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林泉之乐
  • 作  者: 冯大中  
  • 尺  寸:96×180cm
  • 创作年代:2003年作
  • 估  价: 6000000-8000000
  • 成 交 价: RMB 8,050,000
题识:林泉之乐,癸未初秋,写山君天伦乐趣,尚感惬意,伏虎草堂主人大中。
钤印:冯、大中之印、也学范蠡五湖烟水、山高水复清、人非风月长依旧
展览:1.“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巡回展”(北京),中国美术馆,2009年,北京。
2.“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巡回展”(南京),江苏省美术馆,2009年,江苏。
3.“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巡回展”(上海)上海美术馆,2009年,上海。
4.“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巡回展”(沈阳)辽宁省美术馆,辽宁。
画家冯大中近年来的探索,可以看作一位中国画家对这一历史性难题的当代回答。冯大中,辽宁本溪人,在当代中国画坛早有盛名。还在1984年的第六届全国美展上,时年35岁的他与宋雨桂先生合作的《苏醒》即获得银奖。1985年的国际青年美展,他的工笔画虎佳作《初雪》亦获银奖,显示了深厚的艺术潜力。但是从那时以来,冯大中在公众面前并没有频频亮相,举办个展,而是数十年如一日沉潜于创作,其艺术理想与追求,直指中国画创作的基础美学与笔墨语言,将中国传统工笔绘画的完美典雅和文人绘画的率意天然,视为自己综合性的艺术追求。近年来,他的创作在传统题材研究、大幅山水以及他所擅长的工笔动物等方面,在中国画的笔墨、构图、色彩等领域有了不同凡响的拓展,展现了冯大中出入于工笔、写意,畅行于花鸟、山水之间,融会传统与创新的审美理想。
相对于近年来画坛流行的风格化、样式化,以及对前人某家某派、某种笔墨样式的符号化堆砌,冯大中的一系列新作再一次提出了写生与速写的重要性。冯大中说:“我不喜欢画一种纯粹符号化的东西,因为那种东西给人的感觉不亲切,没有身临其境的气氛。但是我所说的‘身临其境’又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将画画成照片那样,这是一种辩证关系。我的整个艺术实践还是在中国画传统文化理念上去把我所理解的笔墨与我所感知的物象结合起来。”他认为,在中国的传统绘画里,“写生”就是“写生活、写生命、写生气”,那是一辈子的功夫。冯大中以写生为基础,将西方绘画中的对景写生转换成为中国画的速写与默写,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造性的构图转换,从而走向“写意”,写胸中之意,写人生意境。
冯大中先生在画室中不仅反复品读古人画册,而且常常数十遍地临摹一幅古人作品,然后带着这些理解与笔墨的体会到生活中去。在反复临习了八大作品之后,冯大中对八大笔墨形式上的简约凝练以及墨彩的淡雅,了然于心。这直接影响了他作画时的心境,使他更加注意分白布黑的运用和精神意境的追求。
正如冯大中所说:“我学习这些大师的作品并不是要使自己的作品像他们,主要还是为了从传统中蜕变出来。我从生活中入手,不是简单地临摹他们的作品,而是更多地读他们的作品。与很多国画家的仿古不同,我最主要的创作手段是从生活中挖掘题材。” 有关传统与笔墨的关系,冯大中认为,对传统的理解就是——画家对现实有了感性认识之后,继而创造出那些优秀的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法。画面不会因为使用了传统技法或者笔墨语言就不现代。同样,作品也不会因为没使用传统元素就现代,传统就是让我们能够把前人和历史留下来的优秀文化继承运用。传统是个客观存在,应该让传统为我们的创作服务,我们应该研究怎样用自己的作品将传统与生活协调起来。
在冯大中看来,如果画一幅画,不是表达画者真实感受到的生活,就是纯粹的笔墨游戏,他想表现的并非只是笔精墨妙,而是藉笔墨表现真切的生活和自己的感受。人和自然的关系是中国艺术所要表达的终极目标,画家在心灵和自然造化之间搭建起对话的通道,冯大中的山水画不追求过于突出的形式,而是将其隐藏在造境之中。而山水画造境的目的和生成过程要合乎自然,并且在表现意象的时候同时折射出人的内心,这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境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
追求以中国画的创新表达现代人的心境和对自然的体悟,冯大中数十年的努力,穿越了中国画中山水、花鸟的界限,并且在许多画面中将其结合起来。同时,他在写生基础上的提炼与创新,也使他在空间构图与色彩表现方面不拘一格,自由运用,使他的作品在不失传统中国画高雅韵味的同时,也获得了现代人的真实感受。对于中国画中有关光感、体量感的表现,有人认为背离了中国书画的传统,而冯大中认为是一种拓宽。他认为自己所采取的一切表现方式是和想表达的景物及主题相符合的。他在创作中选择方式方法时并不考虑它是平面的还是空间的,也不受限于它源于中西之中的哪种文化。他追求的是绘画语言形式与表现物象的最恰当的契合点。他认为只要能够丰富画面,达到自己所要追求的意境就百事可为。由此,冯大中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形式上的综合和拓宽并将其融合起来。冯大中的艺术历程,再一次肯定了中国画在20世纪发展过程中所走过的融合中西文化的博大胸怀,在传统研究与写生基础上进行创新的坚实之路。
—— 节选自《走向澄明》殷双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