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388 清雍正 粉青釉菊瓣盘

粉青釉菊瓣盘
拍品信息
LOT号 5388 作品名称 清雍正 粉青釉菊瓣盘
作者 -- 尺寸 宽18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1,2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1,610,000
出版:
• 《乐山堂藏瓷》,台北,2005年,编号36
•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2018年,页288,编号111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44,图版420
「大清雍正年制」款
备注:
• 乐山堂旧藏,台北
• 香港苏富比,2008年4月11日,编号2503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藏,编号EK335,购自ESKENAZI
展览:
•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本品器型秀巧,胎质坚缜,釉色莹润,拍品呈菊花瓣形,内外满施粉青釉,书「大清雍正年制」青花双圈六字楷书款。粉青之色亦始自雍正一朝,且及巅峰,至乾隆朝则少见矣。雍窑粉青颇具青翠娇嫩,所制名品无数,价亦颇昂。本品为雍正御窑雅器,在雍正《活计档》中有最早烧造记录,在宫中又屡有作为清供陈设之记录,如据《嘉庆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一日吉立:各殿陆续新收陈设》载:「十月十三日来喜文:冬青釉菊瓣木瓜盘一件,紫檀木座……」,可见一斑。在民国十四年至十六年期间清室善后委员会《故宫物品点查报告》中得知:「故宫物品点查报告-宁寿宫:二一七五号,冬青釉瓷菊花盘二件。」可见此类盘之收贮情况。

菊瓣盘在雍正之前作为漆器的一种经典式样曾经流行于宋、元时期,在宋人的杂记中及宋代考古出土墓葬中均有相似器形漆器之发现。宋人对菊花的喜爱有着品格上的暗喻,菊花的淡泊与孤傲,无疑也是仰慕宋风的雍正所珍视,故此盘形制拟取秋菊之形,造型隽美,配以匀净莹润的釉色,彰显出清新脱俗的艺术魅力,将文人的意趣融入其中,清雅大方,是为难得雍正御窑隽品。

胤禛尚为皇子之时,逃避太子之位的纷争,幽居静养,自号「破尘居士」,于西郊赐园——圆明园里过着无欲无求的隐士生活,从而远离宫廷权力斗争的残酷。其精神寄托自然付之山水花草间,此番特殊经历让胤禛深深体会到菊花之蕴意,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登基以后,虽置身繁重的国事政务之中,却不时寄情于物外以自娱,难掩文人之本性。例如北京故宫藏《雍正行乐图》册页中便有一幅胤禛着汉服扮作陶渊明形象在东篱赏菊的图画,抒发了胤禛对陶公无限仰慕之情。又如《雍正十年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文件》中记载了当年秋季胤禛本人连续四次对制作菊花雕件表达了自己的审美意见,日理万机的皇帝竟然对花头的多少、骨朵的有无、梗叶的疏密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最后不惜将内廷养植的盆菊交由造办处,让工匠照着临摹,以求得真逸趣。其中亦包含送交景德镇之清宫旧藏古器物,照其仿烧,力求慕古之美。(可知早期菊瓣器可见追溯至北宋漆器菊瓣盘,可见是次拍卖《佞宋》之编号5489)此档案形象生动地反映出胤禛艺术品位极高,与其百般挑剔近乎苛刻的鉴赏性格。其对菊花的形态神韵之美可谓把握精确,由此可见菊花题材的创作在雍正一朝宫廷艺术中必然经过一番在帝王与艺匠之间的千锤百炼,方成正果。

赏菊,为秋天之乐事,而将菊花绘于物上则可时时赏阅,四季皆得逸趣。因此,雍正朝不少宫廷艺术品皆曾流行菊花纹饰,比如被视为清宫瑰宝的雍正珐琅彩瓷当中,以菊花为装饰主题者,留存至今数量不下二十余件,堪称一绝。同时,胤禛还拟取菊之形态美感凝练于工艺造型之中。予菊花之形化之于器物之上始于宋代金银器和漆器,后为瓷器所摹仿,此法彰显宋人至为高雅恬静之审美情趣,让生活四季都有菊之倩影,居室周围皆生隐逸之气。雍正皇帝深谙此道,在宋人创意的基础上,他引领艺匠们创制出紫砂和诸色釉菊瓣壶以及各式菊瓣装饰元素的陈设琢器,造型丰富,品类齐全,较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雍正十一年御窑厂精心制作的十二色菊瓣盘更将胤禛对菊花的喜爱表露无遗,此套菊瓣盘取秋菊之形,隽美佳妙,配以十二道匀净莹润的釉色,彰显出清新脱俗的艺术魅力,将文人的意趣融入其中,遂成旷世名品,独步古今。
弘历登基之初,处处遵循前朝诸项规制,力求全面继承雍正皇帝的艺术品味与审美情趣,此番特殊的缅怀之情于御瓷烧造之中流露尤甚,许多雍正时期首创的重要品类和典雅设计,在乾隆早期得以继续精心恭造,所出之器,别具情致,巧妙无比,品格与前朝无异。其中菊花纹饰与菊瓣式造型在乾隆朝依然风尚,并有所创新,此青花缠枝花卉纹菊瓣贯耳直颈瓶正是这一段独特历史感情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