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秋季拍卖会精品>草书七律诗轴
  • 作  者: 黄道周  
  • 尺  寸:220×51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6000000-8000000
  • 成 交 价: RMB 8,625,000
题识:十年三滞长安春,一样日光千样新。颠倒佩琚辞灶鬼,等闲符篆谢桃人。炉董自卷杖前马,微影知轻槛外身。最是岁头再乐处,霏微睍雪写青旻。黄道周。
钤印:黄道周印、一凤五化、区斋
题跋:国家运际昌明,温醇先显,贤豪蔚起,其间纵有佥壬,亦退而听命,洎乎叔季鬼蜮,繁兴视天梦,梦者则甚,其不平之鸣曰天醉,几疑天地无正气矣,然而每当蜩螗沸羹舞鳅鳝而号狐狸之时,天必侧生挺出一二俊伟非常忠贞敢任之臣,以拟乎其后而镇乎其间,此天地豪气之所肃而凝,亦天地仁心之所刚而运也,浩乎沛然其谁能洁,前明憙怀之际,小人乱政极矣。珰固为魁抑不独珰也,思陵践阼,痛加惩治而逆奄余烬焰焰思能漳浦,石斋黄公与同年上虞倪文正公,目击国步维难,慨然咸以天下自任,崇正去邪,尽忠补过,引裾折栏,九死不回,岂好为戅直哉?其心以为人之忠佞不分,即国之存亡不卜耳。按史先生以天启二年成进士,未几,以忧归,崇正二年起故官降调,五年正月方候补,适疾,求去,濒行,上疏滔滔,累百千言,大旨已开国承家,小人勿用为谆谆,当适时,延儒体仁,同柄国政,体仁方招,奸人构东林复社之狱,为逆奄报复,迸抑正人,引用宵小,乱视荧听,浸滛相欺,是诗之作,其在此时乎?所谓“十年三涉长安春”是也。夫先生勇退虽决顾,其挽回之志,初未尝以灶鬼之颠倒佩琚而少挫,疏所云凡绝饵而去者,必非鳅鱼恋栈,而来者必非骏马固,即诗之颔联已而,卒之又云是亦反申商而归周孔,捐苛细而崇惇大之时矣,其即诗之落句乎?呜呼!士君子有学有守即为,而当国势仓皇,危如累卵之日,靡不慷慨,出身为天下犯大难,以求成大功,如颜清臣,文履善诸公,刚毅英伟之气,止有知其一往而成败利钝不顾也?然则读是诗也,洵足征先生学问经纶之素无往而不竟,信其志者,若夫南都典礼、婺源督师,则早已贯日月而作山河,自信矣。待大中桥致命时哉。正气歌曰:岂有他谬巧,阴阳不能贼。林西仲曰:文之至者,皆能通鬼神。敬以悬诸中堂,其视度朔山荼垒,何如耶?嘉庆初元五月三日,桐盥手跋。钤印:桐印、于冈氏
东南桃李尽含春,大涤渊源仰日新。折栏难分忠佞字,荷戈徒作往来人。岂因玑象方全节,不握金符敢乞身。豪素淋漓元气在,精英常在塞苍旻。初四日敬次元韵,又题。钤印:名桐、字于冈、名教中有乐地
鉴藏印:澹轩家藏珍赏
展览:“传承—名家递藏中国书画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11月2日-10日。
黄道周(1585-1646),字幼平,一作玄或元,号螭平,又号石斋,福建漳州人。明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率兵杭清,兵败被俘,不屈就义,终年62岁,清廷赠谥“忠端”。明代学者、书画家。书法宗魏晋,真、草、隶自成一家。画山水、人物及长松、怪石,亦格调豪迈。
遒劲浑深 离奇超群——黄道周草书七律
明末书坛受董其昌正统书法的影响,主要追求所谓俊骨逸韵的趣味。然而,同时也出现了一种反其道而行之的趋势,即以“敏而好古”为标帜,追求雄强、激烈的风格和对动荡时局之下内心生活的表现:天启二年,同年进士王铎、倪元璐、黄道周在韩苑相约攻书,颇以革新书坛为己任。其中,王学二王,倪学苏,黄学钟繇。他们之间还曾在书简往来中反思以前整个书法史的传统,黄道周有《与倪鸿宝论书法》云:“书字自以遒媚为宗,加之浑深,不坠佻靡,便足上流矣。卫夫人称右军书亦云:洞精笔势,遒媚逼人而已。虞褚而下,逞奇露艳,笔意遍往,屡见蹊径。颜柳继之,援戈舞锥,千笔一意,自此以还,略不堪观。才姿不逮,乃诋前人,以为软美,可叹也。宋时不尚右军,今人大轻松雪,俱为淫遁,未得言诠”。正是在如此的思想高度下,黄道周之欹侧倔强,倪元璐之异理新态,王铎以及傅山之沉着雄深,确实反映了明王朝覆灭前10-20年间书坛的巨大变化,具体而言,这一变化我们亦可以在现存黄道周草书七律诗中窥见一斑。
