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春季拍卖会精品>何道洪 大松竹梅壶
  • 尺  寸:长36.5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3500000-5000000
  • 成 交 价: RMB 8,050,000

底款:何道洪制
把款:何、道洪
盖款:何道洪
展览:“日本中国平和友好条约缔结十周年纪念•中国宜兴陶瓷艺术展”1998年于日本友好会馆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家会日本中国陶瓷交流协会协办,日本中国贸易株式会社。主办:中国美术家会日本中国陶艺交流协会协办,日本中国贸易株式会社。
说明:1.附何道洪先生开具的鉴定证书。
2.据原藏家口述,本件作品上世纪90年代购于台湾博览会,并珍藏20年以上。
寄情三友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岁寒三友是松竹梅的简称,是历代文人雅士托物言志常用的自然题材,将它们作为歌咏的对象,传下了不少诗词名篇。“岁暮满山雪,松色郁青苍,彼如君子心,秉操贯冰霜。”(唐•白居易《和•松树》);“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唐•杜甫《严郑公宅同咏竹》);“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唐•张谓《早梅》)。其它的描写松、竹、梅的名篇佳作不可胜数,歌咏松、竹、梅的诗不仅具有诗情画意,还把它们的形象拟人化了,称它们为“岁寒三友”,把它们作为品行高洁的形象来歌颂。
这些传统文化的瑰宝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紫砂壶艺的创作与发展。早在明代的沈君用就把在宜兴紫砂壶造型中集松、竹、梅形象于一壶,开始创作“三友壶”,明代周高起《阳羡茗壶系》称沈君用:“踵仲美(陈仲美)之智,而妍巧悉敌。壶式上接欧正春一派,至尚像诸物,制为器用,不尚正方圆,而笋缝不苟丝发,”可见沈君用的制壶技艺是十分精良的,尤其是他的花货壶妙造自然。
自此之后,从清初壶艺名家陈鸣远的束柴三友壶,到清末制壶高手陈光明的岁寒三友壶,从一代宗师朱可心的三友壶,到当代工艺大师何道洪的三友壶,无不体现了文人墨客的巨大影响。而以松竹梅岁寒三友入壶,则象征高风亮节的崇高情操,高雅脱俗,历来为人们所钟爱。
与历史上的的各位大师巨匠相比,本壶的作者——何道洪先生对松、竹、梅也是喜爱至极。作为一位技术全面的紫砂艺术家,何道洪擅长光素器、筋纹器等,尤爱创作题材以“松、竹、梅”的紫砂艺术品,风格敦厚、有张力。在紫砂界,除了技艺高超,他对精品的不懈追求亦为人称道。
何道洪的紫砂创作之路走得很正很稳,师承著名艺人王寅春、裴石民,又不断自我训练。但当自己的作品如许多紫砂知名艺人一样,具有细腻精致风格的时候,何道洪反而更加沉静下来,他在不断地思考一个问题:紫砂求新求变的方向在哪里?仿佛是艺术之神的眷顾,1975年的时候,何道洪有机会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造型设计。在这里,他的艺术思想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发现,紫砂不仅仅应该是精巧灵秀、古朴典雅的,还应该是豪放、遒劲的。但是要做出这样的转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道洪艰苦地寻找着、探索着,“何氏风格”在他的脑中也逐渐由模糊变得明朗起来。尤其是他作品中的“松竹梅”形象,以敦厚、力感为“神韵、气质、艺趣”的“何氏风格”深得藏家青睐。他的作品或稳重大度、制式严谨,却又妙法自然、浑然天成,更井然有序、一丝不苟。本件拍品即是他在这一时期创作出来的极为优秀的一件作品。
