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09秋季拍卖会精品>“迪光崇典”《御制文溯阁记》玉册连紫檀盖盒
  • 尺  寸:玉册13.5×10.5×3.6cm;紫檀盖盒18×14.5×13.3cm
  • 创作年代:清乾隆
  • 估  价: 咨询价
  • 成 交 价: RMB 12,320,000

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秋九月,七十三岁的乾隆皇帝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东巡盛京沈阳。乾隆皇帝此次“东巡”在祭祀祖宗“三陵”之外的最重大活动便是巡视盛京皇宫西路之皇家藏书楼——文溯阁。入阁御览本年刚刚自北京分五批运抵盛京,按架陈列齐整的数千函数万册《文溯阁抄本四库全书》,并欣然作《御制文溯阁记》一文。
文溯阁建于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与北京紫禁城文渊阁、圆明园文源阁、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并称为庋藏《四库全书》的“内廷四阁”。在四阁中,文溯阁建成最晚,故乾隆帝在《文溯阁记》中开篇中写道:“辑四库之书分四处以庋之,方以类聚,数以偶成。文渊、文源、文津三阁之记早成,则此文溯阁之记亦不可再缓……”接下去乾隆帝再三重申了宏文崇典、图书教化为历代王朝之立国根本,并特别点出将盛京藏书阁命名为“文溯”的原因在于“溯涧求本”。盛京为大清王朝龙兴之地,追根溯源,感念“祖宗创业之艰”以示子孙万代。
乾隆回京后钦命造办处制作文溯阁玉册、玉宝送至沈阳故宫庋藏。今天“文溯阁宝”玉玺和白玉板刻“御制文溯阁记”玉册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而北京保利本次秋拍有幸征集到的这套青白玉填金《御制文溯阁记》玉册则为同时期制作的一件于战乱中佚失民间的重要乾隆御制典章文物。
本玉册原珍藏于沈阳故宫“迪光殿”内,从玉册紫檀盒盖上的玉签上书“迪光崇典”可得到证实。迪光殿建于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是提供乾隆皇帝东巡盛京时处理政务、召见官员的重要行宫,“迪光”之名为乾隆帝钦定,意为启迪光大祖宗谟烈之光。而此玉册当为纪念《四库全书》入存沈阳故宫“文溯阁”时,特别制作庋藏陈设于文溯阁旁之迪光殿内,以供乾隆及后代帝王崇膜经典、溯祖追宗。
清末清朝国运日衰,盛京沈阳故宫也难逃被占领及掠夺的命运,1900年9月俄军以镇压义和团名义占领沈阳,并入侵盛京宫殿展开掠夺及破坏,俄军整整占据宫殿长达两年半之久,1903年3月方才撤军,事后清朝官员清查宫殿藏品,被盗取与毁损共达万余件。令人感叹在当时《御制文溯阁记》玉册不幸也成为俄军盗劫出宫外的掠夺品之一。
此后这件玉册的命运跌宕起伏。俄军那些掠夺品有一部份被运回俄国,有一部份在当地变卖换取现金,玉册之后流入北京厂肆,在民国初年由“丰华堂”主人杨见心先生所抢救购藏,之后此玉册并曾在民国23年(公元1934年)借于浙江省图书馆作三十周年馆庆展览并出版于《浙江图书馆馆刊》第三卷第一期之上。展览时值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占东北之后,在展览图录中编者表达了收复失地,使文溯阁之“库书阁记”“剑合延津”的美好企盼。然抗战胜利之后又经内战因素,此重要玉册再次漂流海外凡六十年,今春由保利拍卖公司专家在海外惊见此玉册。经历次辛苦奔波、交涉,方取得此漂泊宫外达一个世纪之久珍贵稀珍《御制文溯阁记》玉册的拍卖权。