黄道周(1585-1646),字幼平,或作幼玄,一字螭若,号石斋,福建漳浦人(今福建省漳浦县)。天启二年(1622年)进土。他学问渊博,精天文历数诸术,工书善画,以文章风节高天下。为人严冷方刚,不谐流俗,在仕途上一再受挫。五十八岁时,他心灰意冷,遂告老还乡,开坛讲学。全国各地来听讲的人络绎不绝,门前之九龙江,为之千帆相竞。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军入关,南明政权苟延残喘,黄道周先后任南京弘光政权礼部尚书、福州唐王武英殿大学士兼吏、兵二部尚书。1645年9月,受唐王隆武帝之命,积极招募义兵,抵御清军南进,至婺源,不幸兵败被俘,殉节于南京。著有《易象正》、《三易洞玑》、《太函经》、《续离骚》、《石斋集》等传世。黄道周一生的出处大节为人景仰,徐霞客即称其“字画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孔,为古今第一”。蔡世远评其:“道周学贯天人,行本忠孝,入则言朝,出则守基,讲学着书,清修自饬,金陵一节,堪为殿后矣。古今名人志士,传者何限,要如文章、道学、经济、气节大都微有专属,道周负其聪明气岸,直欲兼之”。
黄道周曾明确地这样论述到他对书法的态度:“作书乃学问中第七八乘事,切勿以此关心。王逸少品格在茂弘、安石之间,为雅好临池,声实俱掩。余素不喜此业,只谓钓弋余能,少贱所该,投壶骑射,反非所宜。若使心手余闲,不妨旁及。”然而,固然君子不器,然亦往往多能。黄道周擅长楷、行、草书,自成一家,他虽追求王羲之、王献之等晋人书法,但一反元、明以来柔弱秀丽的弊病,以刚健笔锋和方整的体势来表达晋人的丰韵,行笔严峻方折,不偕流俗,一如其人。楷书溯源钟繇,用笔方劲刚健,有一股不可侵犯之势,因其主张遒媚加之浑深,所以他的楷书虽刚健如斩钉截铁,而丰腴处仍流露其清秀遒媚。行草书远承钟繇,再参以索靖草法。草书则波磔多,含蓄少,方笔多,圆笔少,表现出雄肆奔放之趣。清宋荦评其楷法“意气密丽,如飞鸿舞鹤”,近人沙孟海评其书法:“他的真书如断崖峭壁,土花斑驳;他的草书,如急湍下流,被咽危石”云云。
黄道周自书七律诗,是其典型的成熟草书风格面貌。该诗的书法行笔虽出于二王,然揉入了章草笔意,融通古今,多见转折跌宕之态势,并将这种用来表现刚健之美的笔法与浑厚圆转之笔法巧妙结合起来,而结字则倚侧扁平,墨法则浓淡相生,枯笔飞白尤有萧索意趣。在章法上则摇曳生姿,疏密处理,刻意压缩字距和放宽行距,来形成一种气脉贯通的感觉。大幅长轴,痛快淋漓,可谓气势绵延。清秦祖永评其“行草笔意离奇超群,深得二王神髓”,于此,可以见证。
值得注意的是,黄道周的小楷与大字行楷在风格面貌上有共同的渊源。此草书七律诗,黄道周也曾经以其最擅长的小楷书之。该作即现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馆《壬申元日诗册》。其中有序云:壬申元日晨间微雪,□而羲阳晃然,揽晖竟夕,伏枕泚笔,遂成六首“云云。从此我们可以知道该诗乃组诗之一,且据此即可判断,此草书七律书成的上限时间,即是壬申。惟比勘二作,字句互有出入,所以此草书七律亦可以作为校勘诗文集的第一手材料。
在此草书七律之作的裱边,有清嘉庆间人的长题与和诗。长题的内容中,题跋者知人论世,意思大致乃是:“不有君子,其能国乎”,并根据史书考证了这首诗隐含的志意,可以为我们理解这首诗的内容提供很好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