灵出面处理事情。这些虽都是后话,不过由此倒也能看出张大千待人处事之规矩以及张庄二人情谊之深。
既为莫逆交,以书画谋生的张大千自然有相当数量的作品相赠。坊间所见,张氏自1940年代起直至逝世,赠庄氏或其家属佳制不断,如1945年作赠庄禹灵夫人应倩的《斗草图》、1961年赠庄氏的六尺整纸巨制《松岛泛舟》、1962年赠庄氏《松山高士》等,均是张大千各时期精彩之笔,质量之高,自不同他人。
1945年农历六月十六,观音证得果位之前三天,张大千另造《南无观世音菩萨》一躯以赠庄禹灵,是即此幅。写南无观世音菩萨趺坐危岩蒲草团上,宝相庄严,周边翠竹万竿环绕,身后岩上置玉净瓶,中有垂杨柳一枝,婀娜多姿。菩萨以敦煌壁画唐人画法写成,衣纹簌簌,可见张氏此前几年在敦煌之用心;菩萨座下之危言以淡墨结合小斧劈等皴描就,蒲草及置玉净瓶之石面则以石绿重彩绘成。整幅用心经营,是张大千彼时期仕女画之典范。
张大千于是作似相当自得,持赠庄禹灵后颇有念念,因于次年夏再造南无观世音菩萨一躯,即1983年于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张大千遗作展」之展品。两件对观,可知1946年本胎自1945年本,菩萨趺坐及玉净瓶之位置、竹林环绕之势,均极为类似,但前者于重彩布地等处却多敷衍,或是有感「崔颢题诗在上头」亦未可知。
庄禹灵于是幅亦相当珍视,1949年携去东京,供奉在侧,凡达二十年。1965年初春,自台去日访游的李弥夫妇到访庄氏,对此作爱不忍释。庄氏其时似乎还兼着台湾那边驻日办事处主任,因不得不割爱,题边裱后奉上。李弥(1902-1973)字文卿,云南盈江人,黄埔四期毕业生、陆军中将,抗战后曾任13兵团司令,1950年败走泰缅老交界之「金三角」,1954年去台,死后晋升为二级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