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精品回顾>2010春季拍卖会精品>犀角雕英雄杯
  • 尺  寸:长17cm
  • 创作年代:清康熙
  • 估  价: 3000000-4000000
  • 成 交 价: RMB 7,168,000

来源:美国西海岸旧藏
犀角杯自商周时起即为奇珍异宝,不仅因其产自外国,而材料珍罕,更因犀角本身即为一味名贵药材。它是从犀牛鼻骨上生出、由皮肤角质纤维形成,有凉血解毒、镇惊、滋补之效。故以犀角杯饮酒,既可醒酒,又可得融于酒中的药性,可谓至珍之酒器。时逢明代海运兴盛,东南亚、非洲犀角流入中国,一时之间宫廷豪门、文人雅士竞相搜求雕镌,明末清初更是将犀角雕刻艺术推向顶峰,但因其良材稀缺、佳工难觅,故而尤显珍贵。
杯以犀角整挖圆雕而成,用料厚实,其色如蜜蜡,选材可谓奢华,以圆雕、浮雕配以透雕之技法,巧思构想塑一鹰一熊为杯身。琢鹰立熊背,熊踞鹰下。雄鹰敛翼身侧,扭首回望,趾爪有力蹲伏于卧熊之上;熊貌奇古,扭体撑持,在天为英,立地为雄,针锋相对,剑拔弩张,角杯谐“英雄”之意,足见气魄。整器虽小,然而无论种质、刻划、造势皆具无凡人之相,可谓杯中有乾坤,十分精彩。且在公私收藏的犀角杯中,以鹰熊相叠雕制的作品极为罕见,此拍品出自美国西海岸旧藏,其所选题材之珍罕为首次在国内出现,极为难得。且其制作规整,呈对称形,故较一般犀角杯更为费料,这也是其形制少见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犀角杯最大的特点就是实用和艺术的完美结合,远观如似一件角雕摆件,近品方知其内有乾坤。艺匠巧妙地利用犀角所特有的材质和特征,制作雕刻成工艺精湛、玲珑精巧的犀角杯。在犀角杯身方寸天地中,抒发得淋漓尽致,而且杯身的雕刻技法各有不同,深雕、浅雕、镂空雕等疏密有致,使得杯上的纹饰包含各自不同的意境。此杯雕琢刻镂工艺极精,“鹰”的造型写实逼真,鹰眼疾利,喙爪尖锋,羽毛层次亦清晰可见,英武之态毕露,熊则肌肉贲张,似积蓄全身力量,寓动于静,与鹰斗志争强。所雕雄鹰分毫毕现的写实风格,似与康熙、雍正间西洋传教士画家的写实技法有关,如清官旧藏之郎世宁《嵩献英芝图》、贺清泰《鹰图》等等为数不少风格写实的表现雄鹰题材的画作,康、雍两朝尚武,草原民族把苍鹰、白鹰等猛禽视为国家祥瑞的象征,受到特殊的崇拜,故“鹰”也成为清代皇帝的图腾。而熊亦是祥瑞与力量的体现,自汉代始人们便视熊为吉祥的动物,郑玄在《诗 小雅 斯干》中笺云:“熊罴在山,阳之祥也”,且在周朝的金文中“能”即为“熊”,代表火势猛烈之意,与草原民族的雄霸之气相符合。
细观杯身所雕雄鹰,其目光如炬、身姿矫健、静矗之中寓有勃发的动感,坚毅勇猛之态尽显于此,故当为满族人尤爱的海东青。其为满洲语“雄库鲁”的汉译,意为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有“万鹰之神”的美誉,是满足族系的最高图腾,代表了该民族的精神,故以此为题材,彰显清帝国鼎盛之况。康熙皇帝赞美海东青“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此诗不仅宣扬了武德,激励军勇,更夸耀了海东青性情刚毅而激猛,其品质之优秀可与天上的星星相辉映,其力之大,如千钧击石,其翔速之快,如闪电雷鸣,由此可见海东青在古代东北帝王眼中的地位非比寻常。
此犀角英雄杯构思有创意而工精不简,当为清早期康熙朝之作。从明代到晚清,小小的犀角杯由简而繁,经历了由质朴到奢华,再到对艺术境界的捕捉与探寻的蜕变,它已不仅是一个工艺大师手中雕刻出的艺术灵感,更充满了一种艺术在时代历程中的深刻烙印。
重379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