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花鸟册
  • 作  者: 八大山人  
  • 尺  寸:31×23cm×8
  • 创作年代:
  • 估  价: 45000000-65000000
  • 成 交 价: RMB 52,900,000
款识:1.八大山人。
2.八大山人写。
3.辛巳暮春,八大山人写。
4.八大山人写。
钤印:何园 (5次)、八大山人、八大山人 (2次)
鉴藏印:柳溪所藏(8次)
李家驹(1871-1938),字柳溪,汉军正黄旗人。光绪进士。历任湖北学政、京师大学堂监督、学部右丞。富收藏。
题签(徐平羽):1.八山人花鸟册。一九五四年春,羽。 钤印:徐公
2.八大山人花鸟八叶。 钤印:徐公
后跋(徐平羽):此册用笔老辣之至,的是晚年之作,末题辛巳乃康熙四十年,即公元一七〇一年也。其时八大已八十六或八十七高龄矣。八大卒年不详,最晚之作见于著录者,为康熙卅八年己卯为岱山老年翁写古树苔石图轴。此册则又后二载。至晚之作,今日可见者为此册而非彼轴矣。一九六一年除夕前一夜,平羽记。
说明:1.“八大山人”印分别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268印10.印3,“何园”印参见同书P268印42。
2.本作品为七十年代故宫返还之作,有故宫返还档案及签条。
将世间万物全部人格化并赋予其独特的人格——此之谓拟人——虽然是世界文学艺术领域内的常见之事,但若论及在书画艺术领域中将此传统发挥至无以复加的地步的,大概非中国人莫属。自《诗经》出,香草喻君子之传统即告肇始,而到屈原《楚辞》《离骚》出,香草托君子、恶木寓谗佞更至势不两立;至宋周敦颐《爱莲说》,荷花更成为君子人格的化身而无日不出入于中国文学、书画艺术门庭。
身为朱明后裔的八大山人也是这种文化传统的继承者。不过,他的继承,倒并非流于盲昧、刻板之习,而是在传统基础上,溶入自己的个性,使其笔下的荷花意象更具有八大山人式的风度——所谓“怪伟豪雄、淋漓奇古、苍劲圆啐”——而成为他本人的代言。而事实上,不仅荷花如此,几乎任何入于他笔下的意象都被烙上了八大山人的个性印记。
故宫七十年代返还的徐平羽旧藏八大山人《花鸟八开册》,其造型奇古、笔致活泼、水墨淋漓、颇具真趣,系为八大山人晚年精品杰作。八开册中,所涉物象有荷花、游鱼、文禽、怪石、幽兰诸种,均为历代文学书画传统中寓离尘出世、孤芳自赏之意的物象——游鱼而有此寓意,当自八大山人始——各各妙极毫颠,显示了八大山人臻于化境的造型和开线功夫。
八开册中两开为荷花。据现有材料考察,似乎八大山人晚年尤嗜荷花,并有多幅以荷花为题材的巨作传世。他曾写诗称道:“若个荷花不有香,若条荷柄不堪觞。百年不饮将何为?况值新曹琥珀黄。”显然,八大山人以荷花为题材,并不仅仅是出于对荷花出污不染品格的尊重,而更多似乎是出于对自己身处乱世需要时刻提醒自己洁身自好的原则。
此外,单足立于危石之上或数只蜷于枝头的小鸟,均静中有动,危中求静,或寓不轻与之意,或寓渴求温暖之心。所画之石,一反常态,上大下小,岌岌可危,险绝之势油然而生;所画之兰,笔墨简到不能再简,而意韵则层叠到不能再层叠。——这恐怕也是齐白石喟叹称“青藤八大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的直接原因吧。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