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新闻中心>揭开蒋校长的“庐山”真面目

揭开蒋校长的“庐山”真面目

发布时间:2017-12-05 15:10:41

Lot 2603

蒋介石致陈诚珍贵手谕一组

六通五十纸

1933935年作

RMB: 100,000-200,000

 

蒋介石颁布过大量手令(手谕),据长期供职于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的秋宗鼎回忆,从1936年1月起,至1948年4月止,即有120余箱之多。2015年6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专场(以下简称保利公司)拍卖一组钱大钧所藏“蒋介石密令手谕”,以800万元人民币起拍,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1782.5万元人民币成交。

 

今年秋季,保利拍卖又征集到4通39页蒋介石手谕(信札),据笔者考证,这批手谕的时间集中在1933年至1935年,主要内容为蒋介石交代陈诚关于庐山军官训练团的种种注意事项。陈诚,字辞修,浙江青田人,青田盛产美石,因而又以“石叟”自号。国民政府统治大陆时期,蒋介石刻意培植陈诚,给予党政方面诸多历练机会,使其逐渐由军界向政界扩展。台湾时期,陈诚位居中国国民党副总裁,官至“副总统”,一度成为岛内政坛第二号人物。

 


1933年7月,陈诚担任庐山军官训练团团长

 

2007年岁末,台北“国史馆”出版《陈诚先生书信集——与蒋中正先生往来函电》(以下简称书信集),编辑小组收集陈诚《石叟丛书》及家属珍藏资料,结合馆藏“蒋中正总统档案”、“国民政府档案”,总共收录双方往来函电1193封。毫无疑问,以陈诚长期襄助蒋介石处理军政大事的重要性来说,《书信集》实为研究民国史最关键的一手史料。经过笔者仔细对照,保利公司最近征集到的蒋介石手谕(信札)并未收入《书信集》,属于典型的“沧海遗珠”。

 

第四次“围剿”,国民政府军一败再败

 

1933年1月,蒋介石亲临南昌坐镇第四次“围剿”,陈诚担任中路军总指挥,所辖部队约占“围剿”总兵力30万人的半数,实乃重中之重。2月12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兵临南丰城下,陈诚下令驻守南城的第24师就近驰援,“以第1纵队之第11师由宜黄南下,以第52、第59师由乐安东进,经黄陂、东陂,至新丰市会合;以第3纵队改在南城、硝石集中;第2纵队到南城后,转向康都圩前进”。

 

红一方面军不吃眼前亏,断然撤围南丰,决定利用乐安至黄陂、东陂一带的山深林密地形,伏击第52、第59师于东进途中。2月27日,摩罗嶂大山一带云遮雾障,第52师突然遭到红1军团泰山压顶一般猛烈袭击,部队很快被截成数段,身体肥胖的李明师长从马背上跌落,浑身泥血模糊,红军找来担架,将其抬到李家祠堂救治,大概是惊吓过度,当晚伤重而亡。第59师前脚接后脚也为红5军团包围,第175旅旅长杨德良阵亡,师长陈时骥被俘,“连排长伤亡三分之二,战后仅收容官兵约一团,枪械3百余支。”

 

蒋介石勉励陈诚,“胜负是吾人常事,不足介意”,“处世当不亢不卑,作战尤应不骄不怯也,千期勉之”。3月中旬,陈诚改分进合击的作战方针为中间突破,第2纵队为前纵队,向广昌攻击前进;第1纵队为后纵队,加强第3纵队之第5、第9师,推进黄陂、东陂附近策应。朱德、周恩来掌握了陈诚急于“报仇”的心理,集中红军主力迫近草台冈、徐庄地区,伺机分割打击第1纵队。20日,第2纵队攻抵甘竹、罗坊、洽村一线,第1纵队沿着黄陂、草台岗南进,第11师走在队伍最前头,黄昏时全部到达草苔冈附近,师长萧乾命令就地宿营,天明继续前进。纵队指挥官罗卓英觉得草苔冈高山环抱,无法发扬优势火力,部队联络运转亦十分困难,建议连夜回撤五里排,靠拢第9师。萧乾不赞成,“夜间撤退容易造成混乱,影响部队士气”。

 

红一方面军果断下令“采取迅雷手段干脆消灭草苔冈、徐庄附近之一师,然后再突击东陂、五里排之敌”。21日拂晓,红3军团首先发起攻击,第11师第66团团长李宴芳还以为是友军发生误会,赶至第一线大声制止,结果稀里糊涂葬送性命。红1军团、红21军陆续加入战场,第11师第64团团长孙嘉傅在黄柏山上组织反冲锋,红军几次冲入阵地均被击退。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急得暴跳如雷:“一定拿下来,一定拿下来。”尽管艰难,红军还是逐渐扩张了突破口,孙嘉傅力战殒命,部队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第2纵队听到西侧方枪炮声愈响愈密,一时猜测纷纷,萧乾刚愎自用:“我打得不错,还不需要增援。”临近夜暗时,草苔冈战斗进入混战状态,萧乾腿部为子弹擦破,眼看失败难以挽回,只好拄着拐棍写下“大势已去,相机撤退”八个大字。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路军接连遭到重击,第四次“围剿”计划再告挫折。蒋介石致电陈诚,此次在蛟湖、霍源、东陂、草苔冈之败,“一时不必再图进展,当专注于抚恤伤亡与巩固军心,使士气不衰,为第一要义”。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不满陈诚独揽“围剿”军事,急电南京“速筹办法,加调得力部队,并立派大员来此督剿,现在各军士气馁,若再敷衍,将全局崩溃,不可收拾矣”。4月8日,蒋介石为了平息众怒,罚陈诚降一级,并记大过一次,罪名是“骄矜自擅,不遵意图”。


