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0春季拍卖会精品>墨梅图
  • 作  者: 王冕  
  • 尺  寸:107×33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18000000-28000000
  • 成 交 价: RMB 57,120,000
题识:会稽王冕为慧泉先生写。
钤印:江南春色
题跋:野弗嫌狂丰弗肥,至哉艺也入精微。世间赝作会稽者,貌已不然神更非。乙未新正御题。钤印:乾隆
诗塘:格胜神全。钤印:乾隆御笔
题签:王元章梅花真迹,清宫旧藏。己丑得于香港。钤印:张大千长年大吉又日利
鉴藏印: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石渠宝笈、大风堂印、敌国之富、己丑以后所得、不负古人告后人、真鉴、别时容易、球图宝骨肉情、畸园珍藏、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 别离、清勤堂梁氏书法记、法匠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3月。
说明:大风堂旧藏。
注:上款慧泉先生系元代著名学者。上海图书馆藏有其所著的《林泉老人评唱丹霞淳禅师颂古虚堂集》三卷。
王冕(1287-1359),元代著名画家、诗人、书法家,字符章,号煮石山农、放牛翁、会稽外史、梅花屋主、九里先生、江南古客、江南野人、山阴野人、浮萍轩子、竹冠草人、梅叟、煮石道者、闲散大夫、老龙、老村、梅翁等。浙江诸暨人。他画梅以胭脂作梅花骨体,花密枝繁,别具风格,亦善写竹石,兼能刻印。著有《竹斋集》、《墨梅图题诗》等。
只留清气满乾坤
——王冕《墨梅图》目鉴与考证
天津美术学院教授 刘金库
“画梅须具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是人们对王冕的称誉。王冕一生酷爱梅花,种梅、赏梅、咏梅、画梅,存世咏梅的诗歌有150首,并以画梅享誉于世,体现他以梅花精神自勉、自许。宋濂《王冕传》记述了王冕求学的经历:“(王冕)七、八岁时,父命牧牛陇上,窃入学舍。听诸生诵书,听已辄默记。暮归,忘其牛。或牵牛来责蹊田,父怒,挞之。已而复如初。母曰:儿痴如此,曷不听其所为。冕因去依僧寺以居,夜潜出坐佛膝上,执策映长明灯读之,琅琅达旦。佛像多土偶,狞恶可怖,冕小儿,恬若不见,终成通儒。”
一 递藏经过
本图为清宫旧藏,入内府前曾归梁诗正收藏。梁诗正(1679-1763),字养仲,钱塘(今杭州)人。乾隆时历任礼、刑、户、吏部侍郎,户、兵、吏、工部尚书。官至东阁大学士,执掌翰林院,赠太傅,谥文庄。梁氏曾为乾隆帝师,教少年弘历书法和古文。即位后,乾隆赐梁氏“清勤堂”匾,以示隆恩。故卷上钤有“清勤堂梁氏书画记”一印。梁氏精于鉴赏,主编过《御制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与御前大臣张照同纂《石渠宝笈》。由此推断,此图当为梁氏进献乾隆之物。
在乾隆内府时,本图著录于《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与《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及《乾隆御制文物鉴赏诗》中。现据《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可知,裱边的御题在后来重裱时散佚,原御题如下:“世传王冕墨梅率多繁密,盖因夏文彦《图绘宝鉴》称其‘万蕊千花,自成一家’之言,从而假托耳。宋濂尝称:‘冕墨梅不减杨补之。’夫无咎以疏花老干胜,冕既与之相匹,不当独趋于繁。且画梅当以枝干为主,花之疏密,本非所重。盖得貌遗神,尚不足取矧并其貌而失之耶?此帧用笔简劲有神,固当是元章真迹,因并识之”。
此图左上角有乾隆的御题诗:“野弗嫌狂丰弗肥,至哉艺也入精微。世间赝作会稽者,貌已不然神更非。乙未新正御题。”乾隆八玺全。画幅之上乾隆又用宋纸加了一个诗堂,题“格胜神全”四字,虽仅四字,却将王冕一生画梅的艺术成就概括出来。所谓“格胜”,意为画格胜出,是指画的最高境界,“神全”是指其神韵无以复加,显示出本件藏品不同凡响之处。在乾隆所藏的王冕作品中,三次品题又有如此高度评价的唯有此件《墨梅图》。这说明乾隆皇帝对该画作的喜爱和重视,也凸显出此画不同寻常之处。