硕大的内膛,健壮、宽广,似男人的胸怀,兼容并蓄、海纳百川。但壶口奇小,子母线严实。壶钮的小弯竹,似一把锁,将原本严密的壶口又密实地封了起来。承载得多,表达得少:即无所不容、亦不为之所动。壶把是一截梅枝,底部稍有同色梅花点缀。壶嘴是一段劲竹,代表阳刚之意。梅把底部延伸出一小根梅枝和梅花,精致梅花似片片贝壳附着在壶身之上,晶莹、妥帖、灵动。一节松树桩虬曲在壶盖之上,作为的手“咬定青山不放松”。松枝上还有一只小松鼠,别有生趣。作品的整体构架,多处不满,少处不稀,疏密有度,气度饱满。
熟悉他的人说他的壶年产量最少,一年只制2-3把壶,但件件都是精品,可谓“千金难得”。而且,他的作品都是孤品,绝不重复。1988年,此“大松竹梅壶”被港商高价收购。多年之后,又有台商要求复制一件,并许以高价报酬,但何道洪拒绝了。他说,原因有二:一是真正的艺术品是独一的,不能随意复制,否则就是对收藏家的一种侵害;二是艺术不能为利益所动,以金钱为目的很难创作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

紫砂传统题材之一。松,为常绿乔木,树皮呈鳞片状,叶针形,结球果。我国有113种、29变种。松,其树长生,其叶常绿,以静延年。《史记•龟策列传》:“千岁之松”。民间有“不老松”之赞语。古人常以松祝寿考,喻长寿之意。松,不畏霜雪,终冬不凋,傲然挺立,坚毅不拔。岁寒三友,松居其首。古人以松喻君子,象征其刚强意志,坚贞不屈的高贵品格。《论语•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三国•魏•刘桢《赠徒弟》:“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宜兴紫砂,以松为题,塑造器皿,经久不衰。有“松段壶”、“松桩壶”、“松梅竹段壶”、“松鹤壶”、“松风竹炉茶具”、“松段水注”、“松鹤百寿瓶”和“松树笔筒”等。松之品格,为历代所推崇,砂艺高手亦以松寓意,颂扬其高尚之精神。

紫砂传统题材之一。竹,经冬不凋,故岁寒三友,竹居其一。竹,滋生易,成长快,古人喻子孙众多。竹谱:“植物之中,有物曰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或茂沙水,或挺严陆。”《尔雅》:“东南之美者,都会会稽之竹箭焉。”《花镜》:“竹,乃植物也,随在有之。但质与草木异,其形色大小不同。”古人爱竹,以竹之空,比君子坦荡;以竹之直,比君子刚正;以竹之节,似君子节操。竹立根破岩,坚韧挺拔,不屈不挠,喻为高风亮节的君子。散生者有长幼之序,丛生者有父子之亲;密不繁,疏不陋。动虚简静,妙粹灵通,比君子之全德。宜兴地区,盛产毛竹、刚竹和淡竹,竹海众多,是竹的故乡。宜兴紫砂,爱以竹为题,以物抒情,创作众多壶具,有“竹段壶”、“竹节壶”、“五竹壶”、“竹简壶”、“欣竹壶”、“艳竹壶”、“新竹壶”、“五竹壶”、“仙竹壶”、“竹节提梁壶”、“斑竹提梁壶”、“韵竹提梁壶”、“竹报平安壶”、“四方圆竹壶”、“双竹提梁壶”、“四方圆竹壶”、“双竹提梁壶”、“珍竹提梁壶”、“六方竹顶壶”、“翠竹提梁壶”、“高风亮节壶”等近百种。还有以竹为装饰的各种紫砂器皿,有刻、有塑、有填彩、有素式,变化更多。所作所刻,都颂竹之品格,赞竹之劲节,形色情状,生聚荣枯,曲尽生意,妙合天成。
岁寒三友
紫砂传统装饰题材之一。指松、竹、梅。松和竹,经冬不凋,梅,迎寒开花,故名“岁寒三友”。宋•林景熙《霁山集•五云梅舍记》:“即其居梁士为山,种梅百本,与乔松、修篁为岁寒友。”《孤本元明杂剧》缺名《渔樵闲话》四:“那松柏翠竹,皆比岁寒君子,到深秋之后,百花皆谢,惟有松、竹、梅花,岁寒三友。”《清高宗御制诗》三集:“南宋马远有‘岁寒三友图’,所绘松、竹、梅。……三友图在内府,乾隆帝有诗题。”依次可知,在宋时,已将松、竹、梅作为岁寒三友。一说,松、竹、石为岁寒三友。古人以宋、竹、梅三者,斗严寒,傲霜雪,坚忍不拔,正气凛然,誉为君子之风。紫砂以松、竹、梅三者组合塑制的器皿较少,有“松竹梅壶”、“三友束柴壶”和“岁寒三友文具”等,而已松、竹、梅单独组成的甚多。

