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秋季拍卖会精品>书画合璧册
  • 作  者: 张瑞图  
  • 尺  寸:23×29cm×12
  • 创作年代:
  • 估  价: 1200000-2200000
  • 成 交 价: RMB 6,944,000
题签:张二水书画合璧精品,渔隐题签。
印文:骏叔
题识:一,绘画部分:
(一)白毫庵,瑞图作。印文:无画氏
(二)白毫庵,图。印文:张瑞图印
(三)白毫庵,图。印文:瑞图
(四)白毫庵,图。印文:瑞图
二,书法部分:
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乘别甫尔已十余年,诵采葛之诗,增其慨泳。夫人生一世,忽同过隙,合散消息,周流不居。偶逢其适,便可卒岁。陶生云: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又云:盛夏五、六月,跂脚北窗下,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嗟乎!适意为乐,雅会吾意。吾河渚间,有先人故田十五、六顷。河水四绕,东西趋岸各数百步。古人云:河济之滨宜黍,况中州之腴乎。家兄鉴裁通照,知吾纵恣散诞。不闲拜揖,糖粃礼义,锱铢功名,亦以俗外相待,不拘以家务。至于乡族庆闺门婚冠,寂然不与者巳五,六岁矣。亲党之际,皆以野麋山鹿相畜。性嗜琴酒,得尽所怀,幸甚幸甚。近复都庐弃家,独坐河渚,结构茅屋,并厨总十余间,奴婢数人,足以应役。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耕耘蔗蓘黍秫而已。春秋岁时,以酒相续。兼多养凫雁,广牧鸡豚,黄精白术,枸杞薯蓣,朝夕采掇,以供服饵。床头素书数帙,庄老及易而已。这此以往,罕尝或披。忽忆弟兄,则渡河归家。维舟岸侧,兴尽便返。每遇天地晴朗,则于舟中咏大谢乱流趋孤屿之诗。渺然尽陂虫山林之意,觉瀛洲方丈,森然在目前。或时与舟人渔子,方潭并钓,俛仰极乐。戴星而归,歌泳以会意,为巧不必与。夫悠悠闲人相唱和也。孤往河清,旁无四邻,闻犬声,望烟火,便知息身之有地矣。近复有人见赠五品地黄酒方,及种薯蓣枸杞等法。用之有妙,力省功倍,不能假修混沌,并常行之。裴孔明虽是异名教物,然风月之际,往往有高人礼气。兼特受巧性,思若有神。自作素琴一张,云:其材是峄阳孤桐也。近携以相过,安轸立柱。龙唇凤翮,实与常琴不同。发音吐韵,非常和朗。吾家三兄,生于隋末,伤世拢乱,有道无位。作汾亭操,盖孔子龟山之流也。吾尝亲受其调,颇为曲尽近得裴生琴。更习其操,泽泽手觉声器相得。今便留之,恨不得使足下为钟期,良用耿然。吾所居南渚。有仲长先生,结庵独处三十载。非其力不食,傍无侍者虽患瘖疾,不得交语。风神肃肃,可无俗气。携酒对饮,尚有典刑。先生又作独游颂,及河渚先生传,开物寄道悬解之作也。时取玩读,便复江湖相忘。吾往见薛收白牛溪赋。韵趣高奇,词义晦远。嵯峨萧瑟,真不可言。壮哉邈手,杨班之俦也。高人姚义,常语吾曰:薛生此文。不可多得。登太行,俯沧海,高深极矣。吾近作河渚独居赋,为仲长先生所见,以谓可与白牛连类。今亦写一本以相示,可与清溪诸贤共详之也。乱极则治,王途渐享。天灾不行,年谷丰熟。贤人充其朝,农夫满于野。吾从江海之士,击壤鼓腹,输太平之税耳。帝何力于我哉。又知房李诸贤,肆力廊朝。吾家魏学士,亦申其才。公卿勤勤,有志于礼乐。元首明哲,股肱为良。何庆如之也。夫思能独放江湖之士,才堪济世。王者所恨须,所恨姚文不存。薛生已殁。使云罗天纲者,有所不该以为叹恨耳。吾比风痹发动,常劣劣不能佳。然烟霞山水,性之所适。琴瑟酒赋,不绝于时。时游人间,出入郊郭。暮春三月,登于比山,松柏群吟,藤萝翳景,意甚乐之。箕踞散发,与鸟兽同群。醒不乱行,醉不干物。赏洽兴穷,还归河渚。蓬室瓮牖,弹琴诵书。优哉游哉!聊以卒岁。首夏渐热,足下何如也?愿动息多宜,黄颊之聚,何时暂忘。偶因南风,略示所怀。敬愿珍厚,不一一。崇祯癸酉(1633)书。白毫庵居士瑞图。 印文:蓬莱史、瑞图、书画禅、响山堂、清真堂
题跋:(一)冯金伯(清):二水先生大字都从苏米二家变化书之。此则又纯似戎辂,宣示二表笔意。至其画法苍秀,尤所难得。嘉庆六年(1801)重阳后二日墨香居士识。 印文:金伯之印、墨香
