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秋季拍卖会精品>思萱图
  • 作  者: 沈周  
  • 尺  寸:画30×263cm;跋30×450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20000000-28000000
  • 成 交 价: RMB 23,000,000
题签:沈石田思蘐图。虚斋秘籍,辛未秋七月,松窗题。钤印:礼堂
题识:念母常看母种萱,只疑遗爱有归魂。当年人好花亦好,今日花存人不存。痛泪溅枝惊夜雨,清芳穿土触春恩。牡丹旧感东家物,但使繁华闹子孙。沈周。
钤印:启南、白石翁
鉴藏印:顾子山秘匧印、虚斋审定、庞莱臣珍赏印、虚斋秘玩、虚斋鉴藏、王太、心印、柳门、柳门珍赏、仲文、金和、有余闲室宝藏、浔阳仲子芗岩珍藏
题跋:1.思萱后序:邑人黄君献之,丧其母间以思萱自称。尝请予祝先生序之矣。谓予亦不能无言。予谓凡所以规勉勖相子之孝者,咸具祝氏,宜无容言。而献之之情,若有不能已者,姑为道之。夫父母之恩罔极,其生也事,死也思,人子之常道。其思也,必触于物,触于物而不久者,非也。物而止于一者,亦非也。区区一草木,岂能该其终,穷之思哉?若夫萱以喻母,母死而思于萱,则切近事也。其所喻者,当则所思者,正而切近者,又乌容于不久乎。然吾恐其思之局于萱也,献之能扩充其思,如所谓履霜露而怵惕,濡春雨而凄怆。萱之接于思,一如母之登于目也,晨飙夕树悠悠北堂,如是则献之之孝庶几乎假萱以尽,而祝氏举一之论,益信然矣。敢赘是而归之。戊午八月朔,张灵书。
2.慈亲旧种北堂萱,一度经心一断魂。风物不殊人已逝,古今虽改痛长存。终天未了平生事,寸草难酬罔极恩。泣罢几回还戏彩,要看老父弄诸孙。古吴王洪和石田先生韵。
3.树萱堂北忆当时,亲健花荣志独怡。今日亲随花共陨,雨枝风叶总萦悲。丹阳都穆。钤印:乙卯京闱乡贡进士
4.宜男能使百忧忘,君忆芳丛欲断肠。晓雨浥花疑阁泪,晴风翻叶想牵裳。慈颜一旦归幽竁,清梦频年绕北堂。我亦悼亲羞睹物,缉成哀诛问黄香。羊城高相。钤印:羊城、竹融
5.一种情悰何所托,却从堂背草枝萦。自缘慈色违哀目,有甚花容慰哭声。盎盎春晖天地满,悠悠时序古今更。若为能尽人间子,一掬青铅落地明。张灵。
6.屈指吾生余几,从头悔恨难追。当时倩得春留住,日日老莱衣。偏奈雪寒霜晓,而今物是人非。群花泣尽朝来露,风雨断肠时。犹似前时春好,也知不作花看。故园已是愁如许,惆怅一株寒。欲觅生香何处?飘零图画人间。西风暗剪荷衣碎,留住白云难。右调锦堂春,前集辛稼轩句,后集张玉田句。题沈石田思萱图。同治三年甲子夏五,顾文彬并识。
展览:1.“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四)”辽宁省博物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10月。
2.“传承—名家递藏中国书画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11月2日-10日。
说明:1.后有沈周自书题咏,张灵、王洪、都穆、高相、顾文彬诗题。
2. 褚德彝题签,顾文彬、庞元济递藏,
3. 附木盒,盒盖有何绍基题刻。
