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春季拍卖会精品>青花芭蕉瓜果大盘
  • 尺  寸:直径39.5cm
  • 创作年代:元
  • 估  价: 4000000-6000000
  • 成 交 价: RMB 6,608,000

此类大盘为元代青花瓷器的经典造型之一,端庄周正,尺幅恢宏,颇见气势,盘心中央为一竹石芭蕉,左右对称分别绘一组竹石西瓜纹和竹石折枝莲花纹,另有折枝瓜果间缀其中。“竹石芭蕉”为具有文人情调的典型中原文化主题。肥硕的西瓜、牵绕的藤蔓则带有浓厚的波斯和西亚色彩。口沿为交错菱格纹,内壁饰缠枝灵芝纹,外壁绘一组变形莲瓣纹,莲瓣内填以如意云头。胎釉精良,釉汁厚润泛青,青花发色苍妍青翠,苏麻离青锡光锈斑明显,绘画技法高超,以勾勒点染绘就,布局繁缛有序,笔意酣畅,洒脱自然,兼备粗犷豪放与严谨和谐的艺术美感,砂底无釉,碹纹明显。
检视目前已发表的所有材料,以竹石瓜果纹为盘心题材的大盘全世界约有如下几件:
⑴大英博物馆藏品,口径42.9厘米,见《东洋陶瓷》第五卷·大英博物馆,彩图28
⑵香港天民楼基金会藏品,口径42.5厘米,见《天民楼珍藏青花瓷器》页30图2
⑶上海博物馆藏品见上海博物馆瓷器展厅
⑷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藏品,口径46.3厘米见《陶磁器染付文样事典》页56
⑸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国立博物馆藏品,口径45.5厘米,见《东洋陶瓷》第三卷·雅加达国立博物馆,彩图24
⑹伊朗国家博物馆藏品,阿迪比尔陵庙藏品,口径45.5厘米,见中国首都博物馆“青花的记忆——元代青花瓷文化展”
以上大盘以工艺的不同可以分为两大类:有的使用蓝地白花模印技术,都是菱花口造型。其它使用白地青花绘画技术。本品为白地青花平口折沿形式,口沿采用的交错菱格锦纹与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室和伊朗阿迪比尔陵寺藏品完全一致。
细心审视发现,本品在纹饰装饰上与前述几件大盘存在一个独一无二的特点,也是其本身最具艺术价值的地方就是内壁绘画一圈缠枝灵芝纹,就目前所知,所有元青花大盘的内外壁均没有出现缠枝灵芝纹饰,唯独本品例外。灵芝纹在元青花瓷器纹饰中使用甚少,往往只是充当局部纹饰,如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藏青花瓜果花草纹八棱葫芦式瓶的上部一处见有装饰。而作为主题纹饰出现仅见一例,为1998年安徽省太湖县白里镇阮氏一世祖墓出土的青花缠枝花卉纹盏,其盏心绘一折枝灵芝纹,甚为少见。而由以上三例灵芝纹,我们发现它其实与当时元青花瓷器上的朵云纹非常相似,只是后者多出一个云脚。
本品为元青花同类大盘中非常珍稀的隽品,独具特色的灵芝纹样的出现丰富了以往对元青花瓷器装饰的研究认识,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与艺术价值。
来源:Geneva藏家旧藏
展览:Yuan and early Ming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7 June-8 July 1994, London
元明之际中国青花瓷器的解读
中国陶瓷之演进,历时代之孕润、政治经济之迁异,在质地选择、釉彩敷设及技术改良上,皆铺陈出不同的文化色彩。
蒙元一统中原后尤为重视发展海外贸易,设立市舶司监管抽分,后于至元二十一年(公元1284年)将海外贸易收归官办,由政府组织生产各类商品专供外销,从而促进国内手工业之长足发展,中外文化交流遂入空前兴盛之阶段,其中与中西亚伊斯兰地区交往最为密切,而彼地之文化传统对当时中国国内诸类商品影响之深莫过于瓷器一项。
