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763 清雍正 粉彩过枝福寿双全八桃五蝠大盘

粉彩过枝福寿双全八桃五蝠大盘
拍品信息
LOT号 1763 作品名称 清雍正 粉彩过枝福寿双全八桃五蝠大盘
作者 -- 尺寸 直径50.5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16,000,000-26,000,000 成交价 RMB 38,525,000
出版
•《中国瓷器及工艺品精选——香港佳士得1986-2006二十年回顾》,2006年,香港,页208
•《德善堂家族藏重要中国瓷器及外国钟表》,2007年,页72
「大清雍正年制」款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民国十年(1921)年前后,清代官窑瓷器中…雍正粉彩过枝…等粉彩,过枝之五寸盘,值二百元。七寸者,需三百五十元,足见其珍。」
——赵汝珍 《古玩指南》

备注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1994年5月2日,编号675(封面),成交价HKD 4,420,000
•德善堂家族收藏
•香港苏富比,2004年10月31日,编号143,成交价HKD 12,942,400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编号EK257

本品盘为敞口,弧壁,圈足。盘心以粉彩绘一株苍茂桃树,沿盘壁蜿蜒伸展至外壁,枝上雅绘盛开桃花,缤纷花蕾,八颗嫣红桃实,五颗于盘内,三颗于盘外,浑然一体;桃枝盈间,以矾红绘就三只蝙蝠飞舞于盘心,另有两只绘于外壁,底足青花双倭角方框内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此对盘,其上以精湛的笔法工笔写出一颗桃树,其枝干虬错矫健,蜿蜒而生,时而乍然转折,却总与碗形相得益彰。花蕊及花苞以细笔淡墨勾勒,突显其高洁清雅,密而不乱,充分表现画家功力。形态端庄秀雅,运用过枝花的手法在白底上从器外壁起画,经过口沿,延续到器内壁,绘八桃五蝠,取「洪福齐天」、「福寿双全」之意,雍正时期一般绘八桃,乾隆时多绘九 桃,故有「雍八乾九」之说。本品布局构图之妙见于「过枝」技法之运用。过枝又称「过墙」,即花绘布局将碗盘内和外壁相连通,图案自盘外壁攀延过盘边伸展铺陈于盘心,使内外图案既独立成章又浑然一体。晚清陈浏所著《陶雅》记载:「庚子后出五彩过枝盘碗甚伙。过枝云者,自此面以达于彼面,枝干相连,花叶相属之谓,皆雍正官窑也。」
过枝技法的运用始见于康熙后期,尤以五彩瓷器为多见,凡运用此法者,皆质量非凡。雍正一朝过枝者显然是由此而来,并将其与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就此类构图而言,画好枝干固需一流画师,但唯有画技出神入化者,方能驾驭桃树袅婷曲折的枝干。「过墙枝」,音谐「长治」,借喻政通人和、长治久安。故此,当中既有歌功颂德之心,亦含祝圣上万寿无疆之意。故,此类雍正御瓷在处理此种高难度题材时,亦应为雍正皇帝亲谕,或以宫廷画师为摹本而来,处处匠心独运,笔笔浑然天成。
雍正御瓷的桃蝠纹,描绘入微,饱满莹润,枝叶繁茂,经脉毕现,祥蝠姿态各异,生动可爱,因此虽不常见,仍广为人之。与本器相仿之品,虽然屡见于册,却如凤毛麟角,极为罕见。盘之纹样画工新颖别致、细腻典雅,施彩技术亦妙至毫巅。每朵桃花均用极细的深色线勾勒轮廓,既层次分明,又无损花瓣之娇美。花瓣本身的颜色粉中泛黄,向花芯处的渐变深浅有致,纤细的花蕊用蛋黄料彩厚涂而成,甚具三维效果。颇堪玩味的是,桃枝上的青苔,均是直接在绘好的粉彩地上画成,看来更为逼真写实。盘身绘五红蝠,常见于中国工艺,红蝠意指洪福齐天,五蝠音同五福,高寿、康宁、富贵、好德、善终。此类典故颇得雍正之意,可见其授命画制的《胤禛行乐图》册页,〈仙桃戏猴〉一景描绘其喜得蟠桃,身旁树上伴有灵猴。同册另一景,绘其观澜之姿,一蝠于上盘旋。雍正一朝作桃纹于各式器物,然新创粉彩瓷的多样色调,粉红、淡黄、浅绿等,最能贴切表现桃实枝叶。雍正一朝,世宗为证继位正统,笃信祯符,复兴祥瑞饰纹,此风延至乾隆时,更是俯拾皆见。世宗也重启赐赏如意之习,并时命画师绘其像,画中置身祥纹瑞饰之间。五蝠意喻五福,高寿、康宁、富贵、好德、善终。五蝠纹饰搭配寿桃,象征福禄寿三喜兼备。另见盘上桃花盛开,比拟灵芝仙物,更添庆贺之意。