此玉册以四片青白玉片组成,正反双面刻《文溯阁记》全文三百九十七字。由乾隆时期东阁大学士、《四库全书》副总裁梁国治端楷书文,再经浅刻填金制成并装池成蝴蝶装。经北京故宫玉器专家审看鉴定,此玉册玉片厚不足0.1厘米,双面刻字,文字为划刻后填金,工艺难度极大,是一件典型的乾隆朝宫廷玉册。且带有原配紫檀莲瓣云龙函盒及原装锦面函套,只观其包装函盒亦是一件独立的宫廷紫檀艺术珍品。此种玉册一般是由养心殿造办处“玉作”的工匠刻字,再交由如意馆装裱册页。据专家研究,北京故宫现有四库全书玉册、玉印情况如下:
名称 印 册 备注
文渊阁 1方(青玉) 1册(青玉) 单片状10片
文津阁 1方(白玉) 1册(青玉) 单片状10片
文溯阁 1方(青玉) 1册(白玉) 单片状8片
文源阁 1册(青玉) 单片状10片
文渊、文源、文津阁 1册(青玉) 书式8片两面刻(于敏中书)
文渊阁赐宴诗 1册(青玉) 书式4片两面刻(曹文埴书)
基本上每阁玉册都仅藏有一册,而又有青白玉制作之分,说明四库藏书玉册的制作典章意义重大,并非轻意为之。
以玉册来说,市场上出现数量较多的大部份为《心经》、《佛经》、《罗汉图赞》等,因这可能与清高宗的宗教信仰有关。光是从《心经》这类的玉册来说,从记载上可知,乾隆皇帝在六十三岁之前每年书写《心经》两册,接着从六十四岁至八十四岁改为每月朔、望二日都要各写一部,这些经文事后有些以书或卷或玉册方式制作成册、成卷等。乾隆皇帝一生书写《心经》等佛经不下数百篇,因而反应出市场上会有为数较多的《心经》、《罗汉》等主题玉册出现在拍场,例如:
香港苏富比2007年10月9日1332号《心经》玉册连紫檀盖盒成交价达1018万港币,接着,香港苏富比2008年4月11日2860号再出现同样也是《心经》玉册,(但需特别一提的是此本《心经》玉册是没盒、没盖的),成交价却也达727万港币。
比较而言本公司征集到的此件历经战乱,却有如神助般被保护下来的罕见《御制文溯阁记》玉册来说,她的历史价值及艺术性、稀有性、重要性等实远非一般数量较多的佛经玉册所能比拟。
《四库全书》作为我国现存最大的一部官修丛书,是乾隆皇帝诏谕编修的我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文化工程。它的编纂是对中国文化事业的一大巨献,也是乾隆帝一生“文治”的顶点。而文溯阁本四库是现有四库诸本中收录书目最多的一部,堪为四库诸阁的集大成者,然文溯阁藏书、文物的命运也最多波折。1900年遭俄军侵占文物大量流失,1914-1915年沈阳故宫文物及《四库全书》等被运至北京古物陈列所,沈阳故宫为之一空。1925年,文溯阁四库又运回沈阳故宫,并历经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时期,而“文溯阁宝”玉玺仍存北京。1946年抗战胜利后,四库全书被国民政府接受,1950年朝鲜战争中运至黑龙江讷河秘藏,1964年重回沈阳故宫,1966年出于战备原因运往兰州,至今存放于兰州甘肃省图书馆。
2009年金秋,流失民间一个多世纪的《御制文溯阁记》玉册远渡重洋,与东北沈阳故宫之文溯阁建筑、西北兰州甘肃省图书馆之文溯阁藏书、首都北京故宫博物院之“文溯阁宝”玉玺得以重聚神州,风华再现,实为一段百年佳话。或者更进一步,能否实现1934年浙江图书馆展览中藏家所热盼的——“库书阁记,剑合延津”么?我们祝福并期待着。
来源:原藏沈阳盛京故宫“迪光殿”;20世纪三十年代,“丰华堂”主人杨见心先生藏品
展览:民国23年(公元1934年),浙江图书馆三十周年纪念文物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