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元政府于景德镇设立浮梁磁局专司烧造一事,朝廷御用与赏赐外销瓷器皆由其所出,开启了中国陶瓷外销历史上辉煌之篇章。元·许有壬《至正集》卷九“马合马沙碑文”载:“西域有国,大食故壤,地产异珍,户饶良匠。匠给将作,以实内帑。”此文献表明当时的浮梁磁局有波斯的工匠参与瓷器的烧造,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正因为景德镇得天独厚的制瓷环境与中西亚钴料烧造技术的结合,从而发明了举世瞩目的元青花瓷器。其中供应中西亚伊利汗国的各式青花瓷器(图一),一改宋瓷影青之纤薄小巧,隽秀素雅之风格,代以胎体厚重,器型硕大,尺幅恢宏,绘饰繁密之特征,充满异域色彩。直至至正十二年,红巾军起,战乱四方,元政府被迫中止与伊斯兰地区的贸易往来,景德镇才停止烧造,结束了元青花瓷器潇洒而豪放的一页。
当今海外遗存元青花瓷器数量最多之处当为伊朗阿迪比尔神庙与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图二)当年苏丹王宫认为中国瓷器具有测试毒药的作用,设立瓷器总管专责保管。根据当时宫廷档案的记录,苏丹对陶瓷器皿的使用存在以下诸种情形,一是斋月时按其固有的宗教风俗习惯不用金银器而必须使用陶瓷器,二是每逢苏丹登基、寿辰、大婚等重要庆典的宴会,使用陶瓷器以示尊贵荣耀。是场拍品“元 青花竹石芭蕉瓜果纹折沿大盘”即是当年苏丹贵族聚餐所专用,在15世纪的伊朗绘画“宴会图”中就有此类大盘的身影(图三、图四)。它们作为苏丹和贵族的高级餐具现身尊贵的宴会上,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目前所知,该时期以竹石瓜果纹为装饰主题的青花大盘现存世仅见十件左右,而此大盘尤为特别之处就是内壁绘饰缠枝灵芝纹,为所有元青花大盘当中仅有的一例,殊为珍稀。
明承元制,浮梁磁局为明朝廷接管,遂发展为御器厂,为内府所专断,开启明清两代官窑制度之序幕。永宣二朝共计三十二年,堪称有明一代青花瓷器最为辉煌之时期。因改朝换代更迭而中止的海外贸易、文化交流由于永乐三年以后(公元1405年)郑和七下西洋而重新活跃起来,伊斯兰地区对中国青花瓷器的钟情之火再度被引燃,各式青花瓷器经由御器厂烧制而成。跟随郑和宝船输入其地。是场拍品“明永乐 青花并蒂莲纹大盘”、“明永乐 青花花卉纹菱口大盘”、“明永乐 青花一把莲纹大盘”传承了元代的基本风格,青料效果上一脉相承,而造型和纹饰方面却孕育出新的时代风貌,渐见隽秀疏朗。其中“明永乐 青花并蒂莲纹大盘”尤为珍罕,画法精湛,状物有神,目前与之相同者仅有三件,其中心 “一枝二花”式构图体现了伊斯兰地区广泛使用对称工整的植物纹样的装饰风格。
除了传统常见的外销器物以外,一些新的器型例如八方烛台和是场“明宣德 青花轮花纹扁瓶”的出现,表明大明皇朝与该地区的交流更为深入和全面,沟通的渠道更为稳固顺畅。该扁瓶以伊斯兰地区铜质扁壶为范摹制而成(图五),口沿书写“大明宣德年制”楷书款,为存世仅见的六件宣德铭款的扁壶之一,其融会中外文化之优点,是完美的艺术结合,为中国陶瓷史上显赫彪炳的珍品。
与熠熠生辉的外销瓷相比,内府御用瓷毫不逊色,由是场拍品“明宣德 青花缠枝莲纹大碗”和“明宣德 青花折枝花果纹碗”即可窥见宣德御用器皿品格之高超。明人张应文《清秘藏》赞誉“我朝宣庙窑器,质料细厚,隐隐橘皮纹起,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即暗花者、红花者、青花者,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前贤所评绝非虚言,以上二器胎釉精良,青花一色浓淡晕散,青翠披离,极得水墨之神韵。其中“明宣德 青花折枝花果纹碗”更为宣宗御用酒器,为《明宣宗宫中行乐图》所绘载,甚为难得(图六),同类仅见二例,分别为两岸故宫博物院收藏。
永宣青花终明之世精光不泯,于后来影响深远,雍正皇帝对其推崇备至,谕旨当时御窑厂大力摹制,成就斐然,是场拍品“清雍正 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大盘”即是胤禛好古情怀的体现,也是对永宣外销大盘的精心摹仿,流露出浓厚的伊斯兰风格,虽不及前者宏浑豪迈,然独具雍正内府严谨细致的恭造之气,是为孤品。
中国成熟青花瓷器肇始于蒙元,臻备于永宣,雍正一朝继之,其历史风貌与时代特色均可由前述七件隽品为之一一诠释,中外文化交流之记忆与深宫内府生活之片段皆可据此窥知,今得以汇聚一堂,展示于此,是为幸事。
(撰文 黄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