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1秋季拍卖会精品>五百罗汉图
  • 作  者: 石涛  
  • 尺  寸:105×39cm×4
  • 创作年代:1666年作
  • 估  价: 咨询价
  • 成 交 价: RMB 66,700,000
题识:(一)丙午年清湘山僧阿长敬画。钤印:原济、石涛
(二)丙午济山僧石涛敬写。钤印:原济、石涛
(三)丙午夏果月之子济山僧石涛敬写。钤印:原济、石涛
(四)丙午年天童忞之孙石涛敬画。钤印:原济、石涛
题跋:南奄先生所珍藏石涛大师早年白描罗汉图四屏,神采飞动,天趣纵横,笔痕墨迹变化殆尽。此图供之案头展玩,终不释手。全图人物树石,造型精妍,为不可多得之神品。道光丙申,石云山人吴荣光敬题。钤印:吴荣光
鉴藏印:啊呼斋秘藏、啊呼斋珍藏印、啊呼不假不市、古黔陈少石收藏名迹、娄东毕泷涧飞氏藏、毕泷藏书画记、汪洋鉴赏、鹤亭之孙珍藏书画相随无别离。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四)”,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10月。
石涛(1642-1718)本姓朱,名若极,乙酉(1645)后更名原济、元济,又名超济,小字阿长,又号清湘老人、清湘陈人、清湘遗人、晚号瞎尊者,自称苦瓜和尚。曾拜松江名僧旅庵、本月为师,传受佛学。善山水及花果兰竹,兼工人物,笔意纵瓷,脱尽窠臼。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石涛《五百罗汉图》四屏考
朱绍良
中国绘画发展到了清初,画坛上出现了两股势力。一种是以四王吴恽为代表的正统画派仿古之风,代表人物是王原祁,其理论依据是理、气、趣,以龙脉之法构图,强调笔墨精神。另一种是以四僧为代表的野逸画派革新之风,其代表人物是石涛,其理论依据是“我自用我法”,强调天地万物是绘画写形,变通自然,与造物同工。这两位绘画大师,被西方美术史学者定为17、18世纪东方画坛上集大成者,他们的理论为后世书画家推崇备至①。
笔者在友人处看到石涛画《五百罗汉图》四屏,水墨纸本,四条屏,释教人物山水画。咋看起来眼睛有发亮之感觉,仔细观赏之后,果然精彩绝伦。每每回想此画,茶饭不食,夜不能寐,人非玩物物玩人也。经过研考,悟出心得,拾笔成文,呈献同好。
(一)石涛画《五百罗汉图》的渊源
石涛(1642-约1718年),姓朱,是明宗室靖江王朱赞仪十世孙,名若极,广西桂林,全州人。明朝灭亡后,幼年即出家为僧,法名原济,字石涛,号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等。据《虬峰文集》卷首自述“七十三老人驎自识于潜虬室,时丙戌花朝前二日”的落款,得知李驎生于崇祯甲戌(1634年),则石涛生于崇祯十五年(1542年),到辛巳刚好六十。又徐邦达《僧原济生卒年岁新订及其它》一文,用李驎《清湘子六十赋赠》书画材料,还以石涛《花卉册》为证。“大涤丁秋抱病久之,友人以此见索,先后共得十纸,纸新,十余年外方可观也。”徐认为“丁秋”为康熙三十六年丁丑(1697年)之秋,上推56年得知其生年应为崇祯十五年庚辰即1642年,与李驎说法相符。另石涛庚辰自书诗除夕夜诗,“花甲之年谢上天”之句,庚辰为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此处应为虚岁②。
五百罗汉的传说在佛经中是常见的,西晋竺法护译有《佛五百弟子自说本起经》。古印度惯用“五百”、“八万四千”等来形容众多的意思,和我国古人用“三”或“九”来表示多数很相像。五百比丘、五百弟子、五百阿罗汉,在佛教经典中固然是常见的,并不意味着是固定的数字。可是随着对罗汉的崇奉,五百罗汉像便在五代时期见于绘画和雕像,许多寺庙建立了五百罗汉堂。吴越王钱氏造五百铜罗汉于天台山方广寺。显德元年(954年)道潜禅师得吴越钱忠懿王的允许,将雷峰塔下的十六大士像迁于净慈寺,创建五百罗汉堂。宋太宗雍熙二年(985年)造罗汉像五百十六身(十六罗汉与五百罗汉正式聚合一起,也有称十六罗汉为十六阿罗汉应真),奉安于天台山寿昌寺。宋仁宗供施石桥五百应真的敕书③。
