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春季拍卖会精品>御笔斗鹿赋
  • 作  者: 乾隆帝  
  • 尺  寸:102×28cm×10
  • 创作年代:1767年作
  • 估  价: 18000000-26000000
  • 成 交 价: RMB 41,400,000
题识:斗鹿赋有序。或问:“哨鹿之义,已具于前后二赋。若夫鹿之所以致哨,其义亦得闻乎?”曰:“善哉问。”苏子不云乎: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后谗入之。鹿不相哨,何以致人之哨哉。而其相哨也以斗,作斗鹿赋,其辞曰:有八叉之角兽,当五月而解旧,既新茸之渐生,至仲秋而始就。其角之未就也,牡自牡而牝自牝;其角之既就也,牝随牡而牡相斗。其牡自牡而牝自牝也,有男女异路之风;其牝随牡而牡相斗也,有夫妻相庇之救。虽或以豪相欲,以力相寇,谅其事则无曲,故其义有可究。然鹿之相斗也,不于九衢之市,不于百亩之田。必其深深林里,迥迥山巅。车马之所不至,虎豹之所远迁。于是呼群别队,防后突前。互争雄而较力,不略逊而顿旋。虽猎骑亦罕遇,则文士固无从而见焉。吾尝从山庄而游矣。是地也,虽避暑之离宫,实绝尘之仙境。外遮逻以延城,中耸峙以峻岭。陡涧冷而泉清,虚谷深而林静。于是麌麌之族,祁祁之等,既日孳而日緐,乃时背而时并。夫其寥寥秋令,霅霅金飔。景清兮气霁,岩额兮峰眉。值万几之馀暇,携数骑而相随。或舍马以更进,岂由鹿之为欺。则见两雄贾勇,夸匹敌强。角如戈利,目似电光。蹄卓立以择胜,胸凭恕以当场。奎踽则林壑为之摇荡,嘤咿则风露为之飞扬。竦体则高膺鹗厉,待触则强项猬张。九天九地之机,莫穷其壮;三出三入之态,愈奋其刚。吾因之思其神趣,观其猛势,而从禽之意,有时而相忘。虽然鹿之斗也,可见人之斗也。虽知彼其牟然相鸣,悍然相持,是即斗而已矣,亦易得窥之。若乃机械巧构,城府深为,笑中之刀,莫测暗里之穽,不期翻手云而覆手雨,谷可陵而岸可池。其斗也,固不若鹿之声色相陵,而吾实有感于斯。丁亥(1767年)仲秋上澣,御笔。
钤印:恒宝惟贤、乾隆御笔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三”,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5月。
乾隆帝弘历(1711-1799),高宗纯皇帝,姓爱新觉罗,雍正的第四个儿子,建元乾隆。游艺笔墨,兼擅山水、花草、兰竹、梅花、折枝。喜用董其昌笔法,作平远小景。间写佛像,亦只以数笔钩勒而成。然散在民间者,以松梅花果之属为较多。纵情翰墨,肆意游览,每至一处,必作诗纪胜,御书刻石,其书圆润秀发,盖仿赵孟俯,惟千字一律,略无变化,虽饶承平之象,终少雄武之风。内府收藏,尤极美富。乾隆九年(1744)诏编石渠宝笈四十四卷,凡秘阁所藏书画及款识题跋与曾邀奎章宝玺者,一一胪载。
悬挂在避暑山庄秀起堂的乾隆御笔十条书屏
—乾隆御笔《斗鹿赋》十条屏
天津美术学院 刘金库 教授
此十条屏乾隆御笔亲书的《斗鹿赋》,书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正值乾隆57岁年富力强之际。书于宋代金粟山藏经纸上,运笔圆润秀逸,结体严谨端庄,分行布白匀称。全屏飘逸劲健、豪放流润、端庄富丽、圆润典雅。宋代金粟山藏经纸为后世所推崇,而乾隆帝在十条巨幅的金粟山藏经纸上所书御笔则甚为罕见,更何况所书为其得意的《斗鹿赋》这样的长篇巨制呢!此十条屏原来是悬挂在承德避暑山庄的秀起堂殿内东间,为床上炕屏。《斗鹿赋》全文在《钦定四库全书·御制文》和《清高宗(乾隆)御制诗文全集》①中著录,足见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在秀起堂殿内悬挂此十条炕屏的重大历史意义、艺术价值有以下四点:
一是目前见到的乾隆皇帝使用宋代金粟山藏经纸②最多、最大幅的书法作品;二是此十条屏关涉到乾隆王朝的军政大事,是康乾盛世时“军事演习”的重要历史物证;三是此十条屏代表着“乾隆体”书法艺术的最高成就;四是乾隆皇帝的《斗鹿赋》是乾隆文学才能的体现,是清代文赋的代表性作品之一。
