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0春季拍卖会精品>山水花卉册
  • 作  者: 张大千  
  • 尺  寸:33×48cm×24
  • 创作年代:1933年作
  • 估  价: 4000000-6000000
  • 成 交 价: RMB 42,560,000
款识:△玉面婵娟小,檀心馥郁多。
△寒林凝黛色,晚照入酡颜。
△尚有邻家酒可赊,闲听父老话桑麻。怡情最是南山色,坐看篱根日影斜。大千居士。
△心期招隐赋,鼻观木樨禅。
△绿云无复一緺柔,剪断尘根万缕愁。散发怜伊偏有致,更谁还用玉搔头。大千戏题。
△高士有洁癖,美人无冶容。
△海榴自是神仙物,种托君家有异根。不独长生堪服食,更期多子应儿孙。石田翁本,大千仿之。
△轻裙翻乌绿,短袖卷鹅黄。
△记取辛夷花,莫过杨梅树。
△武夷春腻雨,玉洞晓明露。
△姿容元自丽,粉黛不须匀。
△岳平老长兄属画,漫拟白阳青藤大风大涤诸家求正。癸酉又五月,大千弟爰。
△远山青可接,高树绿堪齐。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大千居士。
△山水谁宾主,文章自性情。
△向平游览穷诸齿,曼倩诙谐到十洲。
△西櫵苍翠裹,定有逸民栖。大千。
△春水渡旁渡,夕阳山外山。
△江楼镇日看山雨,藤簟连卧竹风。大千拟大涤子。
△元亮蓄琴弦未设,子瞻酿酒醉何曾。
△岭云留雁影,江水送鱼筏。
△一水二三里,沿洄上紫霞。
△晴霭翠纷纷,春桥水乍分。此家在何处,松外万重云。
△仿大涤子十二幅,呈岳军先生博笑,大千弟爰。
印文:张爰之印、大千居士、张爰印、大千、网师园客、张大千、内江张爰、大千居士爰、大千所作、张年
展览:“海上升明月—海上画派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5月。
说明:张群,字岳军,四川华阳人(今四川成都市)人。国民党著名将领。张大千与张群关系之深并非偶然。两人本身即有同乡之谊,张群又对张大千的横溢才华极为倾倒,尽管身居国民党要职,但对张大千却总执朋友礼;张大千能搭上最后一班赴台的飞机,更全是张群之力。二张的密友、曾跟随张群多年并在其麾下任要职的蔡孟坚晚年在其回忆文章中道:“岳公与大千以同乡同宗关系结识,当然远在五十年以前,但我只能自民国三十年在兰州与大千相识后(1941年张大千去敦煌时,蔡当时是兰州市市长,并多方关照),就所知而予述及。当南京武汉弃守,政府迁渝期间,因交通关系,大千无法离开北平,一度被日本宪兵队押讯,岳公在政务百忙中,多方筹计,促其脱险来渝。使大千利用上海谣传他遇害,举行‘大千遗作展览’机会,化装逃出北平……”以后二张在台北更多有往还,情同手足。
来源:美国重要侨领家族提供。
此册页包括了山水和花卉两大题材的画作,共计24幅。山水题材部分,透出石涛山水画风的痕迹,笔墨松秀润滋;花卉部分,风格可谓“清新俊逸”。二十年代张大千曾致力于石涛作品的临摹和研习,由于其艺术悟性很高,在不长的时间内,已把石涛的笔墨方法掌握到得心应手的地步。册页上12幅山水作品,带有很深的石涛遗意,如“大千拟大涤子”“仿大涤子”等题跋,就表现出张大千在创作时的取法。石涛山水画中,笔墨枯秀凝涩,苍润中浸透静雅之气。而大千明显于笔墨中增添了几分流速之美,笔势起伏森然,虽少石涛苍逸青涩之笔意,但存秀雅朴拙之风韵。所以在笔墨逸致格调上,大千与石涛终始一致,体现出大千尤重石涛笔墨精神之继承而非外在形式之表现,突出了大千对石涛“笔墨当随时代”之深刻体悟。在花鸟画上,张大千注重学习明代晚期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陈淳及徐渭的画风。与他们为世人所熟知的豪放恣纵的画风相对照,12幅花卉作品,整体上虽兼及“青藤白阳”花鸟写意之样态,但仔细品味审视,比之徐渭,尚不激越昂扬,更显稳雅平和;比之陈淳,文人情趣更浓,用笔简略,然墨色把握调适臻于自然,更得物象之神韵。概而言之,《张大千山水花卉合册》共计二十四开,保存良好,实属难得。
此次美国回流《张大千山水花卉合册》,一共二十四开,山川树木、四时花卉、翎毛鸟鱼具备,保存完好,实属难得。从作品其中一开年款——“癸酉(1933年)”得之为作者早期作品,摹古痕迹浓郁。书法和山水人物模仿石涛;花卉、果蔬取法陈淳、徐渭、八大。墨法逸笔草草, 气息清新俊逸,题材充满“采菊东篱下”的乡野之趣。创作此画的1933年,大千先生应徐悲鸿之邀出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在任期间与南京军政界及文化界要人交游广泛。此册页乃馈赠之作,上款人“岳君”,系国民党元老张群,结合受赠人的身份,让人不免揣度大千先生此一赠予的言下之意。
张大千花鸟综述
风华绝尘—张大千的花鸟画
张大千的花鸟画如同他的人物画,清雅绝俗,婀娜多姿。他画花鸟始于对陈白阳、徐天池诸家的临研。徐、陈是明代杰出的写意画家,而张大千的可贵在于每描绘一种花鸟必先穷其物态和性情。翎毛虽不是张大千重要刻划的对象,写来却也工笔、写意样样不俗。他描画花卉的面很广,除了享誉画坛的“大千荷”,牡丹、山茶、水仙、芙蓉甚至柿树等都涉笔成趣,饶有诗味,传统的梅、兰、竹、菊也信笔拈来,馨香满帘。
大千先生之所以能在花鸟画上取得不同凡响的成就,除却山水、人物画修养之高,生活阅历之广外,运笔和设色实有过人之处。他精通书法,闲时曾模仿十余位历代名画家的签名,几可乱真,由此可见其笔下功夫的厉害;他曾提出勾线“要活泼而不草率,要有活力而自然,用色须高雅脱俗”;他收藏和观赏历代名画真迹,从文人画中吸收水墨的清淡和墨分五色的变化;又从宋元画中采纳了设色的娴雅和用笔的工致;更从敦煌壁画中领悟了浓艳而不火辣的重彩的魅力;加之年轻时在日本学过染织,更懂得色彩规律。
张治中(1890-1969),原名本克,字文白。陆军二级上将。生于1890年10月27日(清光绪十六年九月十四)。安徽巢县(今巢湖市)人。爱国将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领导人之一。担任过许多重要军职,是一位有政治远见和正义感的爱国将领。1932年“一 · 二八”淞沪抗战,他当时任第五军军长,毅然开赴前线,同十九路军并肩作战,并留下遗书,决心以身许国。8年抗战期间,他始终坚持抗战到底,直到最后胜利。抗战胜利后,他力主和平建国,并积极促成国共两党的重庆谈判。解救过大批被监禁的党员。建国以后,他担任重要的领导职务,积极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他时刻以祖国统一大业为重,亲自主持民革中央促进祖国统一的工作,为使台湾回归祖国,他尽心尽力,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1969年4月6日在北京逝世。著有《张治中回忆录》。
来自张素久(张治中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