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秋季拍卖会精品>讲帏桃李图
  • 作  者: 蓝瑛  陈虞胤  
  • 尺  寸:187×50.8cm×12
  • 创作年代:
  • 估  价: 8000000-12000000
  • 成 交 价: RMB 8,960,000
题识:讲帏桃李。壬辰(1652)季夏十又八日画为文翁老祖台千春之祝。西湖外史蓝瑛偕陈虞胤合竣于虎林山下。■■之云堂。
印文:蓝瑛之印、田叔
蓝瑛、陈虞胤《讲帏桃李图》
天津美术学院教授 刘金库
这是一件新发现蓝瑛的没骨青绿重彩法重要代表作品,作品画成十二屏通景屏,裱成六曲屏风样式,画的是某位文人“讲帏桃李图”,明代人所说的讲帷,就是今天所说的讲堂、课堂之意,如在明代大文人范景文的《〈苍雪轩集〉序》:“然先生在史馆为一代词臣,在讲帏为千秋正学。”另有佐证,明永乐十八年举人、历任监察御史、江西按察司佥事的文人姚鹏《八景诗》之六《书院夜诵》:“曾闻夜诵最堪奇,灵爽洋洋如在兹。俨向西河敷教曰,浑同东鲁执经时。千秋道脉传薪火,竟夜书声彻讲帏。幻景相承真异迹,斯文余韵至今遗。”讲帏桃李图画的就是文人文柟讲课授徒时的情景(详见下文考证)。图绘虎林山耸立在雾霭之中,丛树生长茂盛,层层嶙峋的自然山峦与色彩艳丽的湖石形成一道无与伦比的风景,前六屏绘文柟徜徉于山林之间,悠闲自在,前面的岩石、山鹿代表着祝寿、福禄之意。后六屏绘文柟端坐于席榻之上,接受众多弟子、女弟子、女眷们的祝贺,并有白鹤二只寓意祝贺。画中的山石完全用石青、石绿分浓、淡画出,石脚染以赭色,然后以汁绿和花青染出受光的向背面,深淡有度,微见笔痕。树叶亦以浓淡有变的红、黄、青、绿色点成。小草以朱砂笔撇出。而山腰缭绕的云雾,则不同于此前的双勾或留白,而是在用色略加烘染后填以白粉。整体色彩浓艳、对比强烈,却又能相互协调,不落俗套。
根据题跋可知画于“壬辰季夏十又八日”,即画于1652年6月18日,蓝瑛时年67岁,入清才8年,为蓝瑛“没骨重彩法”传世最好的精品,比他的代表作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白云红树图》(画于顺治戊戌,1658年)不知要好上几倍。下这样的结论原因有三:
其一,历史上的所谓没骨重彩法传说为公元六世纪时南朝梁的画家张僧繇所创的画法,但没有一件传世作品让人看清“庐山真面目”,74岁的董其昌曾画过《仿张僧繇自云红树图》(收藏在台北故宫),说是仿,实则完全是意造。最早复活张僧繇“没骨青绿山水画”的是蓝瑛,所以蓝瑛的没骨重彩山水,其实完全是蓝瑛的自创,蓝瑛的“没骨重彩法”代表作,此前多认为是《白云红树图》和收藏在旅顺博物馆的《青绿山水图》为其代表作,这种认知在见到此图后要得到修正。
其二,本图要早于《白云红树图》6年,且是以晋唐人的青绿山水笔法为主而画出来的,而《白云红树图》则更多的是以元代画家有气息画出来的,说他是一幅元人气息画并不过分。这与画史上传说的张僧繇“没骨青绿”山水画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其三,在此图中蓝瑛下笔苍老坚劲,气象峻增,与旅顺博物馆的《青绿山水图》画法完全一致,即与本通景屏的第五、六二屏在构图、画法完全一致,从中也可以推定旅博那件立轴画法的时间,也是在1652年前后。本通景屏是旅博藏品的六倍尺寸,且本图山石、树木的造型、布置,以及用笔、用色已经较之更为成熟。
此外,蓝瑛的青绿重设色作品如本图中的画法,讲究工细,色调浓丽,愈老而愈工。蓝瑛与文从简、文柟父子多次交往甚密,其实蓝瑛的晚年笔法益加苍劲,颇类沈周,是经过文家学来的。现对本通景屏的四项考证内容分别阐释如下:
