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江天新霁
  • 作  者: 潘天寿  
  • 尺  寸:72×241cm
  • 创作年代:1959年作
  • 估  价: 咨询价
  • 成 交 价: RMB 47,150,000
题识:江天新霁。一九五九年,戊戌腊梅黄时,大颐寿者作于止止堂。
钤印:潘天寿、阿寿
展览:“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三)”,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10月。
说明:2011年10月7日保利艺术博物馆举行“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三)”开幕仪式时,潘天寿之子潘公凯先生亲临现场,参观此作,赞叹不已,并签名留念。
来源:藏家购自于2004年嘉德秋拍,成交价:RMB 7,480,000,创当年的潘天寿世界最高成交记录。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我画的花鸟与山水结合,在取近景时配上远景以增加画中的材料,使之更为丰富热闹,又有层次变化。如画鹰和鹫,要求画面空旷开阔。因它是凶猛的禽鸟,宜于画大幅,近景画鹰,远处可配上峥嵘的岩石和倾泻的飞瀑,甚至淡淡的远山,多取近少取远.以近景为主体,远景为客体。我也尝试山水与花鸟的结合,多取远少取近,以取远景为主,也表现了平远的、高远的、深远的山川景象。
——潘天寿
论20世纪中国大写意画家,潘天寿是继齐白石之后的又一高峰,其精于写意花鸟和山水,构图旷而不松,气韵雄强,有笔,有线,墨韵俱佳。尤善画鹰、八哥、松树、梅竹、蔬果、山石、野花等题材,被称为一时之绝。他作画时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故落笔大胆泼辣,又能细心收拾,作品的构图,清新苍秀,笔墨色彩纵横交错,趣韵横生,具有鲜明的独特风格。作为吴昌硕的入室弟子,潘天寿不囿于吴的格局范式,每作必有奇局,墨韵浓、重、焦、淡相渗叠,线条中显出用笔凝炼和沉健。
潘天寿尤擅作大画,比如现藏潘天寿纪念馆的《夏塘水牛图》、《雁荡山花图》、《八哥崖石图》等都是尺幅在30平方尺以上的巨作。据资料统计,他一生所作大画(尺幅在20平方尺以上)不过数十幅。《江天新霁》作于1959年,纵72厘米,横241厘米,是潘天寿大幅作品的代表作之一,也是目前市场中所见尺寸最大作品,并经潘天寿之子,现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潘公凯的鉴定,实属难得一见的精品巨作。50年代起,潘天寿一直任教于浙江美院,曾任院长,兼中国美协副主席、美协浙江分会主席等。他出游天台、雁荡,将山水与花鸟画相结合,步入了一个与时代精神相谐的雄强复明丽的新阶段。《江天新霁》上描绘的苍鹭和背景的岩石山花都是画家钟爱的内容,经常出现在此一时期的众多作品中,并为世人所熟知。左边伫立巨型岩石边上的两只苍鹭,一只回首端立,一只展翅欲飞,画的右边以茫茫的江天和生机勃勃的花草以平衡画面,背景开阔,对比强烈,以奇取胜,正如潘老自己说的:画贵能极。苍鹭凌厉内敛的眼神,配合雄健体态,显出“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的威力。潘天寿五六十年代所作花鸟特别善于运用巨石,其许多名作都以空勾加染的巨石压阵,这种棱骨分明的特点不仅与潘天寿的个性禀赋和审美追求有关,也与他深厚的书法素养密不可分。巨石轮廓以中锋书写,虽无过多皴扫,只有少许台点装饰,但并不失大石沉雄的体量。潘天寿自谓其作“一味霸悍”、“一意孤行”,除构图奇崛外,在笔墨技法上也总是不落窠臼,独辟蹊径。他曾说:“学画之笔墨意趣,能老辣稚拙,似无能,即是极境。”这是深悟中国画堂奥妙的至理之言。此幅《江天新霁》,用笔简疏,不求玲珑、圆润,追求豪迈雄强的阳刚之美;用墨恣意放纵,不求娴雅,随手涂抹,墨气淋漓,浓淡有致,“以虚写实,知白守黑”;粗中有细,收放自如,浑厚中展苍茫。潘老在画面左上署款“止止堂”,为其在杭州住处画室之名,现已成为潘天寿纪念馆。1958年初,潘天寿被补选为全国人大代表,7月又接受苏联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的称号。取斋室名曰“止止室”,其意为在名利面前止步。
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
阿寿学我的画最像,跳开去离我最远。大器也。
——吴昌硕
天寿的画,奇绝处又见平稳,非常难得。
天寿用笔,力能抗鼎。
——黄宾虹
绘画不拘中西,设色难在调和。阿寿擅用几种极难调和的色彩。大块渲染画面,自有风格,尤其对于色彩的领会,天资极高,在画人中是不可强求的。
——徐悲鸿
潘天寿即对传统有深刻的研究,又不局限于传统,不受传统束缚,而在学习传统的基础上奋勇前进。因此可以说潘先生的艺术既有中国东方艺术的特色,又是新时代的艺术。
——刘开渠
(五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初)潘天寿的绘画作品的风格更强烈了。那种骨气雄风,那种钢筋铁骨般的现代结构美,产生出巨大的力量感;同时仍洋溢着勃勃生机和亲切浓郁的生活气息,处处流露出那种他所特有的刚毅气质和高远情怀。那些雁荡的山花野卉,那些顽强的古松古梅,那些落拓不羁的秃鹫,彻底改变了文人画末流的轻薄柔弱与玩世不恭,而正好在精神层面上与峥嵘壮阔的时代精神相吻合。可以说,他的绘画既是诗书画印交融的传统中国画的一个总结,又是对旧时代传统中国画的一种超越。学术界普遍认为,50年代末和60年代中期,潘天寿完成了从古典中国画大师向现代中国画大家的过渡。
——卢炘
《江天新霁》作为潘天寿创作中的经典题材,绝不是徒有虚名的——神情果敢的鱼鹰、森严的四方石和收放有致的花草,都尽显潘氏创作手段的高妙和艺术语言的丰富。而优秀的艺术作品,所表达出的意与象是可以打破语言和国别的界限的。1959年,潘天寿应邀参加苏联举办的《我们同时代人》展览,其中包括《鹫鹰》、《小篷船》等作品,而《江天新霁》,也在其中。从本作的落款中,我们可以看出此作也是作于1959年,为腊梅花黄时节的十二月间,于应苏联展览作品题材相同,只是于稍晚时期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