石涛所绘《五百罗汉图》四屏(存四屏),是根据五百罗汉的传说,参照北宋李公麟《五百罗汉图》和秦观《五百罗汉图记》内容绘制而成,李本《五百罗汉图》成为影响后世追摹的母本④。目前存世最早的佛教题材绘画是辽宁省博物馆所藏北宋张激所绘《莲社图》(图一),波士顿美术馆所藏南宋周季常所绘《五百罗汉图》(图二、图三),是存世最早的五百罗汉题材,周本为绢本,设色。石涛本《五百罗汉图》其中两幅,与波士顿《五百罗汉图》中的两幅构图相似,周本《五百罗汉图》虽早已流传日本,明朝仇英、吴彬、丁云鹏等人也曾画过《五百罗汉图》,是以李本为祖本模仿的。石涛释教题材绘画多追学丁云鹏,他绘《五百罗汉图》极有可能是参照丁本。周本《五百罗汉图》的渊源,也是根据秦观《五百罗汉图记》而来,并非周季常独有之本,宋元明清及近现代诸家《五百罗汉图》题材自然有本可循,石涛是不可能摹写周本的。大都会博物馆藏石涛绘《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图四),是公认的石涛真迹,并有石涛好友梅清的题跋,虽然故事题材不同,但是人物面貌,笔法、线条、树石、服饰与石涛本《五百罗汉图》四屏基本相同。
(二)石涛本《五百罗汉图》四屏的研考
《竹林致琛》图:
此幅名称借用波士顿美术馆周本《五百罗汉图》之名⑥,而秦观《五百罗汉记》称为“受海神跪宝者五人”。
石本《五百罗汉图》绘罗汉五人,甲士一人,跪拜海神一人。三位罗汉盘坐于竹林之前、怪石之中,竹林上方有祥云缭绕;两位罗汉并肩站立接受海神跪拜献宝,甲士在一旁侍立;海神身着铠甲,双膝跪拜,双手托盘,盘中安放珊瑚一枚,向罗汉们献宝。石本《五百罗汉图》从人物数量、构图、内容方面,与波士顿美术馆周本《五百罗汉图》(图二)大体相同。
款识:“丙午年天童忞之孙石涛敬‘画’”钤印:白文“原济”、朱文“石涛”二印⑦此印与石涛甲寅年(1674年)墨笔《梅菊图》合卷用印相近。鉴藏印:朱文“毕泷藏书画记”⑧。毕泷,字涧飞,号敬逸庵主,江苏太仓人,活动于乾隆—嘉庆年间。白文“古黔陈少石收藏名迹”⑨。陈夔麟(1855年-1915),字少石,号少室山樵,着《宝迂阁书画录》,贵州人。
丙午年即康熙五年(1666),石涛时年24岁。天童忞即木陈道忞,而木陈道忞则为龙池传祖的二世传人,因法缘特盛,座下徒侣众多,乃就龙池演派诀道字下另起一诀:“道本元成佛祖先,明如杲日丽中天’云云。‘元’字仍为第三十六代”。顺治十六年(1659)九月,木陈以江南遗民领袖身份应召入京,与顺治皇帝交谈并记入《北游集》,此书为释家所传奉⑩。
落款用“天童忞之孙石涛敬‘画’”,石涛以夸耀自己的师承,明王室后裔正宗,幻想某一天也能获皇帝接见、封禅。十几年后两次接驾、北京见驾未果,足见石涛此刻心高气傲的心情,此处不必多言。这里的‘画’用的是简体字,古人书写习惯是不时发生的,石涛书写简体字也不奇怪。如广州美术馆藏“书画杂册的‘画’字,北京故宫藏著名的《搜尽奇峰打草稿》中的‘画’字。“天童忞之孙石涛敬‘画’”的落款,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落款“丁未年天童忞之孙善果月之子石涛济”(图五),书法特征一看便知皆为石涛所为。
此幅绘画表现手法,竹石皴法以渴笔勾勒为主,既清瘦又高古,坡石的脉纹勾勒奇古。既有李公麟游丝之法,也有周季常烘染之痕迹,最主要还是石涛自家手法为主,随心所欲。点苔之笔皆以中锋完成,地花地草,错落有致。人物的线条舒展,神态各异,师古李公麟笔法淋漓尽致,水平远高于明朝一代人物画家。服饰勾画的细致入微,不厌其烦,罗汉的袈裟、甲士、海神的铠甲,都是明朝特有的制式(吴彬《十八罗汉图》、传为仇英《十六罗汉四屏》),有别于周季常《五百罗汉图》服饰。罗汉与海神从面部特征、服饰、饰物等,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极为相似,必出自石涛一人创作之手笔。(图六)
