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2秋季拍卖会精品>御制翡翠雕辟邪水丞
  • 尺  寸:长38.2cm
  • 创作年代:清乾隆
  • 估  价: 咨询价
  • 成 交 价: RMB 49,450,000

“乾隆年制”款
备注:1. J. Pierpont Morgan. (1837-1913);
2. J. Pierpont Morgan Jr. (1867-1943);
3. Walter Page (J. Pierpont Morgan Jr.’s great-grandson)
4. 附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测中心证书;美国宝石学院(GIA)证书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此件辟邪水丞采用整块翡翠为原料,所选用的翡翠石料质地坚密均匀,呈半透明,颜色均一,通体呈现均匀的浅水绿色,局部带有黄翡巧色。选材巨大,几乎没有杂质和绺裂,这不但在当时即便是现在来讲也是极为奢侈难得的。关于翡翠一般认为到了晚清才开始使用,其实大约在清代雍正年间翡翠作为地方贡品即已进入清宫内廷,而根据纪晓岚(1724--1805)《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记载,翡翠因其美丽和稀有,在乾隆朝早期到中晚期的短短五六十年间就从鲜为人知的一般玉材一跃成为价值超过和阗美玉的“玉石之王”了。观如今收藏于各处博物馆中的乾隆及嘉庆时期翡翠材质的宫廷摆件及玺印等,无不是制作极其精美的佳作,足见当时对翡翠材质的重视。
此件辟邪造型生动,形神兼备,外形仿汉,同时又得六朝石雕辟邪之神髓。昂首作伏卧状,背部脊线隆起,长尾上卷高扬;口鼻部突出,腮部圆润,口微闭,唇廓隆起,口角上扬,颔下有须,鼻呈如意云头状;眼窝深陷,眉突出如卧蚕,双目圆凸,目光如炬;卷耳,头顶中部有一角,颈部粗壮,生有鬣鬃;四爪踞地伏卧,脚爪尖部回扣,脚趾及掌背拱起,腿部肌肉强健紧绷,肩胛处有火焰状云纹装饰;身形矫健,全身肌肉线条饱满,圆润流畅,造型既富神性又憨态可人。周身未雕琢繁杂纹饰,基本光素留白,并保留了一些玉石原本的璞皮质色,目的在于尽显玉材质地温润之美。磨工细致,表面的光润感觉与乾隆及嘉庆时期宫廷玉器雕件相一致,其含蓄内敛的温润之感与晚清玉雕的粗放和生硬的光感大不相同,以翡翠的硬度其打磨一关所下功夫可想而知。更为难得的是其腹部阴刻有“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其字体及工艺与多件馆藏乾隆玉雕及料器的款识一致,明确地表明了其制作的年代。
辟邪背部中央开有一圆柱形孔槽,可作贮水之用。试想当年此物置于书案,初晓时分晨露凝结其上,聚于孔中,与其盈盈秋水之色相衬,正是圆了千古帝王“天下升平则甘露降”的夙愿。
然而这件本应被珍藏于皇宫密苑中的宫廷文房陈设重器却于清代末年遗散出宫并散失海外,20世纪初期被当时的美国巨富J.P.Morgan(1837-1913)收藏,并历经其家族先后五代近一个世纪秘藏至今,在1914年编订完成的J.P.Morgan官方资产名录里对此件翡翠辟邪有着明确的记载。它如今的收藏者直接得自于美国马萨诸塞州J.P.Morgan之子J.P.Morgan,Jr.(1867-1943)的曾外孙Walter H.Page.Jr.之手。关于这件家族藏品,这位摩根家族的后人是这样回忆的:它就躺在我的祖母(J.P.Morgan之女Jane nicholas)客厅东墙的书架顶端,当我的祖母在1981年去世之后,它被放置在我父母家中大厅的一个角落,之后作为遗产分给了我,之后就一直放在我家楼上大厅的桌子上……
J.P.摩根(J. Pierpont Morgan)是美国经济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人物,1900年代美国最重要的实业家和金融寡头。他对美国经济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先后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联邦钢铁公司和美国钢铁公司,并涉足包括铁路、钢铁、电话、电力、银行、保险等多个领域。在强手如林的金融界他一一击败对手,最终成为纽约华尔街第一号人物,荣登美国经济霸主的宝座。J.P.摩根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帝国,摩根家族当时总资产达34亿美元。当他于1913年3月31日在意大利罗马逝世后,华尔街降半旗以示敬意。
