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0春季拍卖会精品>洗象图轴
  • 作  者: 崔子忠  
  • 尺  寸:188×51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7000000-9000000
  • 成 交 价: RMB 12,320,000
题识:从晋册五十三相中悟识此相说法,示见戒龙子,一观、一驯象、一趺、一演、一自寂、一灌顶七相,五十三相中之大者。此则七师相中之大者也。丙子(1636)夏五月十五日,长安崔子忠手识。
钤印:子忠,另一印不辨
诗堂:明崔子忠洗象图。黄君寔题。 钤印:山涛
题跋:图下裱绫有丁丙(1832-1899)三题,第一段:录沈守纯为此幅《洗象图》所作的七古长诗,诗意谓《洗象图》乃沈氏家藏,丁龙泓(丁敬1695-1765)则藏有崔子忠的《伏生授经图》,两人曾相约共赏。丁敬看到《洗象图》后,欲以名砚求易。第二段:节录自汪启淑的《水曹清夏录》,汪启淑曾在丁敬家欣赏过《伏生授经图》,又在沈世炜家见此《洗象图》,认为崔子忠的绘画古致磊落,确是高手。第三段:丁丙自题于光绪丙子年(1876),距崔子忠作此图已整整四个甲子,丁丙在谢卜堂家见过《伏生授经图》,又在沪上买得此幅《洗象图》,三段题跋记录了有关此两幅名画的故事。(《伏生授经图》现存上海博物馆)跋后钤松生、丁氏二印。
鉴藏印:曾藏八千卷楼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3月。
此幅《洗象图》是崔子忠41岁时所作,画面上方自题“从晋册五十三相中悟识此相。一说法示见,一戒龙子,一观,一驯象,一趺,一演,一自寂,一灌顶。七相,五十三相中之大者,此则七师相中之大者也。丙子(1636年)夏五月十五夕,长安崔子忠手识。”
象为吉祥之物,自元代迄明清,皇家都豢养大象,明清时“午门立仗及乘舆卤簿皆用象”, 俨然是一排仪仗队。每年六月初六日,畜养的大象列队至宣武门外护城河洗澡。王士祯(1634-1711)有诗云:“千钱更赁楼窗坐, 都为河边洗象来。”老北京人人争看这热闹的场景。吴伟业(1609-1671)题崔子忠《洗象图》七古长诗记述了洗象之日,“崔生布衣怀纸笔”去参与其盛,“归来沈吟思十日”,把洗象的仪式与佛经故事合成奇丽的图绘,“图成悬在长安市,道旁观者呼奇绝。性癖难供势要求,价高一任名豪夺。”可见其《洗象图》大受欢迎,故传世不止一本。台北故宫有署崔子忠款的《洗象图》两轴,一为纸本,有乾隆题,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另一为绢本,入《秘殿珠林续编》,北京故宫也藏有一个绢本立轴。三图的画面基本相同,两童洗象,旁立应真及居士三至四人,背景为高大多叶的贝多罗树。
此图的尺幅比台北及北京故宫《洗象图》要大许多,中段洗象童子及旁边的应真、居士等也大致相同,勾画更为细腻,山石云块的笔法和造型也显高古。图下方的龙王身披橘色长袍,龙女手持珊瑚枝,水怪旁侍,浪花四溅。图上角有小龙子一条,昂首翘尾,意气洋洋。上下两段则是其它画幅所无,描画之精致细微,尤令人叹为观止。
《洗象图》的母题取自佛经典故,也充满崔子忠的哲学思辨,整个画面气势恢宏,古劲拙朴。画面正中描绘着的洗象景象,主要由白象和一组三人构成。画面左方一身披红色袈裟神僧,右手持骷髅宝珠,左手则持佛教中的圣物——贝多罗叶,僧尼以及左侧的文士与他相伴左右,人物形象古拙高雅,线条屈曲转折,强劲中不失柔美,右侧白象则正在享受童子们为它沐浴的快感,他们的前方是象征佛教的宝座。画面上方,描绘了天上的景象,充满装饰意味的祥云占据了画面的中段,祥云托起的幼龙,仿若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让人看到汉唐那简劲朴拙之美。画面下方一片汪洋,海中站立红衣龙王和手捧珊瑚的龙女,他们的身旁为昆仑奴,与人间天界遥相呼应,整个画面场面壮阔,气势如虹。
从图轴下方的题跋可推断,这幅立轴原是清人沈世纬所藏,后入藏其同乡藏书家丁丙的“八千卷楼”中。诗文可分成三部分,估计到丁丙手里时,沈世纬的诗文已经驳落了,故现在所见诗文均为丁氏补录。丁丙在题跋中再三把这幅《洗象图》与崔子忠的另一名作《伏生授经图》相提并论,《伏生授经图》现已入藏上海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