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春季拍卖会精品>青花折枝花卉折腰碗
  • 尺  寸:直径17.4cm
  • 创作年代:明宣德
  • 估  价: 2600000-3600000
  • 成 交 价: RMB 3,024,000
“大明宣德年制”款
折腰盉碗为宣德一朝所首创,目前见于公私收藏者约为二十余件,其中盖佚者居多数。品类丰富,见有青花、蓝地白花、矾红、青花釉里红、青花矾红、仿汝釉,以青花一门为大宗,所饰纹样多端,分别为云龙、折枝花果、折枝海石榴、缠枝莲花、缠枝莲托八宝诸式图案。当中尤以折枝花果一项最见艺术美感,布局清新雅致,为折腰盉碗之精粹者。
目前所知,折枝花果纹盉碗仅见三例,分别为台北故宫和北京故宫收藏,前者有盖,后者失盖,均为清宫旧藏,而市场流通者唯有本品。
本品造型端庄美观,线条转折流畅生动,外壁绘六组折枝牡丹、莲花、月季、菊花、茶花、石榴纹,底边转折处以下装饰一周细密仰莲瓣纹,另有凸出弦纹二道将上下纹饰分隔,让纹饰之间过渡自然协调,总体装饰风格更趋疏朗清雅,此为本品设计最为精绝之处。与之相衬的绘画水平更令人叹止,细腻的笔触下展现各式花果之妍美,青花之浓淡深浅各具意态,笔墨意趣尽在眼前。碗心双圈内楷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其风骨隽秀,笔意清新,端庄内蕴稚拙,莫不合乎晋唐小楷浑厚朴拙之法度。
盉碗为宣宗朝新出之物,必为宣宗所重视,惜其功用于文献失载,所幸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宗宫中行乐图》手卷中“投壶”一幕对其有清楚明确描绘。(图一)该画所绘便是当年宣宗宫廷休闲生活之真实写照,其服饰器用均合当时之规制。投壶是古代士大夫宴饮时做的一种投掷游戏,《礼记 · 投壶》曰:“投壶者,主人与客燕饮讲论才艺之礼也。”故此,投壶必伴随饮酒,在此亦有同样的反映。画中绘一朱漆方桌上陈放三个大小不一的梅瓶,显然为储放不同类的酒,右边置一鸡心执壶和一套带双耳的劝杯,左边出现与盉碗式样完全一致的器皿。此朱漆方桌应为酒宴专用,所陈器物皆为酒器之组合,由此可以肯定盉碗为宣宗御用酒器无疑。然而究竟在饮酒过程中其功能如何,在哪一环节起到作用?我们需要考察明代宫廷御用酒的情况。
明末清初人宋起凤在《稗说》卷四“酒醋局”条中对明内府造酒如此记载:“上用御酒一种,取玉泉水浸米,米佳糯,筛簸净,取全粒不损者入水淘洗三四次,浸之,数易新水,凡一昼夜,入笼蒸熟,晾冷,和曲末香料拌匀入瓮。期满,柞为酒浆液,贮大甓中固封,存其米汁之气,再数日方进御。此为新酒。至初春,局中用大镬逐瓿隔汤煮之,有火候取出,置高燥地面,存阅月,复进用,谓之熟酒。色如金蜡珀,少带微黄,其香甘更倍醇,易入口。此二种皆备宫中御用,外廷所赐悉出大官光禄署,不易得也。”
从上可知,明代皇宫中常用的酒浆是酒精含量很低的酿造酒,有如今天的黄酒。当中加入“曲末香料”愈久愈香,因此直至饮用之前,酒里这些渣末一定会留存在储器底部,饮用时酒由梅瓶倒出,经执壶斟入劝杯,难免会带入这些渣末,需要沉淀片刻再饮入,杯底沉淀的渣末就需要在下一次斟酒之前倒掉,已免影响雅兴,盉碗的作用就是承放酒渣,与宴食中的渣斗相似,故需要置盖密封,以遮渣物。宣宗喜好饮酒,为诸类文献所证,故其一朝瓷质酒具较后世制作多,式样丰富亦可表明其对饮酒一事的重视。景德镇珠山明宣宗时期御器厂遗址中均出土与朱漆方桌一样的各式酒器,盉碗则见有缠枝莲托八宝纹者,而尚未发现与本品一样的遗物,或是当年烧制甚少之缘故。
本品贵为御用之物,等级颇高,胎釉精良、绘画工致、式样新颖、款字端美,集宣窑诸优点于一身,处处彰显着宣宗皇帝不同寻常的艺术修养,是为傲视同群之旷世珍玩。
来源:Sotheby Parke Bernet Hong Kong, Important Chinese Ceramics and Works of Art, 24 and 25 November 1981, no.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