摩根不仅是金融帝国的缔造者,同时也是狂热的艺术品收藏家。自1890年起,这位53岁的金融大亨开始大量购买各种门类的艺术品,埃及及希腊雕塑、欧洲文艺复兴大师绘画、欧洲金银器和象牙雕刻、远东艺术品等等。琼.斯特劳斯的《华尔街之子摩根》一书描述了摩根营造的庞大的艺术收藏品王国。她写道∶“他操纵着20世纪初帝国的天秤,好像要占有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从古登堡圣经、弗美尔和庚斯博罗的绘画、中国的瓷器、中世纪的地毯到英国l9世纪初期样式的家具。“摩根从不在乎为购买艺术品花费巨资”,截至到1912年止,他已经花费了6000万美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10亿美元。他的藏品已充塞屋宇、难以尽览。1914年,当来自伦敦和纽约的大约4100件摩根收藏品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展览时,公众震惊了,参观者趋之若鹜,美国还从未见识过如此丰富的艺术财富。
在摩根去世后,他的部分西方艺术收藏品被陈列在纽约的摩根图书馆(The Pierpont Morgan Library)中。另外一些被捐给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博物馆中大约1/6的器物源自摩根的捐赠。)
关于摩根这些中国艺术品的由来,根据有关文献我们得知,其中一部分是在清末民初这段时期直接从中国购买的。1911年到1913年间是清王朝覆亡民国初始之际,逊清王室根据优待条件仍居于紫禁城中,但由于没有了赋税收入,而在优待条款中承诺由中华民国拨付的每年400万两皇室费用也从未如数给付,小朝廷便只得依靠变卖宫中古董珍玩度日,其间由清宫内务府主办的拍卖会和竞标活动等最大的顾客就是美英的银行家、古董商和日本的山中商会等。
以一个天才企业家的敏锐嗅觉,Morgan看到了在这中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鼎革易代之际无疑是获取中国文化瑰宝的无上良机。于是他聘请专人做他的顾问,不惜重金在华收购古玩奇珍。当时,他在北京的顾问是英国伦敦新邦德街104号的古董商T.J.Larkin和驻北京美国银行团特别代表F.H.Meknight(袁世凯四国借款的重要参与者)。就在老摩根去世前数天, Meknight还在电报中向其汇报经H.P.Davison(J.P.Morgan & Company高级合伙人)处得来的热河行宫的宝物即将经袁世凯和民国政府的特许进京出售的内部消息。此处提到的热河行宫的宝物,是指清代避暑山庄和周围敕建寺庙中曾经收藏和使用过的器物, 均为清朝历代帝王御用品和皇家寺庙用器,其珍贵程度绝不亚于紫禁城中的珍宝。然而 随着清王朝的衰落, 热河行宫也失去往日的辉煌,其中的宝物或被撤回北京用以 “ 添补宫用”,或被军阀盗卖,以致散失殆尽。
由于有着强大的财力支持,摩根可以得到任何他想要的艺术品。他的中国艺术品数量众多且珍品云集,在他去世后的1915年,他的儿子Morgan.Jr将老摩根的中国瓷器收藏以三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著名的古董商Duveen Brothers(杜维恩兄弟公司成立于1879年,专营名画、古董、中国瓷器、挂毯、古式家具、东方地毯等,并在伦敦、巴黎、纽约设有子公司,有艺术品鉴定家、古董鉴赏家、瓷器大王的称号)。
近几年,曾有几件摩根的中国艺术收藏品出现在拍卖场上,几乎每次都能引起藏家们的关注。如,2007.9.19纽约佳士得秋拍Lot355清康熙 五彩松阁高士图棒槌瓶,估价2-3万美金,最终成交价22.9万美金(约合178.9万人民币)。另一件明嘉靖 青花群仙祝寿大葫芦瓶2009年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亮相(Lot1363),估价500-700万,成交价907.2万人民币
