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3
Apr 2019

小中能见大 弦外有余音——周颖南珍藏丰子恺作品

我们都爱你的漫画有诗意,一幅幅的漫画,就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的小诗。朱自清如是评论他。他一生身兼数职:漫画家、文学作家、翻译家,美术教育家。他有一对善于观察的眼睛,有一个善于分析的大脑,有一双善于描写现实的手。他的所写所画,似在不经意之中随意勾画,他的画看似笔法简单到不可再减一笔的境界。他所表现的,几乎包含了社会所有层面,却又不带一丁点儿的烟火俗气,而是自带一股超然,源于世俗,高于世俗,且蕴含着淡淡的温情,让你从中觉察出人生的趣味所在,察觉出世俗生活的欢愉。正如他的小诗所说:平凡琐碎又有情味。他,以不经世间造作的纯洁无暇、天真烂漫的真心入画,把入世的“童心”与出世的“佛心”相融。他洞察生活百态后,在画中细细勾勒人间的情味,因此他的画中有妙趣横生,豁达真我,有平淡天真,更有有矜恤之爱。他,就是丰子恺。我们人人都爱的丰子恺。本季春拍中,保利拍卖将首度推出周颖南珍藏之丰子恺作品专题,无论是《四季四屏》、《饲蚕图》、《汪宜秋诗意》均堪称绝美,此外,丰子恺为周颖南先生所求而创作之《弘一大师造像》实属不可多得的历史艺术价值皆重的作品。本专题所有作品均可在1998年《新闻学史料》中刊登的《丰子恺与周颖南的通信》中得到正面或侧面的证实,难能可贵,足供同赏。1972年周颖南与丰子恺合影关于周颖南我生平还没有遇到一个既是企业家又是文学家的人,有之自周颖南先生始。在我眼中,周颖南先生是一个奇人,可以入‘奇人传’的——季羡林周颖南(1929-2014),被尊称为“现代儒商”、“南洋侨领”,创立了东南亚最大的餐饮企业,曾多次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接见,他在从商和笔耕方面都取得较大的成就。正如周颖南自己所言“刘海粟、丰子恺、巴金、俞平伯、叶圣陶、冰心、丁玲、萧军、艾青、钱钟书、赵朴初等上百位中国文艺界名人学者,和我保持这诚挚的友情和各种形式的交往”。周颖南与这些艺术家等或为忘年交、或为挚友,有很多更是患难之交。与丰子恺先生的交往,正是周颖南与中国艺术家们交谊中极为出彩的一段。从1972年两人初次见面,到1973年周颖南夹带丰子恺翻译的《大乘起信论新译》出国,帮助其署名“无名氏”刊印出版,两人相互建立深厚信任和欣赏;直到丰子恺去世前的多年里两人即使相隔甚远仍万里飞鸿,相互交流艺术心得。对于逆境中的丰子恺,周颖南更是从精神到物质上都给予关怀和鼓励。在丰子恺逝世后,为了缅怀丰子恺先生,周颖南在新加坡出版《丰子恺书画集》,本次专题大多数作品均出版于此书。1972年,上海日月楼周颖南所摄的丰子恺彩色照片,桌上的纸包为丰子恺在“文革”期间的完成的《大乘起信论》译稿丰子恺 四季四屏76×20cmx4设色纸本 立轴著录:1、《丰子恺书画集》,第12-13页,新加坡,1976年。2、《丰子恺漫画全集》(第八卷,彩色画卷),第311-312页,京华出版社,2001年4月。丰子恺《四季四屏》,目前丰子恺全集中唯一刊出四屏形制的作品。在1973年丰子恺致周颖南信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此幅作品的创作初衷:颖南先生:寄下大示及照片,今日妥收。《大乘起信论新译》译稿,蒙亲送薝蔔院交与广洽法师,有劳甚多,功德无量。佛力加庇,长寿康乐。……弟即写春夏秋冬四季小屏四条一堂,寄至尊府。……弟丰子恺草草上,一月廿六日颖南先生:仙游寄下包裹及信,今已妥收。包内各物,皆珍贵足供御冬。不胜感谢。今作春夏秋冬四季小屏一堂,奉赠留念,即请赏收。……弟丰子恺叩拜 廿六日由此可以推论,此套四条屏实乃丰子恺作为周颖南帮助其出版《大乘起信论新译》以及对其生活上关照之答谢。在文革当年的风风雨雨中,《大乘起信论新译》因其宗教色彩是不被允许发表的。而这部对于丰子恺极为重要的译作,在国内那样高压复杂的环境下,可以通过周颖南得以交付广洽法师出版,于丰子恺必是感动涕零之事。