(二)周彩(清):嘉庆戊午(1798)购得张冰先生书画,惜其落款处为俗子抹损,甚为可恨。重装竟聊书数字,墨缘庵之主人周彩书。 印文:周彩之印、懒渔、瘦雪斋
鉴藏印:鸣鹅清玩、树上风水上波、米彰洋印、叟枝外史、江左老皂馆真迹珍藏记,冈山、铁生、老皂馆、老草隐逸、笠山笠水间、景苏室所藏金石书画、江左鸣鹅审定秘玩、景苏室所藏、影苏室所藏印、徐伯子俟斋书记、居易堂印、景苏室
张瑞图《书画合璧册》
天津美术学院教授 刘金库
这是明代四大书法家之一的张瑞图的绘画作品,因他传世的绘画作品少之又少,传世有不到十件的作品,且此件书画作品都是写、画在冷笺(泥金笺)上的,其难度是可想而知,其本意是在炫耀自己笔墨功力的书斋墨宝(书法)、书斋山水(画)。此件书画作品又是画于崇祯癸酉年(1633)的晚年作品,张瑞图时年63岁,是目前见到的张氏绘画作品最晚的一件,当属为其代表性作品。此册封套是由清代有名收藏家冯金伯所题写,并有“金柏”、“南岑”二印,封套内有诸多日本收藏者的钤印(见后文)。封面是由周彩题写的“张二水书画合璧精品,渔隐题签。”下钤有“骏叔”一印。本图册是张瑞图画的山水画,主要是以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画法画出的,骨格苍劲,点染清逸,用笔与另一位著名书法家王铎的用笔很相像。第一开绘雾松图,用的都是黄公望画法,第二幅溪桥雾霁图,画树法与王铎相仿,第三幅溪岸图,中锋行笔,超凡脱俗,落墨沉重,凛然生气,第四幅雪山寒松图,以偏锋笔力,劲健横撑,耸肩方折,风骨摇醉,恰似 他的那首诗句的境界:冻泉依细石,晴雪落长松。现就本册的有关学术问题进行逐一考证。
首先,此册作品是张瑞图晚年的代表作,绍述其缘由有四:一是本册中书法八开、绘画四开,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画于天启五年(1625年)的《书画合璧图册》作品相同,且本图比之晚画八年且画法更为熟练精致;二是因日本人对张瑞图的书法几乎达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且此件作品在清代传入日本,被日本人流传有序地收藏、并奉为“文化财”(相当于中国的国宝级)的作品;三是本册之书法尤其精要,因其写在泥金纸笺上,尚能如此轻车熟路,非著名书家所不能为,且书法写的是《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其文献资料价值十分重大;四是本册是经过中、日两国收藏家的收藏,其影响也比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的那件作品影响大得多。本册在清代时经过二位著名收藏家收藏过,一位是冯金伯,另一位是周彩。此二人本册后面均有题跋。在《画史汇传》记载:冯金伯,也写作冯金柏,字冶堂,一作冶亭,号南岑,一作墨香,江苏南汇(今属上海市)人。贡生,官句容训导。乾隆四十年(1775)主蒲阳书院。工诗古文词,精鉴赏,好书画。少即喜与同郡诸画人往还,讨论六法,遂精画理。作山水笔意潇洒,尤其董其昌墨趣。书学米芾。著《国朝画识》(书成于1792年)、《墨香居画识》及《墨香居诗钞》。周彩,生卒年不详,字莱依,号懒渔、墨缘庵主、墨缘庵主人等,吴之东庭山人,富于收藏,写生得天趣,隶法出入于曹全礼罟,诗近坡老,词继草窗。
其次,本图是张瑞图在明代最具典型性的“书斋山水”作品,是少有的明代二、三件作品之一。张瑞图最初起的字是无画,今天专家们普遍认为他在50岁之前是没有画过画的,即传世还没有他在1620年前的作品,约在50时,张瑞图才开始做画的,不过是以黄公望画法画一些临仿的作品,而本册则能够代表他的书斋山水,其理由有三个:一是以书法家在晚年进行书斋山水创作的,张瑞图不是第一人,而有传世作品的张瑞图是第一人,即此件作品与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的那册《书画合璧图册》,直到近代张大千的老师曾熙也是如此以书家创作书斋山水,其作品现收藏在昆山市的昆仑堂:二是书斋山水多是书法家秘不示人的作品,其传世量非常稀少;三是书斋山水是“实验山水”,多是以书家本身固有的笔法,再学一二个古代名画家的笔法来进行创作的,如张瑞图即是以自己的笔法参酌黄公望的画法来画书斋山水的。