顾文彬(1811-1889),字蔚如,号子山,晚号艮盦,过云楼主。酷爱收藏,精于鉴别书画,“自唐宋元明清诸家名迹,力所能致者,靡不搜罗。”著有《眉绿楼词》八卷、《过云楼书画记》十卷、《过云楼帖》。所著录书画皆为个人收藏,考辨多精审。晚年引疾回苏,1873年起建过云楼,收藏天下书画,筑“怡园”,集宋词自题园联若干。后以别墅“怡园”为中心,依托过云楼,形成百余年来苏州文化活动中心。苏州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之说。解放后,家人将所藏部分书画捐献国家。
庞元济(1864-1949),字莱臣,号虚斋,浙江南浔人。清季举人,近代实业家。其收藏规模之巨、收藏品质之精,让之后的鉴藏家难以望其项背。著有《虚斋名画录》二十卷,《虚斋名画录续录》四卷,编有《历朝名画共赏集》、《中华历代名画记》、《名笔集胜》。
沈周(1427-1509),明代杰出书画家。字启南,号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居竹居主人等。汉族,长洲(今江苏苏州)人。生于明宣德二年,卒于明正德四年,享年八十三岁。不应科举,专事诗文、书画,是明代中期文人画“吴派”的开创者,与文征明、唐寅、仇英并称“明四家”。 
念母常看母种萱 只思遗爱在人间
——沈周《思萱图卷》赏析
沈周的书画艺术在明代成就最高,居“明四家”之首。此卷沈周的《思萱图卷》既是沈周的书画合璧,又有明代书画家张灵二次题跋,世所罕见。画盒为何绍基题字而刻、褚德彝署签。特别是经过顾文彬(1811~1889)、庞元济(1864~1949)二位大鉴藏家收藏过,弥足珍贵。
值得一提的是,在顾文彬收藏时,他于1865年请自己的同年、著名书法家何绍基为此卷题字刻在画盒上:“沈石田《思萱图》,乙丑(1865年)初春,何绍基浪游吴门,于子山(顾文彬)同年斋中见是图,漫题。”后钤“子贞”一印。
褚德彝署签:“沈石田思谖图,虚斋秘籍,辛未秋七月,松窗题。”下钤“礼堂”一印。褚德彝(1871~1942),原名德仪,字守隅、松窗,号礼堂,别号汉威,室名角荼轩,浙江余杭人。精金石考据,嗜古博物。尤精篆刻,初师浙派,后潜研秦汉鉨印。工画,亦能写梅。
此《思萱图卷》,设色纸本,画面纵30厘米,横263厘米,卷后跋文纵30厘米,横450厘米。为沈周在他喜用的白棉纸上画就。前面绘青山一角,红树两行,茅屋内置萱花于盆,一人席地坐对之。后绘远山近水,山峦起伏,空思悠悠。此卷画面撷取富有特征的景物,剪裁简明,却构成诗意盎然的境界。构思单纯,情景融合,意味隽永。用笔质朴凝重,山峦的勾皴和屋宇的简笔勾勒,形成疏密的对比,墨色也富有虚实轻重的变化,使画面产生强烈的文思美感。
画后有沈周的题跋:“念母常看母种萱,只疑遗爱有归魂。当年人好花亦好,今日花存人不存。痛泪溅枝惊夜雨,清芳穿土触春恩。牡丹旧感东家物,但使繁华闹子孙。沈周。”后钤“启南”“白石翁”二印。
沈周画萱草,取自于《诗经•卫风》中的“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意思是说能找到谖草,种在北堂上,以解忧思。萱草,别名谖草、忘忧、宜男等,传说是一种能使人忘忧的草。萱草在我国有几千年载培历史,最早文字记载见之于《诗经•卫风》。后来,历代文人多吟咏,曹植为之作颂,夏侯湛为之作赋,唐宋明清李白、温庭筠、韦应物、苏东坡、黄山谷等诗人都写有萱草诗。
