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春季拍卖会精品>大威德佛
  • 作  者: 张大千  
  • 尺  寸:83×49.5cm
  • 创作年代:约1950年作
  • 估  价: 6000000-8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4,500,000
题识:
大威德佛。蜀郡近事男张大千敬造。密积金刚(藏文)
鉴藏印:心一
展览:
1.“1998 张大千、毕卡索东西艺术联展”台北,故宫博物院,1998年9月26日至1999年1月20日
2.“无人无我.无古无今-张大千画作加拿大首展”加拿大,温哥华市立美术馆及加拿大维多利亚美术馆,2000年11月30日至2001年1月28日及2001年3月2日至4月22日
3.“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
印度大吉岭时期大威德佛
大千赴敦煌研习唐宋时代的佛教艺术,迈入职业画家色彩秾艳,用笔精致的创作风格。这幅画作源自于佛教密宗一支的菩萨造像大威德佛、,内容是男女菩萨共修,男性代表智慧,女性代表慈悲,象征这两种佛法力量融会交合时,即达到欢喜无限的自然生命境界;而图像的骷髅、法器、火焰、莲花等也都各有象征意义,其中有宗教层次很高的庄严内涵,但由于世间宗教文化的不同,也往往容易产生很大的误解。
画家用精炼有力的线条,神奇地体现流动的生命感,而敷染醇厚,鲜艳华丽的色彩,更强化了画面的视觉效果;上方的款式并以金粉书写,增添了装饰亮丽的表现,通幅呈现出大威德佛、法相庄严,以及自然运转无穷之生命力。
大威德佛,乃佛教密宗一支菩萨造像,在大千所作相同题材的作品中,还有:密积金刚、南旡密积金刚、胜乐金刚和大威金刚等名称。据《西藏新志》记有喇嘛云佛公佛母秘戏像、,亦即世俗所称的欢喜佛、,男身曰佛公,女身曰佛母,其所追崇之宗教为男女共修,有较高层次的宗教理念,并非世俗出凿附会所认知的表相理解。大千所作不同造型者,至少有六幅。(注2)
此画的佛公,具有五面十六臂,其正面眉心皱起作怒目状,侧面像的神情比较平和。独腿曲立于莲座上,一腿缩露出红足底部。佛公较深的肤色,正好衬托出佛母白皙而丰满的身材。佛公双臂交叉在佛母背后,两体面对面相拥,而佛公的双手托着朱色的法器。其余十四只手,皆托有绿色的法器。佛母面目皎好,仰首垂发,以口唇迎向佛公,左臂环抱佛公颈项,右臂斜举手持法器。佛母左腿曲立与佛公相叠合,右腿上举紧勾在佛公的腰际,作踊跃欢舞的姿态。
佛教学者郑振煌对欢喜佛、有深入浅出的解释:
欢喜佛是男女双修法,须透过具象的事物,才能让人们了解抽象的崇高理念。西藏密宗借用世俗人从性交所得到的快乐,来表达慈悲与智慧圆融无碍的上乐境界。女性象征空性智慧,男性象征慈悲的力量。修行到成佛境界,慈悲与智慧完全呈现,早已超过性欲,其快乐称为上乐,是一种无相、无念、空明、大乐的境界,无边无际,清净光明,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不得已,才用男女交合像来比喻。(注3)
大千在敦煌时期曾经摩写过三百四十九窟的《大威德金刚》(注4),以及三百零九洞的《尊圣金刚》(注5),与此画以图案式齐整的朱红火焰,组成一个大光圈,与环内的浅蓝色和环外的靛蓝,在色彩上正是强烈的对比。佛公佛母足下之莲花座,以朱砂、白色和石绿构成醒目的视觉效果,较之其它类似题材的作品,本画的装饰性更为显着。由于一幅画的灵魂取决于线条的品质,不在于可以任意模仿的设色图案,特别是大千优美精确的弧线,表现在火焰和莲瓣上,这种对称的图案式效果,与悬挂在胯下一串相当写实的男男女女小人头,面容各异、表情丰富,又是另一种生动的对比。这是一幅精致、细腻而秀雅、富丽兼有之的作品。此画无纪年,大约是1950大吉岭时期所作。
注1:高美庆编《梅云堂藏张大千画》,第16号白描画上亦有此相同的藏文。本文之汉译,即根据该目第196号之译文。
注2:木旦勿〈张大千的大威德金刚赏析〉,《大风堂报》,1995年12月第四版;以及巴东《张大千九十纪念书画集》,页55。
注3:《中国时报》文化艺术版,第17号,1950年。
注4:《梅云堂藏张大千画》,第17号,1950年。
注5:同上,第52号,1951年。
—选自
傅申《张大千的世界》
菩萨造象大威德佛
大千赴敦煌研习唐宋时代的佛教艺术,迈入职业画家色彩秾艳,用笔精致的创作风格。这幅画作源自于佛教密宗一支的菩萨造像「大威德佛」,内容是男女菩萨共修,男性代表「智慧」,女性代表「慈悲」,象征这两种佛法力量融会交合时,即达到欢喜无限的自然生命境界;而图像的骷髅、法器、火焰、莲花等也都各有象征意义,其中有宗教层次很高的庄严内涵,但由于世间宗教文化的不同,也往往容易产生很大的误解。
画家用精炼有力的线条,神奇地体现流动的生命感,而敷染醇厚,鲜艳华丽的色彩,更强化了画面的视觉效果;上方的款式并以金粉书写,增添了装饰亮丽的表现,通幅呈现出「大威德佛」法相庄严,以及自然运转无穷之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