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秋季拍卖会精品>松鹰图
  • 作  者: 齐白石  
  • 尺  寸:292×35.6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8000000-10000000
  • 成 交 价: RMB 14,560,000
款识:△悲鸿先生法家论定。戊辰(1928年)十二月,齐璜赠。
△寄萍堂上老人四百○二甲子时画。
△余之老屋在湘潭之南一百里白石山下,因以地名为字曰白石翁。有白石翁三字印。友人常言前朝有同字者,余又刊一印加以山字,老年尝二印并用,使来者知其故也。白石山翁记。
印文:白石翁、白石山翁、木人、老齐
齐白石与徐悲鸿的世纪情缘
众所周知,齐白石的伯乐是徐悲鸿先生。为了让识别的金子能散发应有的光芒,徐悲鸿在骂声里为齐白石呐喊.“少年为写山水照,自娱岂欲世人称。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独倾瞻徐君。谓吾心手出怪异,鬼神使之非人能。最怜一口反万众,使我衰颜满汗淋。”这首诗是齐白石写赠徐悲鸿的。倔强而高傲的画家齐白石,在徐悲鸿面前怎么会“衰颜满汗淋”呢?他在一封给徐悲鸿的信里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君也!”
在徐悲鸿看来,在中国画这个天地里,齐白石仍然是一匹能够负重奔驰的千里马。在反对派的鼓噪声中,徐悲鸿大声疾呼:
齐白石“妙造自然”;
齐白石的画“致广大,尽精微”;……
徐悲鸿为齐白石策划筹备画展、编画集,亲自写序,送到上海出版。
徐悲鸿请齐白石到自己任院长的北京艺术学院做教授,并亲自驾马车接齐白石到校上课。
徐悲鸿对学生说:“齐白石可以和历史上任何丹青妙手媲美,他不仅可以做你们的老师,也可以做我的老师。”
徐悲鸿用他的真知灼见和大无畏的呐喊,为齐白石筑起了一堵高大的墙垣,挡住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长枪短箭,终使齐白石得以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师。
此作品在1932年齐白石画展展览当时,是唯一一件参展时重要的大幅精品,也是现在存世众多齐白石作品中唯一一件超大超长尺幅、并在齐老在世时出版并展览过的力作。
据考证,此幅松鹰图被徐悲鸿收藏后,一直被当做至爱之物留存。当他与蒋碧薇解除婚约后,自己心爱的收藏和百余件精品力作都一并留给了蒋碧薇。蒋碧薇将松鹰图带到台湾,又转给了台湾收藏家邱聪龙先生(邱先生是台湾书画收藏泰斗级人物、名震海外),后又辗转成为了台湾另一重要艺术机构的收藏品。

松鹰是齐白石最喜画的题目之一。迄今所知,他的松鹰图都作于定居北京之后,从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先后画过很多不尽相同的松鹰图。所见最早的一幅,是1922年的《鹰石图》,以泼墨画鹰欲落欲飞之状,十分生动,鹰的造型颇似,画法也相当熟练。北京画院藏画鹰小稿,稿上的题字如“尾毛九数”、“后腿宜长三分”、“爪上横纹极细”等,皆为指导作画的口气。二十年代初,子如、移孙叔侄从白石学画,这类画稿似是他们临写的画稿,白石在上面作了批注。从这些批注,可以看出齐白石对画鹰的熟悉。《白石诗草二集》有一首题《鹰》诗:“连年看汝立,嘴爪世应稀。杀气层霄上,飞搏众岭低……”标题之下注曰:“余亲眼看立于大枫之枝,常数年不去”——这显然指在家乡时对鹰的观察。我们虽未见齐白石居京前的画鹰作品,却很难说他早年没有画过鹰。
白石画鹰及题诗,多有所寄。他的家乡多松多飞禽,画松画鹰不免勾起乡思。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松鹰图》题:“戊午避乱湘山,携吾孙阿移起居长松之下,感慨何如也。”再如《题画鹰》诗:“振羽何曾猎一围,无穷搏击只私肥。如今四面全开网,浅草平原一纵飞。”、“祝网无惊四面深,当年击处尚搜寻。终朝立此好泉石,要洗搜寻处处心。”这些诗画把鹰比做搏击搜寻的“英雄”,它们占据“好泉石”,但常常不过“只私肥”而已,他希望这种状况有所改变。这是身处军阀混战年代的平民百姓,对“英雄”们的期望与不满。
当然,齐白石作画并非都有寄寓。作为猛禽,鹰体现着一种刚健有力之美。把鹰画得真实生动,笔墨苍劲有味,不题诗人们也能获得某种精神享受。齐白石画鹰,追求真似生动,把鹰画得精气活现,有雄视苍茫大地之慨。把鹰与松画在一起,不仅是因为鹰常落松枝,也因为松元身具有一种挺拔不凋、不惧风雨的品质。在近代画家中,高剑父、高奇峰、潘天寿等也喜欢画鹰。在高氏昆仲笔下,鹰奔放而苍凉,似有一种英雄落魄感;在潘天寿那里,鹰和秃鹫更接近于一种雄怪博大的精神象征。齐白石画的鹰就是鹰本身,它们与苍松巨石为伍,是人的自然对象。这种不同,与画家的个性和创作方法有关。
齐白石画松鹰体现着力量,有时还洋溢着对英雄的渴望颂美之情。但老人笔下的松鹰,从来不一味强悍,而总是在强悍中含着清峻、飒爽,和某种程度的孤独感。老人也很少画雄鹰窃视松鼠鸟雀,或者捕捉与躲藏的种种状态。这与他画小鸡捕食、螳螂举刀一类有情有趣的画面相当不同。画雄鹰有肃然景仰之意,画鸡雀草虫则有亲切爱怜之情。此外,白石老人特别用情于勾画那些尖细的松针,它们繁密、修长,似有风动,如闻涛声。不因寄寓崇高之意而淡化大自然的多姿多彩与真实感,是齐白石艺术很可注意的特色。
白石有画松诗曰:
本大根深高不危,九霄鳞爪纵横飞。
千年雪色不凋壤,任汝寒风尽力吹。
—郎绍君《齐白石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