江西”剿共“军事接连失败,蒋介石决定创办庐山军官训练团

 

视往日黄埔军校之牺牲奋斗精神创办庐山军官训练团

 

江西“围剿”接连失败,陈诚总结经验教训,关键在于国民政府军素质“良莠不齐”,“剿共干部,以视往日黄埔军校之牺牲奋斗精神,尤有逊色”。有鉴于此,蒋介石为了“增进剿□军效能”,决定创办“赣粤闽湘鄂北路剿□军军官训练团”,“就北路军所属各部队,轮流抽调中下级干部入团训练”。训练团选址庐山,所以通常简称“庐山军官训练团”。

 

1933年6月25日,南昌行营第三厅厅长刘兴和第5军军长刘绍先接到新的任务,担任正副筹备主任,负责筹划庐山军官训练团两项主要事务:调集军官训练团所需各种物资;修建军官训练团营地。蒋介石指示刘兴:“军训团及演习部队之驻扎地点,应在庐山海会寺、白鹿洞、栖贤寺、秀峰寺、万杉寺、归宗寺等处,分别选定之。”庐山耸立在长江南岸,是驰名中外的避暑圣地。每年七、八月份炎夏季节,南京热得像一座火炉,军政要员们总要上庐山办公,庐山因此素有国民政府“夏都”之称。

 


庐山五老峰

 

令筹备组倍感压力的是,蒋介石规定的筹备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天,这对于完成二、三千人规模的军训团前期工作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于是,筹备机构的几个小组开足马力,分头负责购置、运输、交通、建筑、设计、文书等具体事务,但筹备工作还是未能赶在规定的7月12日之前收摊,幸好有些现成的寺庙可供应用。据参加过第一期训练的第14师第81团营长方耀回忆,“海会寺有老庙房,够供团部办事人员之用,离牯岭较远,距星子较近,交通方便,而且海会寺附近山坡倾斜不大,适合设立军训团训练基地”。

 

至于谁来担任军训团团长,蒋介石心中早有人选。7月3日,陈诚在临川“剿共”前线接获委任,即日赶赴庐山开展工作。11日,庐山牯岭饭店冠盖云集,训练总监朱培德主持召开军训团教官和顾问会议,蒋介石讲《军团训练团训练的要旨和训练的方法》,指出“消灭赤□为训练军官惟一目的,一切训练方式与战术,均应适应剿共战争之需要”。12日,蒋介石又写信给陈诚,强调“此次庐山军官团训练之目的,不仅为剿□之胜负所系,实乃为我国家与民族存亡生死之所关”,同时列举了八点注意事项,要求参加训练的各级官长“深明此义,克苦耐劳,冒暑犯难,专心一致,期收训练之全效,以为扫赤安内之张本,建立我军人御侮攘外之基业”。(详见第一通信札)

 

庐山军训团第一期学员合计1840人,职务分布有团长、团附、营长、营附、连长、排长等,原本计划15日开学,“嗣因各部队学员未能如期到齐,军训团之官兵夫未组织完成”,向后延迟三天。18日,蒋介石出席开学典礼并作《庐山训练之意义与革命前途》训词,陈诚接着讲《庐山军官训练团开办的意义》。20日上午,蒋介石手谕陈诚:“中正讲话时间规定每星期日与星期一日,每日上午六时卅分至八时,每星期日下午六时至七时与各官长教官讲话。”(详见第二通信札)中午,蒋介石另就各军官必办之件及训练注意事项再提五点要求(详见第三通信札),交由传令人员从牯岭投送海会寺军训团团部办公室。


庐山军官训练团开学典礼


蒋介石、陈诚检阅庐山军官训练团学员

 

也许山上气候宜人,蒋介石在此期间精力充沛,以7月23日日记为例,“四时半起床,静座后朝餐;五时半由观音桥出发,经白鹿洞至海会,训练军官团约一小时半,不觉其疲劳,体力渐强,戴季陶以余过劳与舌齿音混为虑。十一时对教官官长训话约半小时,胡宗南来见,下午再到海会点名。”陈诚更不必说,参加各种课程与军事演习动作,首先穿着士兵服装,腰束小皮带,挂水壶,躬行示范。学员们看在眼里,均照此改装,一改过去军官特殊形象。

 

抵御外侮,“中国一定有方法”


