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鱼篮观音
  • 作  者: 张大千  
  • 尺  寸:177×78cm
  • 创作年代:1937年作
  • 估  价: 18000000-22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3,925,000
题识:太岁在丁丑九月杪,西川清信士张大千奉为永吉白居士敬造鱼篮观音,一身所愿,凭斯胜因,永资福佑,勤除烦障,早契菩提,乃至闻名顶礼,护福消灾,一切有情,同归觉路。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居士
展览:1.“第二届海外回流精品汇报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9月。
2.“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三)”,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10月。
来源:美国回流
说明:上款人为白永吉,原北平春华楼主人。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鱼篮观音小记
张大千画路宽广,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走兽无所不工,工笔写意,俱臻妙境。早年潜心研习古人书画,兼善诸家风格,对赵孟俯、徐渭、石涛、八大等中国画史上的著名画家颇有偏爱,几能乱真。张大千的人物画可谓享誉画坛,仕女是他常画的题材,张大千学人物画最初是从明清名家入手的。这幅描绘观音的《鱼篮观音》作于1937年,是年张大千39岁。在20世纪40年代之前,张大千的绘画风格深受明代唐寅、清代华岩和费丹旭的影响,笔下女性形象多纤细,秀美颀长,清秀雅致,作品讲究含蓄内涵。此画的画中人物站立于激流之上,周围环境以墨竹点缀。观音以工致秀丽的笔意描绘,人物衣纹飘举,观音前的溪水激流勇进,增强了观音非凡人的色彩。
时光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旧京和平门外五道庙,有一家饭庄——春华楼(有人把春华楼列为京城“八大楼”之一),北平解放前歇业,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但由于当年文人、画家多会于此,尤其掌柜白永吉与张大千的关系,留下了一段画界领袖与餐饮界高手交好的佳话。张大千是闻名海内外的大画家自不待言,而白永吉的出名则与张大千密不可分。张大千是一风流才子,钱到手便挥霍净尽。他在春华楼大宴宾朋,白永吉不但不收费,有时还要向张大千提供零用钱,按张大千常用的话就是“把几个铜板”。但是他俩绝不是金钱与酒肉的关系,而是对书画的共同爱好。张大千曾答应每年给白永吉画一幅长卷,至于中堂、条幅与扇面更是不在话下。这段时期也是张大千、于非闇他们交往最密切、在北平画坛最活跃、最热闹的一段时期。那时他们还成立了一个“转转会”,共有12人,分别是:溥心畬、张大千、齐白石、陈半丁、俞陛云、陈宝琛、于非闇、周肇祥、溥雪斋、傅增湘、徐鼐霖、成多禄。这个“转转会”类似于“艺术沙龙”的组织形式。他们商定在每个星期日举行活动,由会员轮流做东,聚会时大家赋诗作画、鉴赏评论,以此促进彼此间在艺术领域的借鉴和提高。特别是在于非闇写的《南张北溥》一文发表后,引起了画坛上很大的轰动。
张大千是一位人物、山水、花鸟皆能的画家,曾被誉为“五百年来一大千”。他曾说:在国画中,人物最难,山水其次,花鸟又次之。而在其所绘的人物画中,给观世音菩萨造像一直是张大千所钟情的一个题材。张大千画观音像跟别的画家不同,一是他有宗教的感情在内。青年时的张大千曾在松江禅林寺出家,后虽还俗,但法名“大千”一直沿用。所以他画观音像,决不将观音画成俗世的美人,而是着重从“庄严”二字上去下功夫,始终是一丝不苟。二是张大千画观音像重于考证,不但画普通俗世所认同的观音像,还画各种观音的正身及变相。三是张大千的观音人物随着他的艺术阅历丰富而出现鲜明的风格变化,早期的临摹古画和后期的敦煌之行,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影响。鱼篮观音,佛教中三十三观音之一。相传东海之滨的人们身居化外,不知礼仪。观音菩萨便化作一个美丽的渔妇前来点化。菩萨承诺谁能背诵她所教的佛经便嫁给谁做妻子,结果有一个叫马郎的渔夫如愿以偿,并最终得到了菩萨的点化。