《观舍利光》图:
此幅名称仍借用波士顿美术馆周本《五百罗汉图》之名,秦观的《五百罗汉记》名为“稽首舍利光者八人”⑪。
石本《五百罗汉图》绘罗汉五人,或盘坐、或站立,眼望天空;三缕舍利光从天而降,未变成罗汉的蝙蝠精三只,乘舍利光徐徐而至,相传五百罗汉的前身是五百蝙蝠⑫。此幅从人物数量、构图、内容方面,与波士顿美术馆周本《五百罗汉图》(图三)也基本相同。
款识:“丙午善果月之子济山僧石涛敬写”钤印:白文“原济”、朱文“石涛”二印(同上)鉴藏印:朱文“娄东毕泷涧飞氏藏”⑬白文“古黔陈少石收藏名迹”(同上)
吴荣光题跋:“南奄先生所藏石涛大师早年白描《罗汉图》四屏,神采飞动,天趣纵横,笔痕墨迹变化殆尽。此图供之案头展玩,终不释手,全图人物树石,造型精妍,为不可多得之神品。道光丙申,石云山人吴荣光敬题。”吴荣光,字伯荣,号石云山人,今广东南海人。嘉庆四年进士,着《辛丑销夏记》、《筠清馆法帖》⑭。钤印:白文“吴”、朱文“荣光”印⑮吴氏题跋与之传世名迹《飞云顶诗》、《致晴圃书札》、董其昌《秋兴八景》题跋书法一致,当真无疑。
丙午年与上幅纪年相同,“善果月”即旅庵本月,因在京师善果寺当过寺监,旅庵本月又是木陈道忞的法子,石涛叩九峰善果本月禅师得而其法,依例纳入善果法系,改换法名,称作‘元济’,也可书作‘原济’。⑯上文石涛称“天童忞之孙”,即从此而来之称谓。“丙午善果月之子济山僧石涛敬写”款识,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落款“丁未年天童忞之孙善果月之子石涛济”(图五)笔路一致,毫无疑问是出自石涛之笔。
此幅绘画表现手法,树石皴法以渴笔仍以勾勒为主,背景加以大面积烘染,枯树与怪石更加诡异。人物线条古朴,面部神态刻画的精益求精。三缕舍利光,潇洒奔放,蝙蝠精鬼魅迷离。点苔之笔仍以中锋完成,地花地草,较之上幅更繁密。小树的画法与构图,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图八、九、十),笔法一致,也是相互印证石涛的手法。
《松下课经》图:
此幅名称是依据秦观《五百罗汉图记》而来“课经者六人”,波士顿美术馆收藏周季常《五百罗汉图》十幅未见与之类似作品,石涛绘这幅作品时,当为有本之物参照来画的。
款识:“丙午济山僧石涛敬写”钤印:白文“原济”、朱文“石涛”二印(同上)鉴藏印:朱文“毕泷藏书画记”,白文“古黔陈少石收藏名迹”(同上)
“丙午”与上文相同年份,“济山僧”,宋代济公(1130年-1209年),原名李修元,南宋高僧,天台县永宁村人。明代临济宗僧。嘉兴(浙江)秀水人,俗姓张。字法舟(1487-1560)。石涛以仰慕宋代湖隐禅师即济公,故亦号道济、颠僧。或作济道人、济樵人、济山僧、粤西济山僧。⑰另一种说法:济宗龙池传祖演派诀:‘方广正圆通,行超明实际’一联而来的。这个字代表的是第三十六代。‘济’字乃是专用的,所以,一般人称之为济禅师。⑱再有就是全州地区有济山,石涛怀念家乡而来。
此幅绘罗汉七人,其中五罗汉或站立、或盘坐课经,两罗汉捧经走来,非常的细微描绘罗汉们虔诚课经场面。
此幅绘画笔法更加豪气,渴笔勾勒更放纵,坡石脉纹尤强。渴笔勾罗汉松自下扭曲而上,松树针叶以湿笔焦墨极为精细的描绘,虬松怪树充满整幅画面。平坡面积减少,罗汉们似乎置身于山谷之中,中锋点苔略加粉饰。罗汉的面部、服饰、描绘手法,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图十一)卷相像;另外,罗汉松的画法、造型,与石涛《采药图》(图十二)如出一辙,如果不是石涛所为,哪一位画家能有如此想象能力。
《论经悟道》图:
此幅名称是依据秦观《五百罗汉图记》而来“说经者六人”,周季常《五百罗汉图》十幅也未见与之类似作品,石涛绘这幅作品时,也当为有本之物参照所绘。
款识:“丙午年清湘山僧阿长敬畵”钤印:白文“原济”、朱文“石涛”二印(同上)鉴藏印:朱文“毕泷藏书画记”,白文“古黔陈少石收藏名迹”(同上)