一、清宫档案的详实记载在《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卷三十一中,记载乾隆三十二年(1767)八月初七日:“太监吕进忠来说,首领董五经交御笔藏经纸字围屏心十张,(挂)秀起堂。传旨托贴外镶一寸二分宽蓝绫边,钦此。”③这说明乾隆皇帝书写此十条屏当在乾隆三十二年的七、八月间。与第一屏的本幅背面最上方数十个蝇头小字“秀起堂殿内东间床上炕屏一架,十扇。每扇净长三尺二寸,宽九寸,一寸蓝绫边在外。托贴。”的记载大体相同:《斗鹿赋》的全文在《钦定四库全书·御制文·二集·卷三十八·赋》中著录,记载详实,丝丝入扣。秀起堂④位于今承德避暑山庄的鹫云寺东北,四面云山亭下。
为何乾隆皇帝如此重视他亲笔书写的《斗鹿赋》十条屏,包括悬挂在什么地方、如何装裱都是面面俱到?这关涉到乾隆时期的“军政要务”。
乾隆从11岁时开始随其祖父康熙大帝前往热河狩猎,即帝位后,把骑射尚武奉为“大清根本”。从乾隆六年至三十五年,乾隆皇帝几乎每年都要率领八旗军队到木兰围场。乾隆的目的不仅仅是练习自身的马箭术,还有更为重要的政治目的,即是通过这种大规模的类似军事学习的狩猎,起到笼络蒙古各部与训练八旗将士的作用。
在避暑山庄悬挂有关乾隆皇帝的书法、绘画早在康熙时期就有,如今天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郎世宁等宫廷画家所画的《弘历射熊图》和《弘历射鹿图》,为乾隆继承皇位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乾隆继位后,也承袭了这一传统。如31岁的乾隆在乾隆六年(1741)命宫廷画家郎世宁等人精心绘制《御制题写照哨鹿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悬挂在皇宫内,画面最前排第三人,佩带红锦“撒袋”骑白马的就是乾隆皇帝。然而,在避暑山庄悬挂有关“木兰秋弥”乾隆皇帝亲笔书法,目前所知,仅有《斗鹿赋》一件书法作品。有关乾隆王朝“军事演习”的传世物证,除了史书上记载的文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三幅绘画作品外,因雍正没有到过木兰围场,涉及到康熙、乾隆本人的历史物证,史书、绘画均为宫廷史官、宫廷画家所画,由于本十条屏为乾隆皇帝本人所写,其历史价值更加珍贵。
《清史稿》记载,清军入关后,为保持满族骁勇善战的本色,使八旗子弟消除骄奢颓废的恶习,增强其军事作战能力。顺治每年都要率领大批王公大臣到北京南苑行围,相当于今天的“军事演习”。后来顺治将狩猎的范围扩大到塞外,“秋弥之礼”⑤。康熙继位后,面对贪图安逸、怠于骑射的八旗子弟,特别是在用了八年的时间才将“三藩之乱”平定下去之后,康熙深感忧虑。为建设一支能征善战、勇于骑射的剽悍军队,康熙帝在康熙二十年(1681),开辟了木兰围场⑥,校猎行围,即“木兰秋弥”,每年举行。乾隆继位后,也继承了这一传统。《热河志》记载了乾隆的圣旨:“故自三藩底定之后,即不敢以逸豫为念,巡狩之典或一岁而二三举行,耗财劳众之论,夫岂不虑?然而凛天威,鉴前车,查民瘼,各边防,合内外之心,成巩固之业。”⑦足见“木兰秋弥”的重要性。
二、本件作品代表着乾隆本人的文学艺术成就。乾隆在《斗鹿赋》中体现出三个重要的文学价值,一是体现出乾隆圣心天眷的仁义之心;二是文辞优美,读之令人感慨万端;三是代表着清代文赋的最高水平。
首先,乾隆皇帝的诗文比较多,在《清高宗御制诗文集》中记载有四万两千六百余首,而其文赋则不过几篇。文赋的特点是韵诗兼有绮语、散文辞颇多。自汉代产生后,历代写文赋的文学家寥寥无几。清代以来的文学家一致认为,乾隆所写的《斗鹿赋》、《哨鹿赋》和《后哨鹿赋》是清代著名的文赋,也是乾隆皇帝御制诗文中的亮点。其中,《斗鹿赋》更是乾隆皇帝生前相当得意的文赋。⑧文赋辞章通达,文采奕奕,如开篇“而其相哨也以斗,作斗鹿赋,其辞曰:有八叉之角兽,当五月而解旧既新,茸之渐生,至仲秋而始就。其角之未就也,牡自牡而牝自牝,其角之既就也。牝随牡而牡相斗,其牡自牡而牝自牝也。”
乾隆在《斗鹿赋》中对鹿的秉性温驯有秩、多孳多緐,充分体现鹿的仁义之心,即使是两只雄鹿相斗之时,他们不会在“九衢之市”、“百亩之田”上争斗,而是在“必其深深林里,回回山巅。车马之所不至,虎豹之所远迁。于是呼群别队,防后突前,互争雄而较力,不略逊而顿施。”鹿与人相比,“城府深为,笑中之刀,莫测暗里之阱,不期翻手云而覆手雨,谷可陵而岸可池。其斗也,固不若鹿之声色相陵,而吾实有感于斯。”文中感叹: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还不如鹿与鹿之间的争斗那样仁义文明。