本图上的“畸园珍藏”为清末收藏家陈遹声之印。陈遹声(1846-1920)字蓉曙,号骏公,诸暨枫桥陈家村人,亦与王冕同乡。光绪十二年进土,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后主练兵、税务诸政。陈在家乡诸暨枫桥镇建畸园,园中授经堂内藏有古籍和名人字画数万卷,孤品珍品甚伙,其对书画鉴赏造诣颇深,著有《历代题画丛录》、《鉴藏要略》。部分书画藏品现存浙江省博物馆。他在文学上的成就与翁同龢、李慈铭等齐名。
1949年,张大千在香港购得此画,故有“王元章梅花真迹,清宫旧藏。己丑(1949)得于香港”的题签,并钤有“敌国之富”、“己丑以后所得”等鉴藏印。70年代此图被美国著名鉴藏家王己千收藏,收入其在纽约的溪岸草堂中,王己千先生十分珍爱此作,秘不示人,长达30年之久。
二 本图目鉴与赏析
经目鉴后考证,本图上款“会稽王冕为慧泉先生写”中的“慧泉先生”为元代著名高僧慧泉,俗名林泉,法号慧泉,是元代著名禅师行秀的弟子,上海图书馆藏有其所著《林泉老人评唱丹霞淳禅师颂古虚堂集》。王冕常为友人画梅以赠,除此图为慧泉先生所画之外,藏于上博的《墨梅图》是为良佐所作,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南枝春早图》轴则是为云峰上人作。该款题书迹与上博所藏《墨梅图轴》及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幽谷先春图》上的书法一致,书风明显受到赵孟頫的影响(王冕少时曾问学于赵孟頫)。字体大小随意,笔画利落,其撇捺左挥又洒,细如豪发而不弱,粗若梁柱而不滞,浓淡之间,如野鹤游天。现分别考证其画法如下:
首先,传世王冕画作之精品皆系乾隆内府旧藏,现分藏于北京故宫、上博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本幅墨梅图在构图上与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的两幅《南枝春早图》、《幽谷先春图》有异曲同工之妙。所画梅花多浓墨点蕊,主宾得宜,虚实相生,虽“纷纭披复”,却“繁而不乱”,犹如万斛玉珠,晶莹透彻,疏密有致。洁白的花朵与铁骨铮铮的枝干相映照,天真烂漫、生机盎然。这种以繁梅形式表现梅花清贞孤傲气质的艺术手法,较之疏梅更为不易。
再次,本图绘老梅一枝,梅干从左侧出枝,向上伸展,左侧留出空白,左下角梅枝横越主干以破其势,生意盎然。再比较两幅《南枝早春图》,虽是一幅从右上角出枝,一幅从右下出枝,但都在“S”型的上部与下部转折处,用一组梅枝以破主干,增添画面的生气。这种“S”型构图法,已成为王冕墨梅图的标志。
最后,从本图王冕所绘梅干、梅枝与梅花的笔墨之法来看,先用淡墨写出梅干,后以浓墨点苔以示苍腴,嫩枝穿插其间,长线一气呵成。花瓣用极富弹性的“一笔两顿挫”法勾勒,正斜偃仰,形态各异。王冕墨梅在杨补之含蓄工整的基础上,形成其笔势潇洒,笔致精绝,清新俊雅之气格。这种风格应为王冕成熟时期之作品,清拔洒脱的品格,也是王冕精神境界的写照。
三 本图价值与意义
王冕流传至今作品共十五幅,除《三君子图》外,其余均为各种情态的梅花图。上海博物馆藏三幅《墨梅图》、北京故宫藏一幅《墨梅图》卷(此幅在赵雍、王冕、朱德润、张观、方从义合装图五段卷中),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两幅《南枝春早图》、《幽谷先春图》一页(集古名绘册之一)、《梅竹双清》一卷。两幅流入日本,三幅藏于美国各大博物馆中,仅有一幅珍藏在海外私人藏家手上。本图是王冕画梅艺术臻于化境的精心之作,流传有绪。
王冕著有《梅谱》,他爱梅花不畏霜雪:“雪花如席碧天来,屋外老梅连夜开”,他爱梅花不慕虚荣:“不比寻常野桃李,只将颜色媚时人”;他爱梅花高洁清香:“忽如一夜清气发,散作乾坤万里春”;他爱梅花崇高气节:“疏花个个团如雪,羌笛吹他不下来”!故宫博物院所藏《墨梅图》就题有这首广为流传的墨梅诗:“我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诗中一“淡”一“满”尽显墨梅的丰姿与诗人傲岸的品格,翰墨与梅花之香扑面而来,足称诗格、画格、人格完美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