辟邪是我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通灵神兽。《小尔雅·广言》中说:“辟,除也。”顾名思义,是人们希望藉助它的法力,驱走邪秽,破除不祥。《急就篇》:“射鬾辟邪除群凶。”唐颜师古注:“射鬾、辟邪、皆神兽名。……辟邪、言能辟御妖邪也。”据记载,辟邪其形似狮而带翼,古代织物、军旗、带钩、印纽、钟纽等物常用辟邪为饰,取其守护避凶之意。今所见最早之辟邪形象的艺术作品上可追溯到汉代,多为带翼的四足兽,其造形可能传自西亚。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辟邪的形象变得更加概括抽象,装饰意趣更浓。从现存的石刻及玉雕辟邪可以看出其外形极富曲线美,气韵连贯,昂首挺胸,张嘴吐舌,气宇轩昂。
辟邪的形象自唐代以后较少出现,及至清代乾隆年间,由于乾隆皇帝好古,对古玉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痴迷与喜爱,我们可在当时宫廷所藏的数件古玉辟邪身上看到乾隆皇帝亲自授意刻于其上的御制年款及御制诗词,足可见对其的重视和喜爱。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汉代玉辟邪,其包浆莹润,曾经深沁熟盘,辟邪的胸前刻有御制诗。其下配有双层紫檀木座,上层刻有“乾隆御玩”字样,下层刻有与辟邪胸前相同的御制诗,可见其曾为乾隆皇帝的心爱收藏。另一件汉代玉辟邪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其上阴刻“乙巳年乾隆御题”诗。在欣赏与赞美古物的同时,乾隆皇帝也命工匠参照汉魏及南北朝时辟邪神兽的形象制作新的“仿古”器物。
此件翡翠辟邪雕工精细,毛发雕刻细致入微,双目如炬,造型既富神性又憨态可掬,造型即沿袭了汉代玉辟邪之风貌,又尽得六朝石雕辟邪之神髓。且与乾、嘉时期各种玉雕动物丰神一致,我们可以从一些现藏于两岸故宫博物院中的乾、嘉时期玉雕作品中看到类似的形象及造型。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翠玉“畅远楼”、“执中含和”、“写心”组玺的印钮之上有一回首的瑞兽,其造型特征和所选用的翡翠材料与本件辟邪都极为相似,因此根据上述几件乾、嘉时期各种圆雕玉兽的造型比例和雕刻技法上分析,可推测这件翡翠辟邪的制作年代应为清代乾隆朝中晚期。
关于这件辟邪的断代,除了造型和工艺特征外,辟邪腹部落有阴刻“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其字体样式与多件公私收藏中的乾隆本朝玉器及料器的款识相一致,是当时宫廷造办处的官制款识。由于这种款识较一般的楷书款需要更为娴熟的技艺和书法修养,并非一般玉工所能雕刻,因此据当时宫中档案记载,此类篆书款均为皇帝亲自下令交由宫廷造办处“玉作”中特定的几个工匠来完成的。
故宫《活计档》中就曾记载乾隆皇帝下令将金星玻璃料的原料交由苏州的玉器作坊进行雕刻,其中一件金星玻璃三羊开泰山子在做好之后乾隆皇帝非常满意,并亲自下旨交由“玉作”工匠在其底部阴刻了“乾隆年制”双竖行篆书款。如今档案中所述的这件金星料山子就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中。
而我们在翻查资料后发现,乾隆朝玉雕圆雕动物造型的器物较少有落款的,落篆书款的就更少了。我们找到一件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清乾隆 碧玉犀牛式砚滴”,此件砚滴仿青铜牺尊的造型,底部阴刻有“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与此件辟邪同为仿古文房用器,款识的字型篆法都甚为相似,故可作为参照。
至于目前所知馆藏落有此种篆书款的翡翠作品就更是凤毛麟角,我们在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一套清代乾隆时期的翡翠龙纹杯盘上找到了这种四字篆书款。
经比对,此件翡翠辟邪的款识不论是从字体篆法亦或是加工方法上均与上述馆藏作品相一致,故可证明确为乾隆本朝所制无疑。
此件辟邪水丞采用翡翠为原料,所选用的翡翠石料质地细腻,局部留有石皮,通体呈均匀的浅水绿色,半透明,局部带有黄翡巧色,材料巨大,几乎没有杂质和绺裂不但在当时即使是现在来讲也是极为难得的。