紫砂传统题材之一。梅花,为我国之国花。“春来第一枝”,故有“报春花”之称。岁寒三友,梅居其一。梅花,斗霜雪,抗严寒,冰肌玉骨,傲然挺立,迎春花开,清香沁人,高洁清幽,喻为高尚品格的象征。唐•黄叶禅师《上堂开亦送》:“不是一番彻骨寒,怎得梅花扑鼻香。”宋•王安石《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梅,老干发新枝,古人用以象征不老不衰。梅瓣为五,民间藉其表示五福:福、禄、寿、喜、财。《梅谱》载:梅有江梅、早梅、官城梅、消梅、古梅、重叶梅、绿萼梅、百叶缃梅、红梅、鸳鸯梅、杏梅等。江苏苏州香雪海,有胭脂名梅,分两种:一近朱红;一近海棠红。宋•释仲人《华光梅谱》论画梅有十法:“枯梅、新梅、繁梅、山梅、疏梅、野梅、官梅、江梅、圆梅、盘梅。”其木不同,其法亦异。紫砂以梅花为题材,作造型和装饰的甚多,有“梅段壶”、“报春壶”、“大梅花壶”、“冬梅壶”、“梅瓣壶”、“高梅壶”、“矮梅壶”、“喜鹊等梅壶”、“梅桩高寿茶具”、“洪梅茶具”、“梅桩笔筒”、“梅花鼎炉”、“梅花镂空瓶”、“咏梅挂盘”和“飞雪迎春花盆”等,有的老干新苞,有的瘦枝疏花,有的争俏报春,有的苍劲挺健,有的疏影横斜,各得梅之神韵,意境深邃,玩味无尽。
何道洪,艺名山蜀,1943年出生于江苏宜兴丁蜀镇,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曾先后师承著名艺人王寅春、裴石民,并深造于中央工艺美院,紫砂工艺美术生涯已近五十个春秋,在紫砂艺苑形成了壶艺界乐道的“何式风格”,全手工成型与深湛的工艺美术修为使其作品堪称当今首屈一指,创壶价之最。
作品集“松、竹、梅”等具象形和俗称“光素器”,“筋纹器”之大全,独创的以敦厚,力感为“神韵、气质、艺趣”的“道洪型式”深得台湾等地大收藏家的青睐,达到千金难得一壶的程度。
1958年进紫砂工艺厂,师从王寅春、裴石民学艺,1975年进中央工艺美院深造。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多件作品被故宫博物馆、中南海紫光阁、香港茶具文物馆、中央工艺美院收藏或选作国家礼品。
2000年作品《壁钰壶》获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许多作品被中央工艺美院、清华大学、故宫博物馆及中南海紫光阁收藏,并被选为国家元首出访礼品。
2001年出版个人专着《珍壶藻鉴》。
何道洪是一位难得的制作技术全面的紫砂陶艺家,熟悉掌握各种砂壶制作技法,深知泥料特性及配色学问,兼具丰富的制壶实务经验与美学理论基础,其作品有着独特的个人风格。
所设计的砂壶稳重大方、精工细致,器形力度、动感十足,韵味深厚。
于光素器圆润敦厚、气韵深蕴,筋纹器工精艺谨,花货细腻优雅。
醇厚雄劲、工艺精湛是何道洪在传统基础上提炼、形成了他个人的何氏风格。
三十多年来,塑造了百余个作品,种类有圆器、方器、塑器、筋纹器等,还有花瓶、花盆、果品、小动物等摆件装饰品。
既是艺术欣赏价值极高的特艺品,也是实用性强的日用品;既有可容水80斤的特大“道方壶”,也有姆指般小的“微形什锦壶”。
在装饰手法上有乳雕和半乳雕之装饰,有应用字画嵌泥装饰,有开片裂纹及嵌银丝等装饰。
纵观何道洪之作品,风格多变,光素器敦宝稳重,式度严谨,花货作品则意法自然,
浑然天成,筋纹器井然有序,一丝不苟,如此面面俱到紫砂大师已不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