首先,根据本图题跋可知,此作品是蓝瑛和陈虞胤(陈洪绶弟子,陈洪绶又是向蓝氏学画的)在虎林山画的,是为“文翁老祖台”的“千春之祝”而画的,经考,虎林山是在今天杭州的灵隐山、天竺山之间,明代时称虎林山,清代时武林山,同今名。此地群峰夹峙,山谷幽深,林木葱笼,溪泉泠泠,风景胜绝。再考,“千春之祝”做何解释 在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第三出“训女”中有一段旦跪介的唱词:“今日春光明媚,爹娘宽坐后堂,女孩儿敢进三爵之觞,少效千春之祝。”另在《源氏物语》也有一段,“源氏笑道:‘你们唱古歌祝我千春,唱得好极了!怎么如今见了我反倒严肃了呢?何不说出你们各自的愿望,我也唱歌为你们祝福!’众人大年初一听到主人如此说话,皆感荣幸。”我们从中可约略知道,这是古人在60岁以上的老人贺寿时的用语,但究竟是多少岁,文学作品中没有办法明确。现对一首清代大学者洪升《恭祝真定老师相千春》的诗句中考证可知古人对干春的说法。康熙二十九年庚午(1690),当朝武英殿大学士梁清标(1620-1691)过生日时,众多官僚文人前来祝贺,江南文人洪升穷困潦倒,买不起寿礼,只好作诗一首诗致贺,洪升在诗中说梁清标:“领袖诸曹四十秋,八旬犹作钓鱼翁。”梁清标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69岁,虚岁刚进入70岁,便称作“千春”。这说明清代人的“千春”是指60岁至70岁之间的祝寿用语。
其次,再考证明末清初隐居在虎林山“文翁老祖台”是何人?苏州文征明家族后裔在1652年隐居在虎林山的有二个人,一个是文征明玄孙、文从简之子文柟、另一个是文征明曾孙明代大学士文震孟之子文秉.这就要看谁是“老祖台”了。祖台,是从唐代以来对高级官吏的尊称。此二人谁做过官吏,那就是谁。文柟(1596-1667),字端文,一字曲辕,号溉庵,一作慨庵,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文从简之子。他在大明王朝咀做过府县的书吏,1644年明朝灭亡后奉亲隐居山林,授徒传艺,耕樵以终。能诗,王书画珍小楷法文征明,山水继承家学,构图巧妙,笔法工细简练,设色淡雅有致。文秉(1609-1669),字荪符,长洲(今苏州市)人。文秉乃明代大学士文震盂之子,是东林党后裔,承荫庇为官生,特别有正义感,对马士英、阮大铖等阉党国殃民的行为极端痛恨。1638年,文秉曾与黄宗羲等140人联名上书《留都防乱公揭》发出声讨,历数阮大铖等的种种罪行。1644年明朝灭亡后,文秉自号为“竹坞遗民”,开始以明朝遗民自居,终身不仕清朝,只是隐居山林,潜心著述。著有《定陵注略》、《先朝遗事》、《先揆志始》、《烈皇小识》、《前星野语》等书。
顺治八年,即1652年时,文柟58岁,文秉44岁,此图绘的人很有可能是文柟,有三个条件符合:一是他做过小官吏,二是他接近60岁,古人可称年岁时多虚称二岁,即文柟可算是60岁,二是他隐居在虎林山课徒,三是文柟经心讲授学问,而文秉则潜心著述,并没有授徒的记载。
陈虞胤为陈洪绶弟子,擅长画肖像,陈虞胤原本是跟随陈洪绶的,但在顺治八年,根据梁清标在《影梧轩序言》中记载,陈洪绶在二月“走入土穴而逝”,同年六月,他的弟子虎林山人陈虞胤也开始跟随蓝瑛,蓝瑛是陈洪绶的老师,二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这才有本图这一合作的作品。陈虞胤的作品《问道图卷》(署名虎林陈虞胤)现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也是画于壬辰八月,比此图晚二个月。二年后陈虞胤于1654年写《洗象图》,现藏天津博物馆。因陈虞胤流传下来的资料十分匮乏,陈虞胤的其它历史情况有待进一步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