翡翠也称硬玉或缅甸玉,产自云南边境至缅甸北部。其名称来自一种羽毛非常鲜艳的雀鸟,这种鸟的雄性羽毛呈红色,名翡鸟,雌性的羽毛呈绿色,名翠鸟,而合称“翡翠”。早先的文献中也称之为翡翠玉或翠玉。一般认为翡翠是在清代晚期才在中国受到重视的,但根据一些史料记载这一时间被大大提前了。目前有确凿证据显示,翡翠开采和使用的历史大约有400年左右,大约在明代的中晚期传入中国,在明代及清康熙文献中有制作成器的记载。至于翡翠最早进入清宫内廷的记录,玉器专家杨伯达认为是雍正十一年云南巡抚张允随进贡的贡品,当时依产地称为“永昌碧玉”。(按清宫玉料定色标准,凡绿色玉均称为碧玉)“永昌”与缅甸比邻,因此这里所说的“永昌碧玉”应是指产于缅甸的翡翠无疑。而清宫档案中“翡翠”之名始见于乾隆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七日的《杂录档》,此条所记地方显吏为祝乾隆帝诞辰而送至圆明园的万寿贡,其中即有“翡翠瓶”一件。另,台北故宫博物院中收藏的一件镶翡翠背云的朝珠,其上附有当年贡品点收的记录黄签,上面的时间为乾隆四十八年。早期翡翠做为一个新品种的玉石,并不名贵,也未被世人所重视,但由于其水润翠绿的色泽与质地使之在随后极短的时间里开始受到青睐,价值也是一路攀升。
纪晓岚(1724--1805)的《阅微草堂笔记》中就曾客观地记述了乾隆晚期至嘉庆初期京城翡翠价格飞速飙升的情况,是十分难得的史料。其中提道:“盖物之轻重,各以其时之时尚无定滩也,记余幼时,人参、珊瑚、青金石,价皆不贵,今则日昂.......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干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盖相距五六十年,物价不同已如此,况隔越数百年乎。纪晓岚殁于嘉庆十年(1805年),而《阅微草堂笔记》成书于乾隆五十七年。据他所言,云南翡翠玉在京师传播五六十年,也正是乾隆初年至他成书之年。他记述了起初人们不承认翡翠为玉,并将其与蓝田干黄并论,不过勉强称为玉而已,可是到了乾隆晚期则“以为珍玩”,而其价格更是远远超出和田玉(真玉)之上。在两岸故宫和私人收藏中又见有数件乾隆帝、嘉庆帝的翡翠玺印,可见其规格之高。仅仅在乾隆一朝一甲子的时间里,翡翠便由一般的“石”被抬升为“玉”, 以其独有的质地和色泽,轻易取代和田白玉成为清宫新宠,这一发展趋势之迅猛着实令人吃惊,在古今玉器史上也算是空前的。
但由于产量有限及运输路途遥远等原因,清代翡翠原料相对其它种类的玉石来说更加稀少珍贵,即使是宫廷中也多是用来制作小件首饰或是用作局部的点缀,而用整块翡翠原料雕刻的较为大件的陈设或器物则非常少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著名的“翠玉白菜”,其长度不过18.7cm;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翠卧牛”的长度仅为15.1cm。可见,此件翡翠辟邪通体长逾38厘米,其体量不但在宫廷翡翠雕件中首屈一指,即使是在清代和田青白玉雕刻的动物摆件当中也罕有如此大型尺寸,如此奢华用料简直令人瞠目。
至于翡翠的价格可以说是一路飙升,从纪晓岚的记录里几经可以看到在清代中期就已超过了和田玉,而到了清代晚期由于慈禧的高度钟爱,翡翠最终成为了“石中之王”“玉中之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慈禧的影响之下,晚清的王公贵胄们也争相以拥有翡翠珍宝为贵,以致于非翡翠而不言贵了。到了民国之初,据说当时上海的杜月笙曾花费4万大洋购得一对满绿的翡翠手镯,将它转送给了宋美龄。凡此种种,都充分说明了翡翠价格自清代中期以来就居高不下的事实。
近年来,翡翠珍玩在国内外拍卖市场上可谓备受追捧,形成稳定增长的格局。尤其是清代宫廷制翡翠器物更是屡屡创出令人咋舌的天价。如北京翰海2009年11月11日,清嘉庆“御凤麟洲水净沙明”翡翠组玺(Lot3302),成交价人民币1769.6万元;香港苏富比2011年10月5日,清翡翠镂雕螭龙带钩(一对)(Lot1909)成交价港币3426万;香港苏富比2010年10月7日,清嘉庆 嘉庆帝御宝交龙钮翡翠玺二方(Lot2102),成交价港币7906万元。
另外,乾隆时期动物造型的玉雕作品近几年也屡屡创出高价,如2010年11月,英国伍利沃利斯拍卖行(Woolley & Wallis)清乾隆白玉雕子母双鹿(Lot340)以320万英镑落槌;2009年5月,同一家拍卖行清乾隆青玉卧牛(Lot388),成交价340万英镑;2011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清乾隆白玉甪端一对(Lot5016),成交价人民币552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