“丙午”与上文年份相同,“清湘山僧”即指石涛故乡—桂林,全州,阿长因石涛为自家长子。
此幅绘罗汉六人,四罗汉盘坐论经;两罗汉站立,其中一罗汉向罗汉尊者介绍一出家人;此出家人身着百衲衣,双手合十,谦卑地聆听指引。此出家人头上方右侧,长方形黑框内自上而下书写“阿长自像”,这一幅就是早期的、存世仅三幅的石涛自画像之一。因此,这幅画读到这里才到高峰,更加显示出石涛绘画技法之高超,几百年来无出其右者。笔者曾看到三幅石涛自画像图片,一本《种松小像》(图十三),上面有多位石涛友人题拔,其中汪士茂题诗云:“时戊午长夏,石公和尚应钟山西天道院之请,舟过鸠江,出<种松图>见示……”,‘戊午’即公元1678年,此年石涛赴南京经过芜湖,请当地名士题画,此幅石涛自画像当为可靠之作⑲。另一本为美国翁万戈藏石涛二十六宜花卉图册中自画像依图来看纯系临自《种松小像》,当为临仿之作⑳。第三本为本幅石本《五百罗汉图·论经悟道》中“阿长自像”,身着百衲衣,双手合十,面部清瘦。从解剖学分析判断,与《种松小像》画像骨骼特征、五官位置当为一人,(图十四)也是一本可靠的石涛自画像。只是《种松小像》的石涛略显丰胰,精神状态悠然;石本《五百罗汉图·论经悟道》中石涛,尚在颠沛流离生活中,面如枯槁,清瘦自卑,多有沧桑感。
此幅绘画笔法上稍加变化,在渴笔勾勒基础上,背景巨石用干笔勾描,皴擦手法为自家面貌;人物画法也出现变化,尤其是自画像部分基本写实,骨骼、皮肤肌理也到位,在西洋画师到来之前,石涛表现技法当属第一了。中锋点苔玄妙,给人以置身仙界之中的感觉。罗汉的面部特征、服饰,枯木地柏的纹理、根部特征、树颉,与大都会《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极似(图十五、十六、十七),两件作品一目了然非石涛莫属。
(三)《五百罗汉图》四屏与其它石涛同类似作品
纵观上述石本《五百罗汉图》四屏,从绘画题材、绘画时间、技法、人物面貌、构图方面均有渊源。
从绘画题材、构图方面,参照波士顿美术馆藏南宋周季常绘《五百罗汉图》轴,其中两幅《竹林致琛》、《观舍利光》内容,与石涛《五百罗汉图》四屏接近;而《应身观音》俗家弟子合十者,石涛《五百罗汉图·<论经悟道>》中的“阿长自像”就是追摹其意。
绘画时间方面,这是一件石涛早年的绘画作品,丙午年24岁所绘。在此期间,石涛还创作了《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丁未1667年大都会博物馆藏),时年25岁,好友梅清题跋,介绍了石涛历时一年时间完成此卷。私人藏《五百罗汉图》册(100幅)(图十八)中从有年款“丁未”(1667年)、“己酉”(1669年)、“庚戌”(1670年)、“壬子”(1672年)。石涛时年25岁-30岁,该册历时六年完成。嘉德2006春拍《莲社图》(图十九)等。这几幅作品从绘画风格、笔法、技巧、烘染,都可视为“宣城风格”,此时的石涛虔心修佛,这一时间里,石涛诚心向佛,自然在绘画时表现的一丝不苟。淡薄遁世,心如止水,所以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佳作。这几件作品的共同之处是石法、树法均为渴笔勾勒,人物面貌殊途同归,不难看出均出自石涛一人之手。依据梅清题跋分析,可以断定石涛在此时间段,这类释教题材画作非常稀少。
绘画技法上,远师李公麟,近师丁云鹏。石涛少年时就极为反叛,顺治十四年(1657)在画于西湖冷泉的山水上题:“画有南北宗,书有二王法。张融有云‘不恨臣无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大笑曰:我自用我法”㉑。因此,石涛在绘《五百罗汉图》四屏时,其张狂的笔法,悖乎常理的构图,大胆的自画像表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五百罗汉图》100幅册页,《莲社图》卷与《五百罗汉图》四屏,同属于石涛早期的“宣城作品”。在绘画语言上受梅清的影响,就艺术水准方面来评判,在石涛艺术生命里属巅峰之作。而《五百罗汉图》四屏,尤为难得的是含有石涛自画像,是研究石涛艺术的不可逾越的瑰宝。依据款识时间及绘画内容判断,《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五百罗汉图》100图册页、《莲社图》卷的人物面目、服饰、神态,树木、山石的画法,都是以《五百罗汉图》四屏为参照的,应为以上三本的祖本,具有开宗之意义。
