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珊瑚红地洋彩百蝠捧寿大盘
  • 尺  寸:直径50.4cm
  • 创作年代:清雍正
  • 估  价: 15000000-25000000
  • 成 交 价: RMB 19,550,000
“大清雍正年制”款
本品为雍正御瓷之隽妙佳作,以画笔生动和布局精巧铸就其至高的艺术地位,成为瓷史之绝唱,美学之典范。其胎骨坚致细腻,釉质莹润如玉,白胜霜雪,外壁涂饰珊瑚红彩,妍丽匀净,留白装饰出三十二只蝙蝠飞翔其上,蝙蝠绘制巧妙,以墨彩勾勒其形,稍加渲染而成,在红地映衬下立体感强烈。盘内心装饰矾红团寿纹,围饰九只蝙蝠,布局极为空灵,益见蝙蝠生动活泼之态。圈足修整工致,抚之光润似玉,底为“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款,清秀端庄,青花妍亮。
本品装饰简洁而不失内涵,其绘画蝙蝠之技法极为高超,所见数十只蝙蝠竟无一相重复者,皆姿态各异,矫健灵秀,写实生动,呼之欲来。此水平为有清一代之最,后来者无法可及,为一时之绝艺。盘心绘饰的团寿纹独特而新颖,左右对称,外观规整协调,内部变化多端,有别于后世,与之相同的一例为清宫旧藏雍正皇帝御用的松花石葫芦砚,著录于《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页184,图Ⅱ-14。该砚盖雕饰出葫芦的瓜蒂和枝蔓,两只蝙蝠翩翩而来,下面装饰一团寿,与本品之团寿纹如出一辙。此砚为胤禛钟爱之物,后被乾隆皇帝收入《西清砚谱》之中,可见其尊贵之至,如此式样的团寿纹当然是级别非常高档之标志。
本品之主题和寓意为“福”与“寿”,由此可判定本品必与万寿节有关。雍正一朝,唯有胤禛五十大寿曾大规模庆祝。雍正六年(1728年)农历十一月,胤禛迎来五十大寿,可谓知天命之年也。古人言:“知天命者,知己为天所命,非虚生也。”胤禛对此颇为重视,宫中上下皆为此盛典筹备,当时内务府造办处前后接到不少谕旨要求制作“寿意活计”,今存雍正朝《活计档》当中不乏其例。本品正是烧造于此时的贺寿御礼,见证胤禛五十大寿之盛典活动。
本品是一件直接呼应“贺寿”之需求但设计秀雅而不俗的佳作。纵观有清一代内府御瓷的纹饰多赋予吉祥喜庆的寓意,本品亦然。史料所载,雍正皇帝尤喜祥瑞,故彼时内廷诸式工艺品多饰瑞物。然从艺术美学的角度来评判,清宫许多任务艺品往往是寓意显凸而画意不足,予人以附会牵强之感,唯独雍正一朝画笔逸丽清新,构图别具一格,将两者巧妙融汇于一体,令人欣赏画意之际顿悟其中蕴意。究其原因,乃源于胤禛具有近乎苛刻的审美性格,非常留意宫廷艺术品的制作,对瓷器纹饰讲究“文、雅、精、细”,为达此效果往往不惜多次修改稿样,直至完美方罢。正是如此的执着追求,令雍正御瓷以超凡脱俗的形象独步有清一代。
另外,本品更能体现雍正皇帝美学思想“和而不同”的精髓。大凡雅器成对者,以宋人之审美要求最忌讳重复一致,雍正皇帝深谙此道,目前所见雍正朝内府工艺品之成对者皆是风格一致相同,但纹饰布局略有变化,彼此始终存在不同之处,本品亦然,整体装饰风格高度协调一致,但作为视觉的中心“红蝠捧寿图”则以红蝠的不同布局为区别,达到“和而不同”的美学境地,较之后来,乾隆朝的许多成对工艺器皿皆两两相同,重复对称,已失宋人之雅,沦为俗物,因此,乾隆皇帝所达到的艺术审美境界远远无法企及雍正皇帝。两人虽为父子,然审美取向和艺术造诣截然不同,由此可鉴一二。
本品基于贺寿之目的而制,故而不可能重复生产,存世必罕,当今所见资料中未能发现与之相同之例。其形制恢宏,保存不易,如今成对留存,必得前贤所厚爱,今日现世,殊为可贵。
来源:香港苏富比1994年;香港拍卖2007.11.27,Lot1687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