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春季拍卖会精品>乾隆御题官窑贯耳方壶
  • 尺  寸:高11.5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15000000-25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6,225,000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备注:1.清宫旧藏,乾隆御题御鉴;“乾隆乙未(1775年)春月御题”,钤刻“比”、“德”印
2.艾佛瑞·克拉克夫人(Mrs.Alfred Clark,约1930年代至1970年代)旧藏;3.伦敦苏富比,1975.03.25,Lot110;4.伦敦Eskenazi旧藏;5.纽约Earl and Irene Morse Collection旧藏
展览:1.《Arts de la Chine Anciennes》橘园博物馆,巴黎,1937年,编号496;2.《Ju and Kuan Wares - Imperial Wares of theSung Dynasty Related Wares and Derivatives of Later Date》,东方陶瓷协会,伦敦,1952年11月12日至12月13日,编号73
方壶通体施釉滋润,色泛青灰,呈现出乳浊的失透质感,隐隐露出釉层下灰黑胎体之色,若翠色浸入胎骨,令人心旷神怡。口沿由于釉水流淌,釉层较薄,略呈紫色,正是宋代官窑器之“紫口”现象,其轻微的垂釉现象亦十分自然。底部满釉,惟足缘无釉,涂以护胎汁,亦可见坚质之褐色胎骨。清谷应泰论及官窑,记述“官窑……其土紫,故足色若铁。”(《博物要览》卷二《窑器条》),亦与本器相吻合。
所施釉色青凝雅致,正是宋人所追求的璞玉效果,为一次施釉所成,釉面平滑,几无开片,当是对汝窑制瓷传统的继承和发扬,因古人眼中,汝窑瓷器“无纹者尤好”。(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卷下《古窑器论》:汝窑,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南宋后期官窑为了追求釉层的“类玉”,多采用多次上釉的技法,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开片这种工艺缺陷,而此件方壶釉层几无暇疵,可谓“璞玉无华”,当为“类玉”上品。
古人常以美玉比拟人的品德,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故方壶底部所刻乾隆御题诗句末所钤“比德”方章无疑也是乾隆本人对此方壶釉色之美的盛赞。
此件方壶原为英国艾弗瑞‧克拉克伉俪(Mr & Mrs. Alfred Clark)旧藏,夫妇二人为举世闻名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大家,所藏中国古瓷质量精绝,尤其是所藏宋代瓷器更是久负盛名,均是博物馆级重要收藏,质量与大威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不相上下。其所珍藏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陆续荟集而成,直至1950年克拉克先生去世。
克拉克先生向为伦敦东方陶瓷学会(The O r i e n t a l C e r a m i cSociety)的支持者,1935-36年,英国皇家艺术学院(The RoyalAcademy of Arts)在伦敦举办中国艺术展览会(The Royal Acadamy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展览理事会之一乔治•尤摩弗帕勒斯(George Eumorfopoulos)即为伦敦东方陶瓷学会的创始人和主席,以此为缘故,克拉克先生也积极协助筹备,并慷慨借展约六十件珍藏。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展览的发起和策划正是大威德爵士,他亦是当时东方陶瓷学会非常活跃的积极人物,可见克拉克夫妇与大威德爵士在当时已有非常深厚的友情。
大威德爵士的中国艺术品收藏约开始于1914年,当时主要从英国当地古董商如布鲁特父子(Bluett &Sons)处购入,而其最重要的收藏则得自于1927年盐业银行出售溥仪抵押在那里的清宫珍宝,这一收购行为历时长达一年,几经与盐业银行谈判才最终达成一致,最后他成功购得了40多件清宫旧藏精品,其中大部分为宋代名窑瓷器,以宋官、哥为主,约20余件,很多上刻有乾隆御题诗。据郭葆昌辑《清高宗御制咏瓷诗录》记载,清宫旧藏中有乾隆御题的瓷器大约有199件。在大维德收藏中,有乾隆御题的瓷器20件左右,大部分御题藏品出自这批银行出售的清宫旧藏,这也是除故宫收藏外,其它刻有御题器物的私人收藏最主要来源。故我们也可合理推断,以克拉克夫妇和大威德爵士的亲密关系看,本件清宫旧藏的乾隆御题诗方壶也极有可能由盐业银行的出售进入克拉克夫妇的收藏。大威德爵士夫人在1992年的一个访问中,被问及其先生生前最仰慕的收藏时,曾这样回答:“我想是克拉克……我认为这是最佳的收藏之一。规模小,由两个品味高致的人荟集……他们在楼上小房间,倚墙摆设展柜以保存他们的宋代藏品……”(林华田,,1992年4月,页56-63)
此件方壶由克拉克夫人珍藏至1970年代,直至夫人于1976年仙逝前一年才由伦敦苏富比在克拉拉夫人的专拍中与其惜别。值得一提的是,刚于今年4月以高价成交的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也是由是次专拍售出,而该洗原为一对,其中一只于1936年由克拉克夫妇捐赠大英博物馆,而本件则一直未忍释出,也可见原藏家对其之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