明宋濂有《鱼篮观音像赞》:“序按﹐《观音感应传》:唐元和十二年﹐陕右金沙滩上有一美艳女子﹐絜篮粥鱼,人竞欲室之。女曰:‘妾能授经,一夕能诵《普门品》者﹐事焉。’黎明﹐能者二十。女辞曰:‘一身岂堪配众夫邪!请易《金刚经》,如前期。’能者复居其半。女又辞,请易《法华经》,期以三日。惟马氏子能。女令具礼成昏。入门,女即死,死即糜烂立尽,遽瘗之。他日,有僧同马氏子启藏观之,惟有黄金锁子骨存焉。僧曰:‘此观音示现以化汝耳。’言讫飞空而去。自是陕西多诵经者。”张大千根据上述民间故事传说,于1937年9月应白永吉之请创作此幅《鱼篮观音》。对张大千来说,1937年算是遇厄不幸的一年,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他被滞留北平。当时他是非常愤懑、悲抑,尽管如此,但《鱼篮观音》画面却极为平静净澹,而勾线、敷色、描摹等仍一笔不苟、纹丝不乱,画上署款言“一身所愿,凭斯胜因,永资福佑,勤除烦障,早契菩提,乃至闻名顶礼,护福消灾,一切有情,同归觉路”,充分体现了张大千的镇定自若,淡然地看待将来的一切。此幅画面观音侧身立于画幅中心,其下为巨浪岩石,身后布满修竹,显得稳定而庄严。张大千以水墨写意的方式进行表现,观音先以淡墨勾出轮廓,后以浓墨在上面复勾勒,并复加一遍淡赭,画面中的观音更显精神,更为完美。
张大千自敦煌莫高窟归来后也绘制过同样题材的作品,云南省博物馆现藏有一幅1945年所作《鱼篮观音》,相比之下,张大千为白永吉所作鱼篮观音大士宁静脱俗,轻灵飘逸,具有明清人物画的清秀之气;后者则体态丰腴优美,设色厚重,呈现出敦煌石窟壁画的人物画风。综而言之,1937年为白永吉创作的《鱼篮观音》,实为张大千人物画创作一幅特殊时期的重要作品,充分展示出近代画坛巨匠张大千展开敦煌之行前的佛教人物画风格,实属难得,有识者应宝之。
春华楼为旧京著名酒楼。烹饪之精脍炙人口。主人白永吉,好与当世画人游,好艺菊。每菊花开时,排日宴请故京艺人,复以交之亲疏,酌为分赠。搜集名人书画,多而且精。礼吾师张大千夫子尤厚之。尝许以每岁作一卷,卷高二尺,长二丈,入春华楼,无室不悬千师精品。而大卷独悬楼头,逐岁更易,时新耳目,尤注人意。酒业之盛,遂数倍往时。抗战后,邮递不通,卷不复至,业亦渐衰,终至歇业。永吉先后得卷凡七,曰荷花,曰人物,曰墨笔山水,曰黄山松云,曰竹林逸士。而以华山云海之金碧,青城夕景之绛绿为尤善。永吉近年诸事虽皆消极,然收藏大千师画,以长卷论,仍居南北首席。
——巢章甫 《白永吉》
保利拍卖曾推出的三件上款人为白永吉的张大千精品佳作,成交明细如下;
①《少陵诗意》
保利5周年春拍《亚洲重要华人藏中国书画夜场》Lot1981
成交价:RMB 5,712,000.00
②《金璧双辉—巫峡清秋》
保利2011年春拍《四海集珍—亚洲华人藏重要近现代书画夜场》Lot 4928
成交价:RMB 43,700,000
③《荷塘月色》
保利第15期精品拍卖会《中国书画三(近现代精品雅集)》Lot 5083成交价:RMB 13,800,000
时光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旧京和平门外五道庙,有一家饭庄——春华楼(有人把春华楼列为京城“八大楼”之一),北平解放前歇业,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但由于当年文人、画家多会于此,尤其掌柜白永吉与张大千的关系,留下了一段画界领袖与餐饮界高手交好的佳话。张大千是闻名海内外的大画家自不待言,而白永吉的出名则与张大千密不可分。白永吉曾被誉为“北平第一名厨”,张大千到北平必至春华楼,白永吉以掌柜身份为张大千亲手烹调。张大千是一风流才子,钱到手便挥霍净尽。他在春华楼大宴宾朋,白永吉不但不收费,有时还要向张大千提供零用钱,按张大千常用的话就是“把几个铜板”。但是他俩绝不是金钱与酒肉的关系,而是对书画的共同爱好。张大千曾答应每年给白永吉画一幅长卷,至于中堂、条幅与扇面更是不在话下。这段时期也是张大千、于非闇他们交往最密切、在北平画坛最活跃、最热闹的一段时期。那时他们还成立了一个“转转会”,共有12人,分别是:溥心畬、张大千、齐白石、陈半丁、俞陛云、陈宝琛、于非闇、周肇祥、溥雪斋、傅增湘、徐鼐霖、成多禄。这个“转转会”类似“艺术沙龙”的组织形式。他们商定在每个星期日举行活动,由会员轮流做东,聚会时大家赋诗作画、鉴赏评论,以此促进彼此间在艺术领域的借鉴和提高。特别是在于非闇写的《南张北溥》一文发表后,引起了画坛上很大的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