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秋季拍卖会精品>雄关漫道·苍山如海
  • 作  者: 李可染  
  • 尺  寸:96×157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25000000-30000000
  • 成 交 价: RMB 40,825,000
题识: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毛主席词意,可染写。
钤印:李、可染、放在精微
展览:1.“传承—名家递藏中国书画”,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11月。
2.“雄关漫道·苍山如海—李派山水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11月。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父亲在美术界的位置,越来越被公认为现当代中国山水画的开派宗师,他的里程碑的地位,他开宗立派的地位越来越被肯定。
这使得对他的研究总有新的课题与方向。
父亲的艺术生涯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四次写生是他一个重要的准备过程,在这阶段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之后艺术创作的根源,他在为下一个阶段做储备。
六十年代,父亲进入山水画的创作期,开始“采一炼十”,意即每一个写生的素材,要用十倍的功夫来精炼。在这一阶段,父亲达到山水画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期,也是他一生中的一个高峰期。
《雄关漫道》即创作于这样一个背景下,是一幅重要的代表作。
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岁月里,出于高涨的政治热情和对于毛主席诗词的虔诚感受和认同,画了很多幅以革命题材和以“毛”诗词为内容的诗意画,都已长留青史。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幅画,为父亲此系列中的一幅。此类风格、题材的画,面世的不多,可能是因为政治题材,在他的画集中很少收入,也几乎不大展示在公众面前,大家还比较生疏。
这件作品,气势雄伟,又极细致。细微的部分很讲究,整体构图又很雄伟,其复杂、仔细,都很少见。他说“放在精微”,要表现苍茫、山石的雄伟、峥嵘,就要用这种方法。如果学他的画,练基本功,这是个非常好的研究资料。
父亲常说,深远不好画,要有自己的办法。他对结构抠得很细,每一个小的石头块都画出来,用墨较少,线用的很多。S形构图,层层叠叠,用之字形的道路和盘旋的红军队伍营造深远的空间,加上夕阳与云雾,整幅画面逐渐往远处深入。画中那么多人物和马匹,其它作品中从没见过,仔细看去,人物比例又如此准确生动。
这件作品,父亲不仅画所见,还画所知、所想。他研究山的结构,再加上想象,进行艺术加工,把长征路线的艰难,自然河山的雄伟都画出来了。崇高、浑厚、严谨,对自然的研究加上传统,加上艺术加工,结合革命的思想,形成红色的革命浪漫主义风格。
这是父亲六十年代山水画的代表,结实,苍茫。“雄关漫道,苍山如海”,正是一个时代精神的印证。
李玉琴 李玉双 苏玉虎
毛泽东这首《忆秦娥·娄山关》是他所有词作中较为出色的作品,此词慷慨悲烈写景状物、抒发胸臆,堪当精品。这首词最早发表在《诗刊》一九五七年一月号。忆秦娥是词牌名,源于李白的词句“秦娥梦断秦楼月”。娄山关是本词题目,也是本词的写作地点。
娄山关,在贵州省遵义城北娄山的最高峰上,建立在险峻的山峰之间,是贵州北部进入四川的重要隘口,离遵义城约60公里。关上竖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娄山关”三个大字。娄山关地势极为险要,《贵州通志》说它“万峰插天,中通一线”。1935年1月7日,红军占领遵义。1月10日,红军第一次攻克娄山关。1月15至17日,党中央在遵义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路线。19日,红军离开遵义。20日,翻越了娄山关,进军川南,计划与在川西北的红四方面军会师,创立根据地。28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红军发起了土城战役。由于情报失误,红军未能实现预期的作战目的。毛泽东认真总结了土城战役的教训,亲自指挥了他一生最为得意的四渡赤水行动。红军二渡赤水后,于2月25日再克娄山关,2月28日重新占领遵义,歼灭贵州军阀王家烈两个师,取得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当日,毛泽东随中央军委纵队登上娄山关,极目四望,欣然作笔,写下该词。
曾经亲临娄山关战斗的作家成仿吾回忆说:“这首词生动地描写了当年红军指战员从拂晓出发到傍晚结束战斗的动人情景。西风猛烈,长空雁叫,红军在月明的霜晨进军,马蹄声微响,喇叭声低沉,一片严肃的战斗前的景象。经过战斗后,雄关也被我们占领,大家迈开大步通过,在黄昏中向波涛起伏的群山奋勇前进。全词写出雄关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艰苦奋斗,就能前进,尽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
综观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景中含情,情中又有景,情景一体,水乳交融,体现了毛泽东作为诗人的才情和技巧。其结构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上阕沉郁,下阕激昂,上阕取冷色调,下阕取暖色调,色彩对比强烈,感情对比亦同样强烈,上下阕的强烈对比,恰恰反映了作者的乐观主义精神和作为一代伟大指挥若定的气魄。
《雄关漫道·苍山如海》取材自毛泽东诗意。自从毛泽东诗词公开发表后,一个最始料未及的社会效应,就是它成为了中国山水画家绝佳的表现题材,在新中国的新山水画创作中开出一片崭新的天地。此幅巨作左侧题“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来自毛主席《忆秦娥·娄山关》。忆秦娥是词牌名,源于李白的词句“秦娥梦断秦楼月”。娄山关是本词题目,也是本词的写作地点,它又名太平关,遵义市北大娄山脉中段遵义桐梓交界处,从四川入贵州的要道上的关口。海拔1440米,古称天险.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雄关漫道·苍山如海》构图与技法呈现出李家山水的典型特色:主景几座山峰巍然耸立,着意强化了山体平面感,更显其顶天立地、高大雄浑;远景以疏简的笔墨勾勒出群山延绵的气势宏大,突出空间与意境之深远。无边无际的苍翠峰峦间,无限延伸的山路上则是行进中的红军,红旗飘扬、英姿勃发,可谓气势如虹。画面结构极为单纯、笔墨极为丰富,一座座、一层层的山峦化为更加整体、宏伟的山峰,气势磅礴、意境广阔,壮景与词意相互呼应,雄沉壮阔,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诗词中气势如虹,慷慨激昂,充满着乐天达观、笑看风云的大无畏和乐观主义精神,完全充盈展现于《雄关漫道·苍山如海》的画纸之上,画面的内在意韵与美学张力由此可见一斑,实为李可染毛泽东诗意山水题材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长途跋涉、对景写生、对景创作,在大量写生作品的基础上,再创作、再升华,产生一系列富有创新精神和开拓勇气的山水画,“胆”、“魂”兼备,震撼人心,成为李可染一生革新活动的亮点。写生实践带来的丰硕成果,开百年山水新格局。
——李可染著,孙美兰导读《可染论画》
他用自己走过的千山万水来表现当年红军走过的万水千山。我们可以想见,李可染构思和创作时,一定会把这两个意象重叠,他化为了红军,红军也化为了他,都是艰难的跋涉,都是艰难地攀登,一个为中国革命,一个为山水画革新,征服了一座高山,还有数不尽的高山,只有不断的走下去。
—王鲁湘《一曲讴歌人类精神的交响史诗》
我父亲李可染先生革命题材的创作始于上个世纪的1959年,至文化革命结束前,分别以《万山红遍》、《井冈山》、《韶山》、《长征》等题材创作了一些作品,由于当时特定历史背景,创作受到一定的局限;但父亲努力通过这些作品,探索、解决如何用中国画的水墨语言去表现革命浪漫主义的题材。
——李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