正因乾隆如此欣赏他自己的这篇文赋,才把他的文赋写在珍贵的宋代金粟山写经纸上。他不仅用宋代的金粟山写经纸,还下令生产“乾隆仿金粟山写经纸”。⑨正因如此,在乾隆五十四年(1789),福建巡抚徐嗣曾一次进贡仿金粟山藏经纸500张。正如《清稗类钞·鉴赏类》“张芑堂藏金粟笺”云:“乾隆中叶,海宇晏安,高宗留意文翰,凡以佳纸进呈者,皆蒙睿藻嘉赏,由是金粟笺之名以着,词馆且尝以为试题。”
其次,乾隆皇帝不仅诗文颇盛,在书法上也颇具鲜明个性。乾隆自幼随康熙皇帝在宫中长大,深受康熙影响,开始学书法是以写董其昌、米芾之字为主。乾隆继位后,其性情及对书画的爱好大有转变,董其昌书法的纤瘦已经不能体现他的情怀,而赵孟頫书法受到乾隆的格外眷顾。赵孟頫的字深受王羲之、王献之以及唐陆柬之、宋代米芾的影响。乾隆皇帝的书法在五十岁后形成了遒美俊逸的书法风格,彰显出超然闲雅之气。
总之,此件乾隆御书《斗鹿赋十条屏》既是乾隆王朝军政大事的重要物证,又是代表着乾隆皇帝文学艺术的最高成就的作品。
注释:
①见《钦定四库全书》御制文·二集·卷三十八《清高宗(乾隆)御制诗文全集》第十册,第819-820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
②宋代金粟山写经纸,在吴骞《兴阳丛笔》、周嘉胄《装潢志》、蒋超伯《南漘楛语》等书中都有记载。金粟山藏经纸虽经千百年沧桑,犹不变色,为后世所推崇,此纸大约造于宋代治平年间(1064--1067)或更早,纸厚重,精细莹滑,久存不朽,书写效果绝佳。清乾隆间内府大库有极少量宋藏经纸,乾隆是最喜欢的。
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卷三十一(1767—1768年),第166页,人民出版社。
④秀起堂在鹫云寺东北,为山区游廊最多的一组建筑,各殿有游廊连接。最北顺山势起三级平台,顶层台上起殿五楹,四周围廊,出西北门顺石阶可登眺远亭。秀起堂横跨沟涧,山溪自东而西横穿园内。秀起堂建筑布局灵活,沟涧处理尤显造诣。每当山雨时节,院内泉溪流瀑,浪花起舞,秀色温润,鹿鹤临窗。
⑤详见《清世祖实录》卷四八,另见梁章巨《南省公余录》。
⑥木兰是满文的音译,汉文就是“哨鹿”的意思,久而久之,约定俗成,称“木兰围场”。木兰围场地点位于内蒙古昭乌达盟、卓索图盟、锡林格勒与察哈尔蒙古东四旗接壤处,相距东西三百里,南北二百余里,面积达一万余平方公里。这里林木葱郁,水草丰盛,虎、豹、麋鹿、黄羊等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出没其间。每年秋天,康熙、乾隆两帝都要戎服盛装地来到这里,举行盛大的“秋弥大典”,并把它定为典制,让后世永远遵行。康熙、乾隆两帝几乎每年都要到木兰围场行围射猎,一方面训练八旗子弟骁勇善战的能力;另一方面,利用秋弥中蒙古各部贵族围猎之机,接见他们,密切与蒙古各部的联系,使之“畏威怀德”。
⑦《热河志》卷二五《行宫》一。
⑧乾隆的文赋如御制诗咏《射鹿行》;《哨鹿》(《清高宗御制诗初集》卷四、四三);《哨鹿十韵》《哨鹿六韵》(《清高宗御制诗二集》卷三七、九O)。又如御制文《射鹿赋》《后哨鹿赋》(《清高宗御制文初集》卷二四);《斗鹿赋》(《清高宗御制诗文二集》卷三八)等等。
⑨如清高宗弘历御笔写本《金刚般若般罗蜜经》,卷端引首题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安养道场,小楷墨书,经文长达八米。乾隆御笔书《般若般罗蜜多心经》的引首等也都为宋藏经纸。清乾隆年间,乾隆帝曾敕命江南织造仿制此纸,纸成,并于每纸上钤椭园白文朱印“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金粟山藏经纸乾隆内府仿制成功后,乾隆皇帝颇为欢喜,赋诗云,“蔡左徒曾纪传闻,晋唐一片拟卿云;铺笺见此代犹宋,试笔惭他鹅换群;蒸栗只需夸玉色,青莲仍自隐经文;用之不竭非奇事,金粟如来善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