此对盘之上绘蟠桃瑞果,花繁叶茂,枝干蜿蜒。敷彩浓淡有致,描绘入微,如此精致之品,独一无二。本对盘应绘于雍正成熟时期,及后寿桃纹饰渐趋形式化,屡见粉彩寿桃天球瓶、碗、小盘等器,至乾隆年间仍续绘制。除本品外,雍正御瓷亦见其他桃纹器形,数目同是珍稀,例如 Hon.Ogden R.Reid旧藏,著名粉彩九桃纹瓶,2002年5月7日于香港苏富比售出,2004年由张永珍博士捐赠予上海博物馆;玫茵堂珍藏雍正寿桃纹盖盒,2013年4月8日售于香港苏富比,编号3036;寿桃纹大盘,如一例出自 J. Pierpont Morgan 旧藏曾售于香港苏富比,1997年4月29日,编号400,另一盘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见《盛世华章》,前述出处,编号181;伦敦大英博物馆也有一盘,刊录于《Oriental Ceramics,The World’s Great Collections》,卷5,纽约,1981年,彩图67;另一例载于 Denise Patry Leidy,《Treasures of Asian Art. The Asia Society’s Mr. and Mrs. John D. Rockefeller 3rd Collection》,纽约,1994年,图版198。 桃纹御瓷亦见天球瓶,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瓶,见于《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2005年,卷1(下),图版76。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一例,录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清代》,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图版46。
此类五蝠八桃盘的款识有双方框六字款、及双圈框六字款两种。尺寸分四种,北京故宫博物院及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各藏一例尺寸最大的五蝠八桃盘(口径50.6公分、口径50.5公分),皆书双圈款,故,本品五蝠八桃盘应为同类尺寸之最大者,存世罕有。
此式雍正五蝠八桃盘,曾于乾隆三年由皇帝下旨,交唐英仿制烧造。《清文件》记载,乾隆三年「五月初六日,司库刘山久、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传旨:着瓷器库将康熙、雍正年号所有盘、碗、钟、碟、瓶、罐等件每样持一件呈览。……六月二十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交……五彩过墙福寿七寸盘一件……俱照样烧造送来。烧造完时,再交出原瓷器缴回,仍交瓷器库。钦此」。乾隆例,参见《清瓷萃珍》所载之「乾隆粉彩福寿双全八桃盘」,南京博物院、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95年,图100。可见乾隆皇帝本人,对雍正粉彩寿桃瓷的仿制,景德镇烧造完时还要交回瓷器库,足以说明乾隆皇帝对其父的敬爱和对旧物珍稀。
此种寿桃盘自古便是重金难求之物,可见清宣统二年(1910年)陈浏所著《陶雅》记载:「庚子后出五彩过枝盘碗甚伙,有桃实八枚缀于枝上者,索价亦甚。过枝云者,自此面以达于彼面,枝干相连,花叶相属之谓,皆雍正官窑也。」说明雍正粉彩福寿双全图器物,多出自庚子八国联军之役后,且当时价亦不菲,仅次于珐琅彩器。赵汝珍所著《古玩指南》中回忆,民国十年(1921)年前后,清代官窑瓷器中「以古月轩(珐琅彩)为最贵,每杯一双,可值五百元。每碗一个,可值千元上下。次则雍正粉彩过枝…等粉彩,过枝之五寸盘,值二百元。七寸者,需三百五十元」,足见其珍。此类盘于历年市场拍卖出现,与私人收藏者,总计其存世数量不过二十件,而其中如本件之尺寸者极罕,可谓珍贵之至。
五蝠意喻五福,《书.洪范》中亦有五福之说:「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五蝠纹饰搭配寿桃,象征福禄寿三喜兼备。查阅公私收藏,见有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雍正大、小尺寸粉彩福寿双全图盘,及雍正尺寸较小例,释于香港苏富比,2003年10月27日,编号665,盘心内蝙蝠呈「人」字形,另二只盘旋于盘外壁之上;另见一雍正带暗龙例,售于北京保利,2015年12月8日,编号7406,盘内与盘心矾红描绘蝙蝠均与其他雍正例一致;再参考一乾隆九桃盘例,释于香港佳士得,2005年11月28日,编号1346,其蝙蝠画法与前述雍正数例基本一致,呈承上启下之状。而本品大盘之内、外矾红蝙蝠画法则工致殊常,飞翔于桃枝盈间;以矾红绘就两只蝙蝠回望飞舞、翅膀交织重迭绘于盘外壁,传世及馆藏所见同类器中,此画法绝无仅有它例;另有三只绘于盘内,似是闻香而来,其中一只翅膀覆于枝干之上,此种技法亦仅见于本品之上,堪称奇珍,殊为罕见。
「庚子后出五彩过枝盘碗甚伙,有桃实八枚缀于枝上者,索价亦甚。过枝云者,自此面以达于彼面,枝干相连,花叶相属之谓,皆雍正官窑也。」
——《陶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