在这种感动之中,创作的作品,更有韵味。作为丰子恺一生中极为罕见的巨制,丰一吟女士在整理出版《丰子恺漫画全集》时特向周颖南征集图片,可见这套四屏的难得可贵。这段佳话在周颖南所著《迎春夜话》、欧家斤所著《书信中的颖南评说》中均有相关记载。《四季四屏》分别绘春夏秋冬四季之景:春,画面为三段布局,近景山坡上青草郁郁,中景两位少女涉水而坐,溪水潺潺,远景杨柳依依,桃花盛开……春意便从这画面中盎然溢出。夏,绿了的芭蕉,多变的卷云,孩童举手指着天空,母亲手执蒲扇而立……画面描绘的仿佛就是每个人记忆里的某个夏日的午后,在与母亲看着云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同的形状和故事;秋,少女在满月下吹笛,南归的大雁,嫣红的枫叶,嬉戏的双兔……少女的秋思就这样淡淡的诉说出;冬,苍劲的松树,苍茫的冬岭,傲寒的小草,执酒相对的知己……让冬天也不那么萧瑟,仿佛就是丰子恺与周颖南伯牙子期之情的描述。四屏透着不染尘杂的秀美和平和,品读着画家传递给我们的恬静,仿佛一切归于宁静。弘一法师造像水墨纸本 镜心59×35cm在1973年丰子恺致周颖南信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此幅《弘一法师像》的创作背景:子恺先生:……弘一法师是我所敬仰的,他不但文章德器,倾动天下,而其道行,更为普天之下所赞颂!我喜爱其手迹而不可得,只好收藏其复印本。这里我大胆祈求请写一幅大师画像,赠我供奉。……弟周颖南拜上,一九七三年元月卅一日子恺先生:惠赐的弘一大师造像及归昌世手写佛经书签均已拜领,谨此至谢!大师造像,形象逼真,佛骨昭然,令人肃然起敬。我将择日就此事向广洽法师报告。…… 弟周颖南拜上一九七三年三月六日弘一法师是丰子恺一生中最崇敬的师长,丰子恺不仅在艺术上受到他的教导和培养,而且在宗教思想上也深受他的影响。丰子恺与弘一大师关于《护生画集》盟约,这个一个持续了几十年的师生佳话,也一直让人心生敬仰。弘一逝世后,丰子恺为弘一法师绘画的像,更是受到了各方普遍的赞词。他在《为青年说弘一法师》一文中说:“为欲勒石,用线条描写,不许有浓淡光影。所以不容易描得像。幸而法师的线条画像,看的人都说‘像’。大概是他的相貌不凡,特点容易捉住之故。但是还有一个原因:他在我心目中印象太深之故。我自己觉得,为他画像的时候,我的心最诚,我的情最热烈,远在惊惶恸哭及发起追悼会、出版纪念刊物之上。”丰子恺 饲蚕图35×27cm设色纸本 镜心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14页,新加坡,1976年。在周颖南1973年6月2日给丰子恺的信中写到“子凯先生:拜读客月九日、十五日惠书,承赠春景辞两幅,饲蚕图一幅,我高兴极了。真是诗情画意,书词并妙,独步一时,我拱如至宝,心感不宣”,信中所提正是下文的《饲蚕图》、《行书自作诗》和《行书宋祁诗》。此《饲蚕图》丰子恺以富于节奏感的线条和清新雅致的色彩,描绘出江南蚕忙时的一景。作品运笔婉转自如、少有顿挫,丰子恺通过点、线、面的疏密、长短、大小的变化和对比以活跃画面气氛。画中养蚕妇人起身关照蚕宝,妇人手中红烛点出“子规啼徹四更时”,与其题《蚕妇吟》诗画结合。妇人红拖鞋与红烛用色上相呼应,富有生活之趣,在冷色的画面基调上点以富有韵律的暖色,以活跃画面气氛,突出主要物体,颇有对比之趣。丰子恺 行书宋祁诗17.5×69cm水墨纸本 镜心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25页,新加坡,1976年。丰子恺 行书自作诗17.5×69cm水墨纸本 镜心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24页,新加坡,1976年。丰子恺 汪宜秋诗意68×30cm设色纸本 镜心此画采用暖色调,简洁的线条,干净的构图,画中一位红衣少女轻倚在阳台上,百无聊赖,闲看蛱蝶过墙去,哀叹春光落入何处。淡淡的少女心事,让人在这美好时光里无尽遐想……

...

