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新闻中心>三绝书画印,一意干青云 ——齐白石书画印三绝赏读

三绝书画印,一意干青云 ——齐白石书画印三绝赏读

发布时间:2017-10-27 15:37:13

北京保利第39期精品拍卖会

中国书画

预展时间:11月8-9日

拍卖时间:11月10日

展拍地点:北京四季酒店

(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48号燕莎友谊商城东侧)

 

齐白石(1864-1957) 书画印三绝

立轴 水墨纸本、设色纸本

书:62×31cm

画:98×33cm

印:1.8×1.8×5.5cm

说明:民国著名文化学者、资深京剧票友、藏书家沈正元上款,由家属提供。

估价:RMB 3,200,000-4,200,000

 

沈正元先生是民国间寓居北平的著名文化人士,日常醉心戏剧及藏书,且多有考据之癖,曾与刘雁声合著《名伶新剧考略》、《京剧故事考》等数种,用力于搜集、整理京剧相关史存、资料,殊为不易,而乐在其中。该两书目前已成相关领域极为珍贵的权威资料。沈先生久居京城,但与齐白石似乎交集不多;后在杨我之、陶梦人等人的力介下,始得与齐氏投契,由此始向齐白石求索求购书画印多件。本期付拍齐白石书画印三绝,即沈正元家属委托,堪为当年两姓交情之证。

 

沈正元与刘雁声合著《名伶新剧考略》、《京剧故事考》书影

 

齐白石书画印三绝,含《为沈正元书陆游结茅诗》、《为沈正元作青云大利图》、《为沈正元刻名章》三件,均系齐氏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间所作。《为沈正元书陆游结茅诗》书于黄笺洒金纸上,所书《结茅》系陆游《剑南诗稿》里名篇,其主旨是发抒陆氏忧国而不见用、只能自适自解的矛盾心情。齐白石书此诗以赠,似乎亦有所寄托。考齐氏此幅所用“吾年八十矣”印,即为1940年,当时因抗战进入相持,齐白石居京落寞,卖画大减,与陆诗中“客少柴荆尽日关”而只能“插架图书娱晚暮”的无奈无聊、但仍婉拒日伪政府各路求画者而坚用“自怪坚顽推不倒,时来临水照苍颜”以自嘲自解正相符契,算是异代知音了。

 

老齐又“画蛇添足”,后缀“予平生字,未用工丑”一句,联想他当年“衰年变法”时曾以绵里藏刀之法反击吴昌硕“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之讥诮,似别有所指。此幅后称“正元先生之雅意不可却”,看来沈正元先生所给润例比较丰足,可为会心一噱。

 

本幅用印“吾年八十矣”(左)、北京画院藏原印(右)

 

左:《为沈正元书陆游结茅诗》

右:北京画院藏《行书陆游诗句》

 

而《为沈正元画青云大利图》同样属齐白石荔枝题材精品之制。齐氏画荔枝始于他早年(约1907年前后)数次岭南钦州之行。齐曾有诗言“客里钦州旧梦痴,南门河上雨丝丝。此生再过应无分,纤手教侬剥荔枝”,与后来的“若教点上佳人口,言人言事总销魂”正是异曲同工。他后来又盛赞荔枝称:“园果无双,予曾为天涯亭过客,故知此果之佳。”(《荔枝蝗虫》,今藏北京画院)可知其钟情如此。此幅绘一干斜出,以淡墨浅绛混之,其上以浓墨湿墨勾出数枝,复写荔叶翻飞上下,其间缀以累累荔枝,以西洋红点染,令人馋涎欲滴;左上角写一尾蜻蜓,似闻香而至。整幅结构清新、设色秾艳,极具艺术感染力。

 

中国画传统一向注重象征,不管是形象之象征还是谐音象征,且单个意象以及意象组合的象征意义有时候并不一样。此幅中,本来以形象寓意悠闲的蜻蜓因为与谐音象征的荔枝组合,则转而喻示“青云直上”之意了,合起来即“青云大利”,当属齐白石笔下极为少见的祝福了。

 

本幅所钤印“齐大”(左)、北京画院藏原印(右)

 

本幅落款(左)与北京画院《齐白石全集》所用书名

 

北京市文物公司藏齐白石《吉利万千》即以荔枝和雏鸡组合所得,其逻辑与此幅《为沈正元画青云大利》正相同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蜻蜓荔枝》与本幅中蜻蜓之画法对比

 

《为沈正元刻名章》是齐白石一贯的篆刻手法,印文安排爽利和谐。边款则由当时文化名人杨我之刊出,洋洋洒洒数十百字,备述自己与沈正元、陶梦人诸人的知己交谊,又极赞齐白石治印造诣之高,录其文于下:

1、“十载京华,刀笔生涯,得君与梦人知己耳。萍踪或为左券,□我之于太液池□。时甲戌秋末已寒矣。”

2、“白石印,允称之。我之誌。甲戌初冬,刊于惜薪司。正元兄指正。未刊款甚久矣。”

几件作品的保存过程相当令人唏嘘。浩劫开始后,沈家不可避免受到冲击,沈正元所藏书画书籍均遭封查。《为沈正元书陆游结茅诗》曾被撕成数片,后来被沈家人小心翼翼用纸条粘贴好,使再复完璧;而《为沈正元作一本万利图》画心上至今尚依稀看出有一巨大脚印,这些都在默默诉说它们曾经的遭际。幸运的是,这几件东西因沈家人的机警和小心得以保全至今,也算是一种迟到的慰藉了。

 

齐白石《书画印三绝》外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