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春季拍卖会精品>李铁拐像
  • 作  者: 齐白石  
  • 尺  寸:139×60.5cm
  • 创作年代:1946年作
  • 估  价: 1200000-2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920,000
款识:八十六岁时在丙戌画于京华。
印文:白石、老白、庆辅草堂
题跋:(一)陈云诰(1877-1965):紫府仙班注姓名,身如傅舍得长生。跛虽能履终须杖,莫向人间险处行。
画出蓬头赤脚仙,形残无碍是神全。驻颜纵有壶中药,忍向神州看海田。丙戌(1946)春二月蛰庐陈云诰。
印文:云诰私印、光宣旧史
(二)寿玺(1888-1950):院体终何似,人间戏刹那。减笔衍馀波,大名城北在,更如何。并是时画人物者燕孙最擅名,频生此作游戏笔墨耳。亦复神妙,如是拈张舍人作南柯子题一解。弟七十八丙戌(1946)春雪绍兴寿玺旧京。
印文:寿玺、石工玺
(三)黄宾虹(1865-1955):宋梁楷作减笔人物为院体创造先路,至元代画野仙者尤多。白石老人独出心裁,不踰矩矱,于古哲多让耶。丙戌予向年八十三。
印文:黄宾虹印
(四)汪溶(1896-1972):白石老翁年近九十,精神矍铄,山水、花鸟、虫鱼、人物无所不能。此帧笔无纤尘,墨具五色,苍茫高古,气度超然。自立一种风格,更非时流所梦及也。海川汪溶题。
印文:慎生
(五)邢端(?-1921后):首如飞蓬,而俯睨轩冕之王公,躃阛阓,昂然若列子之御风。举人世之鸡虫,得失悉消纳于杖头,一壶之中,吾不知其为壶叟与跛仙。但敬其为人中之龙。
白石仙翁年登九十,以闰计之,当及期颐。以画隐长安者数十稔,所见王侯贵游不知更几何。姓字而翁,以笔墨自遯者如故,往岁值于龙友座中。胸若蒸黎,晴若点漆。昂藏跛仙,倚杖形宛然黄瘿瓢再世。
殆先生自写其襟抱,他日有欲望见颜色者,请即于此中觇之。新亭野史邢端,丙戌春雪后。
印文:邢端长寿、甲辰翰林、蛰人六十岁后作
(六)陈半丁(1877-1970):老频一生怪行人,莫知其所致。初画昆虫,精细异常,时人不敌。写花草首从八大,颇得神似。五十岁后及见吴缶老之作品,狂喜若惊,信为得计。从此重今轻古,乃不据据于法。已而作风顿改,怪性亦与日增加矣。其写减笔人物,未尝有前之梁楷,后之瘿瓢在胸,可称纯出己意。惟其所难者,处处于险俗中生怪也。半丁老人。
印文:半丁老人、半丁陈年
题签:齐仙翁画野仙,辛卯年慎独藏,麟庐题。
印文:许德麟字玉书
来源:此作品由尤伦斯夫妇于1995年9月18日购自纽约苏富比拍卖会,Lot107,并收藏至今。
展览:1.“比利时尤伦斯夫妇藏中国书画展”,故宫博物院主办,2002年5月
2.“游艺—比利时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绘画展”,保利艺术博物馆主办,2009年4月8日—26日
李铁拐作为神话传说中的八仙之一,形丑肢残而心地高尚,一直是齐白石乐于描绘的题材。 他最早所绘李铁拐像,作于19世纪之末,画法较细,犹存晚清风貌;至民国初年,由于吸取了扬州八怪之一黄慎的写意画法,风格已趋粗放。更后,白石笔下的李铁拐,不但笔墨更加精简,形貌也更像路边的饿殍了。此图作于白石86岁之际,其人物画已高度成熟。笔墨由黄慎上溯梁楷的减笔,神态刻画更加生动。图中的李铁拐,胸抱葫芦,柱杖而立,重墨勾上衣,淡墨写白裤,似乎无意显示其跛足的缺欠,而有意突出其神情的酸楚而不乏高傲,大概是傲视锦衣玉食的王侯吧!在白石所画的同名作品中,此图不愧上选。一时文坛和画界的名流,如陈云诰、寿玺、黄宾虹、汪溶、陈半丁、邢端、纷纷题诗题词,倍加称赞。黄宾虹称其“独出心裁,不逾矩矱”。 汪溶称其“笔无纤尘,墨分五色,苍茫高古,气度超然”。邢端则题:“首如飞蓬,而俯睨轩冕之王公”,后者一语点破了此图立意的不同凡响。(薛永年)
—摘自《比利时尤伦斯夫妇藏中国书画选集》,第156页,故宫博物院编,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
“李铁拐”为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之首,在八仙中是年代最久,资历最深者,见诸于文献则较晚,元剧《吕洞宾度铁拐李》始有其名。其身世由来传说颇多,一说乃西王母点化成仙,封东华教主,授铁杖一根。一说本名洪水,常行乞于市,为人所贱,后以铁杖掷空化为飞龙,乘龙而去为仙。一说姓李名玄,遇太上老君而得道。一日神游华山赴太上老君之约,嘱他的徒儿七日不返可化其身。然而徒儿因其母亲病而欲归家,六日即化之。第七日李玄返魂无所归,乃附在一跛脚的乞丐的尸体而起,蓬头垢面,袒腹跛足,以水喷倚身的竹杖变为铁拐,故名李铁拐。
齐白石早年以卖画谋生,在他比较畅销的人物画中,以仙道神佛与民间传说题材的作品最受欢迎,“李铁拐”更屡现其笔下,最初的“李铁拐”是白石根据小时候看过的“八仙过海”的戏文,并结合自己的想象而作的,后来逐渐演化成一种独特的、并略显滑稽的形象,甚至挣脱“八仙”的范围,而独立于他人物画中的独特造型之一。
本幅乃白石86岁时所作,已值桑榆晚景的老人依然童心未泯,将“李铁拐”这位神仙刻画得如同一个市井的沽酒人,这显然体现了白石的一种心境:不以醉为醉,不以醒为醒,最低贱的形象可能包裹着最高贵的心灵,而金玉其外,则可能败絮其中,人生越看表面,可能就越受欺骗,布衣褴褛者未必就没有智慧。无拘无束、四海为家、时醉时醒的神仙最可传达出白石的人生态度,白石在画中隐喻了自己对世态人情的讽刺和揶揄,也流露出一种深层的幽默感。这幅笔墨与造型俱臻炉火纯青的境地的人物画可谓白石晚年创作盛期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