22
Apr 2019

从天摇曳到人间——潘天寿《观瀑图》

潘天寿《观瀑图》作于1944年。1942年秋,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潘天寿先生随浙江省政府机关辗转来到云和。1943年10月,浙江省文化运动委员会在云和县成立,潘先生被选为常务委员,省会名流还有余绍宋、严北溟、杜佑周等同时当选。至1944年赴重庆前,潘天寿与余绍宋、顾西林、阮毅成(本拍品上款人)等一批著名的文化名人云集云和,他们通过报刊、书画和文学作品宣传进步文化,宣传抗日救国,为民众提供了大量抗战信息,激励民众的爱国热情发挥了不少作用,也丰富了人们的精神食粮。全省梨园名流也纷纷来云和献艺,使云和文化生活空前活跃。由于连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潘先生一度精神不振。在云和这段时光里,潘先生心情舒畅创作了许多重要作品,《秋酣》、《观瀑图》、《山斋晤谈图》、《松》、《竹石》等名作,都是云和时期所作。1944年 潘天寿在云和潘天寿 观瀑图1944年作立轴 设色纸本99×62cm已知著录:1.《潘天寿画集》,作品第23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3年。2.《潘天寿画集》第30页,中华书画出版社,1980年。3.《潘天寿书画集》第56页,(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2年。4.《潘天寿书画集》下编,第57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5.《现代美术家画论作品生平》,作品第6号,学林出版社,1996年。6.诗文收录于《潘天寿诗注》,第197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1997年。题识:一、清游最爱梦中山,怪壑奇崖笔外扳。又见水晶帘不卷,从天摇曳到人间。毅成学长兄属画,即请正可。三十三年春初,寿于云和。二、飞瀑二字误,又见灯下,又记,阿秃草草。钤印:寿、阿寿、天寿、天、懒道人、潘(押)部分出版物潘天寿用墨,枯湿浓淡均见深厚的传统功力,尤其是泼墨,更是元气淋漓,深得苍茫厚重之致。用色则古艳淡雅,超尘绝俗。他的用笔曾吸收石涛的破墨洇化,干湿互用,造成淋漓酣畅的水墨效果。通过对古松、巉岩、流泉、山花野草的描绘,创造了一个诗意盎然的画面,古松老千刚劲如铁,虽有枯枝,但仍然黛色参天,郁郁葱葱。画幅右边岩石,形象奇特。上下两部分的山石遥相相呼应,中空处留白有落款,整个画幅的结构颇具匠心。底端的石块上一人端坐松下,古松树身自中向右上角倾斜,树帽自右向左侧延伸,将势收回。树身及岩石的主要轮廓线,与自右上角来的雨后溪流,在相接未接之间。树身左边,溪流之下同样留有空白。由于主体景物置于上下两侧,画家在中空处题款,造成了整个画面的均衡。其构图之大胆奇崛,总给人一种强劲有力的新鲜感,而颇具结构美。这幅画不只是大自然永恒和旺盛生命力的颂歌,而且也可以说是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老文化的象征表现,它以其强大的生命力震撼人、鼓舞人。阮毅成夫妇像上款人毅成,即阮毅成,余姚临山人。1927年毕业于中国公学大学部政治经济系。1931年毕业于法国巴黎大学,获法学硕士学位。同年回国,历任国立中央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央政治学校教授兼法律系主任、《时代公论》主编。1937年任浙江省第四行政督察专员。抗日战争初期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浙江省民政厅原址在杭州,杭州沦陷后于1942年9月迁往云和县,抗战胜利后迁回杭州,至1949年杭州解放。1949年去台湾,曾任台湾《中央日报》社社长、《东方杂志》主编等。上款人著作

...

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1号新保利大厦三层 100010

Tel:+86(0)10-64083188

Fax:+86(0)10-64083186

诚信经营示范单位

网站IP量51,478,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