沈周的山水画,早年承家学,兼师杜琼。后来博采众长,出入于宋元各家,主要继承董源、巨然以及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吴镇的水墨浅绛体系,又参以南宋李、刘、马、夏劲健的笔墨,融会贯通,刚柔并用,形成粗笔水墨的新风格,自成一家。沈周一生未仕,悠游林下,以诗书画自娱。他学识渊博,诗文书画均富盛名,家富收藏,曾藏有黄公望的《天池石壁图》、《富春山居图》等名迹。他交游甚广,威望颇高,文征明、唐寅均从学门下。
此卷后,明代著名收藏家都穆在跋文诗中点明了沈周画萱草图的意境,“树萱堂北忆当时,亲健花荣志独怡。今日亲随花共陨,雨枝风叶总萦悲。丹阳都穆。”
此卷既是沈周的书画合璧,又有明代画家张灵的二次题跋,及同时代人古吴王洪、丹阳都穆、羊城高相等文人题跋。
此卷从张灵题跋可知:沈周为黄献之而作。张灵在其跋《思萱后序》中称:“邑人黄君献之丧其母,间以思萱自称,尝请予祝先生序之矣。”言中的祝先生,即祝允明(1460-1526),在都逢庆《书画题跋记》上记载祝允明的《宋版文选跋》有“门人张灵,时侍笔砚”语,这说明张灵尝学于祝允明也。黄献之是张灵的同乡,先是请祝允明写《思萱序》,后又请张灵写《思萱后序》。祝序已佚失,张灵后序写在此卷上。
明代画家张灵,生卒年不详,字梦晋,吴郡(今苏州)人。其家与唐寅为邻,两人志趣相投,茂才相埒。张灵擅长书法,工诗文,善画,他画的人物,冠服玄古,行色清真,无卑庸之气。间作山水,笔秀绝尘。
张灵的第二段题跋,是唱和沈周诗文的,文才极佳:“一种情悰何所托,却从堂背草枝萦。自缘慈色违哀目,有甚花容慰哭声。盎盎春晖天地满,悠悠时序古今更。若为能尽人间子,一掬青铅落地明。张灵。”
尤其重要的是,此卷递藏有序,特别是经过顾文彬、庞元济二家收藏过,并在顾文彬《过云楼书画记》、庞元济《虚斋名画录》著录出版,弥足珍贵。
顾文彬收藏时,钤有“顾子山秘箧印”等印,并在卷后题写了一首二阙词,《右调锦堂春•题沈石田思萱图》:“屈指吾生馀几,从头悔恨难追。当时倩得春留住,日日老莱衣。偏奈雪寒霜晓,而今物是人非。群花泣尽朝来露,风雨断肠时。(集辛稼轩句) 犹似前时春好,也知不作花看。故园已是愁如许,惆怅一株寒。欲觅生香何处?飘零图画人间。西风暗剪荷衣碎,留住白云难。(集张玉田句)同治三年甲子夏五(日),顾文彬并识。”
著名大收藏家顾文彬(1811~1889),字蔚如,号子山,晚号艮盦、过云楼主。元和(今苏州)人。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咸丰六年(1856),补湖北汉阳知府,又擢武昌盐法道。同治九年(1870),授浙江宁绍道台。娴于诗词,尤以词名。工于书法,溯源欧、褚,所藏碑版卷轴,乌阑小字,题识殆遍。酷爱收藏,精于鉴别书画,“自唐宋元明清诸家名迹,力所能致者,靡不搜罗。”著有《眉绿楼词》八卷、《过云楼书画记》十卷、《过云楼帖》等。所著录书画皆为其收藏,考辨多精审。晚年引疾回苏州,1873年起筑“过云楼”,收藏天下书画,曾筑“怡园”,依托过云楼,形成百余年来苏州文化活动中心。苏州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之说。
在庞元济收藏时,加盖了“虚斋审定”“虚斋秘玩”“庞莱臣珍赏印”“莱臣心赏”四方收藏印,足见其喜爱程度。另在明清二代、民国时期还经过仲子彭岩、柳门、吴兴龙氏等人递藏过,上有他们的“浔阳仲子彭岩珍藏”“吴兴龙氏珍藏”“有余闲室宝藏”“柳门”、“柳门珍赏”等收藏印。
(天津美术学院 刘金库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