且本件书画合璧都是写、画在冷笺(泥会笺)上的,其难度是可想而知,其本意是在炫耀自己笔墨功力的书斋山水、书斋墨宝。这类作品是没有人会在市场上流传的,多是画家及家属才能有机会收藏的。张瑞图在1641年去世后,再到冯金伯收藏到此画,如果按照冯氏本人题跋的时间,即嘉庆六年(1801年)计算,期间已有160年的历史,这说明此件作品一直是收藏在张家后代人的手中的。古人说的藏品不过三代,但是根据日本人的题跋说,本册还经过徐枋、蒙泉外史奚冈的收藏,清代画家徐枋(1623-1649),字昭法,号俟斋,又号秦余山人。崇祯十五年举人。工诗文、善行草,善画山水、芝兰。作品有《山水图轴》、《仿宋元山水册》等。清代画家奚冈(1746-1803),字铁生,号蒙泉外史、鹤渚生。工诗书,精篆刻,善画山水、花卉。其实本件藏品在张瑞图去世后数十年后,就已经到了徐枋手上,在封套上有“徐枋俟斋书记”(盖二次)、“树上风水日流”二印就是徐枋的收藏印。后来又到了奚冈,在封套上有“铁尘”、“冈山”二印可证明是经过清代著名书画家奚冈的收藏。本件藏品要么是画家,要么是书法家才会收藏此类藏品。经过书画家们的收藏后才会到收藏家的手里。
再次,本册是经过中、日二国收藏家的收藏,其影响也比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的那件作品影响大得多。本册在清代是经过冯金伯、周彩二人的收藏后,被日本人收藏去,最初由日本的增山河内收藏,后到了守雪斋侯、福田鸣鹅、滩波鹿泉、山内星石、山中蓍篁等数人收藏,直到今天从山中手中购得。其中增山河内、福田鸣鹅、山内星石三人在日本都是收藏中国书画的大收藏家。另在封套盒上有清代人、日本人的收藏印章计有:影苏室、影苏室所藏印、江左鸣鹅审定秘玩、笠山笠水阁、江左老皂馆真迹珍藏记、老皂馆珍藏等十余方收藏印。
最后,本册书法写的是《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全文,本册中的书法,在陈大中主编的《历代法帖选·张瑞图选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已经收录,并说,张瑞图的小楷以行书笔意出之,劲健爽利,险绝中显露稚拙,即使点画有时粗疏,仍然气韵天成,显示出强烈的创作个性和高超的艺术境界。虽不必刻意临摹,却给我们小楷的创作以很大的启示。换句话说,本册中的小楷在泥金纸上写就,也是我们今天在冷笺纸上书写的楷模,日本人已经写了多年,并有许多临仿作品。加上,此篇《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已经收录在王无功的《王无功集》卷下,王无功,即隋代的王绩(590-644),字无功,号东皋子,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隋未举孝悌廉洁科,授秘书省正字,出为六合丞。简傲嗜酒,屡被勘劾。时天下已乱。遂托病还乡。其后浪迹中原、吴、越间。唐初,曾待诏门下省、任大乐丞。后弃官归田,躬耕东阜。其诗多写田园山水,淳朴自然,无齐梁藻绩雕琢之习,对唐诗的健康发展有一定影响。著有《王无功集》五卷、《全唐诗》存其诗一卷。
《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中的冯子华即指薛收,此文能感动唐太宗李世民,读之则哭,因薛收早逝,后陪葬在李世民的昭陵。王绩此文历代传诵,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也给予最高的评价,是体现文人词赋的最高境界,在本册中,张瑞图也正是此意。此外,还要说明一点的是:在清代时,张瑞图写的《王无功答冯子华处士书》传世有二本,一本是收藏故宫博物院的宣纸本的小楷体,另外一本则是流传到了日本的此册冷笺本,如果比照难度系数的话,冷笺本要高出宣纸本好几倍,写张瑞图书法的人都十分清楚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