(四)石涛画学、画风的变化
石涛的绘画水平很高,山水、人物、花鸟、走兽无一不精,堪称中国美术史上旷世奇才。特别是早期绘画,“欲问皇家要赏心”,不厌其烦的精心雕琢,认真负责的完成每一件作品。遗憾的是石涛北游京师两年半,康熙庚午二十九年(1690)庚午上元诗“乘风入淮泗,飘来帝王州”,期盼能像师祖木陈道忞那样,获皇帝接见与赏封;事与愿违非常失落的是,未能受到康熙皇帝接见,康熙壬申三十一年(1692年)月“两载长安日,风尘幞被寒”。
辛未年(1691)二月与王原祁合作创作《竹石图》,这纯属是博尔都撮合正统派与野逸派集大成者的结合,当然,两人应该未曾谋面。石涛在京期间虽然游走于权贵之间,无法接近最高统治者,而代表帝王艺术顾问的王原祁又毫不客气指出:“明末画中有习气恶派,以浙派为最。至吴门、云间,大家如文(徴明)沈(周),宗匠如董(其昌)、赝本溷淆,以讹传讹,竟成流弊。广陵(扬州)白下(南京),其恶习与浙派无意”㉒。
石涛自幼以来所憧憬的愿望不但没有实现,反而让代表正统艺术领袖王原祁严词批评一番,本来就爱憎分明的他,当然极为气愤,虚荣心受到严重伤害。几乎同时,石涛在天津‘且憨斋’创作了《搜尽奇峰打草稿》卷,反驳王原祁“道眼未明,纵横习气,安可辨焉?……不立一法是吾宗也;不舍一法是吾旨也”。以北游为界限石涛改变了“我自用我法”,使之开启了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的绘画创作时代。
王原祁、石涛都是中国绘画史上的集大成者,对艺术的理解各有不同,所处的环境与地位不同。石涛的艺术理念改变,虽然为放弃‘追摹古人,纵横习气’而可惜,但是,又展现出一个脱胎换骨新的艺术风格,为后世画家所膜拜。正如齐白石老人题石涛画诗云“下笔谁叫泣鬼神,二千余载只斯僧。梦想愿下师生拜,昨晚挥毫梦见君。绝后空前释阿长,一生得力隐清湘。”
石涛绘《五百罗汉图》四屏,是石涛大师极早期作品,尤以释道人物画为其殚精竭虑惊世之作。既有追摹李公麟古意,又有自己的“我自用我法”,创作难度耗时费力,自此之后无人能为,后世模仿者包括张大千等人只及其一二。因此,这是一件石涛扛鼎之作,堪称自明清以降到如今人物画的典范。
注释:
①高居翰《气势撼人》第六章
②谢稚柳《关于石涛的几个问题》
③《天台山志》
④秦观《淮海集》卷三十八
⑤《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画晋—元》
⑥参阅《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209
⑦参阅《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893
⑧参阅《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1101
⑨《弘觉忞禅师北游集》卷六
⑩秦观《淮海集》卷三十八
⑪见唐玄奘《大唐西域记》
⑫参阅《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895
⑬见《中国古代书法家辞典》P499
⑭参阅《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452
⑮陶喻之《石涛与松江》
⑯《佛学大词典》道济
⑰陶喻之《石涛与松江》
⑱张长虹《石涛<黄山图>及相关问题研究》
⑲铃木敬《中国绘画总合图录》第一册P65
⑳1962年12期《文物》
㉑王原祁《雨窗漫笔·论画十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