1933年的庐山军官训练团前后办了三期,从7月18日至9月18日,总共有7500多名中下级军官接受训练。回顾前几次“围剿”,陈诚坦言国民政府军“这几年确实无训练的机会”,编制不健全,导致“运用不便”,“精神上亦不能不受影响”。反省“剿共”军事,蒋介石认定最适用的“是十八世纪与十九世纪初期拿破仑战争时代所用的战术。就中国而言,就是咸同时代湘军淮军打长毛剿捻□所用的战术”。为了学员容易掌握,蒋介石、陈诚别具用心地将训练内容概括为六项原则:搜索、联络、侦探、警戒、掩护、观测;四大要素:确实、迅速、静肃、秘密;三个口号:受伤不退、被俘不屈、临难不苟;两项要旨:战术上的分散于集合;一个要诀:服从命令。

 

杨伯涛时任陈诚嫡系部队连长,据他回忆,“每期学员训满结业时,蒋介石都要亲手授予每个学员短剑一柄,剑上刻有‘不成功,便成仁’警句,让随身佩带以表决心”。作为一名下级军官,杨伯涛切身体会,“庐山军官训练团连续办了多期,特别对进剿部队灌输了新的作战方略,同时进行各种改革,树立了较新的作风,相应地挽回颓丧不堪的士气”,确实提高了国民政府军的整体战斗力和战斗精神。


1934年7月,蒋介石自兼庐山军官训练团团长

 

1934年盛夏,庐山军官训练团继续开办,蒋介石自兼团长,陈诚任副团长兼教育长,参加训练的军官扩大范围,既有中央军将领,又有地方部队校级以上官佐。7月13日,蒋介石演讲《抵御外侮与复兴民族》,首先分析日本在军事上的战力及其对外侵略的思想,反观中国则完全没有抵抗的条件,只是这并非简单的中日问题,而是太平洋的问题,是日本要同世界作战的问题。所以中国一定有办法、有力量可以抵抗日本,复兴民族,一般军官也要有充分的自信。17日,蒋介石续讲《抵御外侮与复兴民族》,“其中抗日的方法,除了锻炼身体,还要刻苦工作,不断研究发明;以确实、迅速、静肃、秘密之要旨,训练军队”。由此可见,随着国内“剿共”形势发生变化,日本侵华甚嚣尘上,庐山军官训练团的宗旨也渐渐转向“攘外”。

 

1935年5月,蒋介石计划继续举办暑期训练团,打算从中央党部、训练总监部、军政部、内政部、教育部等各下属单位抽调7400余名学员,后因四川“剿共”战事胶着,另改峨眉山举办。7月22日,蒋介石通知陈诚传见李恒华(详见第四通信札)。李恒华是河北冀县人,与陈诚保定军校第八期炮兵科同学,时为第5军参谋处长,奉命晋谒蒋介石,主要涉及一项重要人事调动。29日,陈诚致电蒋介石,“防空学校教育长可否以第五军参谋处长李恒华调充,请钧裁”。在陈诚关说之下,李恒华后来如愿调任防空学校教育长,全面抗战前夕又改任炮兵第41团团长,指挥高射炮部队参加了淞沪、南京等地的防空作战


1936年7月,蒋介石、陈诚与庐山暑期训练团部分教员、学员合影

 



 

1936年夏,蒋介石按照1935年的计划在庐山举办训练团,也称“第一届庐山暑期训练团”。翌年7月,“第二届庐山暑期训练团”如期开班,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很快传开。17日,蒋介石发表重要讲话:“卢沟桥事变的推演,是关系中国国家整个的问题。此事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毛泽东为此肯定蒋介石庐山谈话,“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因此,受到了我们和全国同胞的欢迎。


——冯杰



 

撰文者介绍:冯杰,浙江桐乡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员,民国政治史、军事史研究学者,凤凰卫视纪录片《青年蒋介石》嘉宾。2016年入选银泰公益基金会、浙江大学“蒋介石与近代中国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首届青年学者研习营。著有《铁血远征》、《漓江烽火》等书,并在《国家人文历史》、《档案春秋》、《同舟共进》、《世界军事》、《团结报》“文史e家”、网易历史、腾讯历史、澎湃历史等刊物和新媒体上发表过众多文章。

 

附录:信札释读

第一通 1933年7月12日


 


 

南昌行营交际科送海会寺陈总指挥辞修勋鉴

 

此次庐山军官团训练之目的,不仅为剿□之胜负所系,实乃为我国家与民族存亡生死之所关,务望我官长,深明此义,克苦耐劳,冒暑犯难,专心一致,期收训练之全效,以为扫赤安内之张本,建立我军人御侮攘外之基业,实利赖之。训练期间应注意之点,列举如下:一、无论何种动作、态度须严正郑重。二、处处应表示亲爱精诚之精神,时时以礼义廉耻相期尚勉。三、食衣住行,在于训练期间,均须时刻自检,以整齐清洁自持。尤须注重公共卫生,凡吐痰之类务望严戒。四、每晨五时,必须各营集合全营军官于旗杆四周,立正鸣号,举行升旗礼,全体唱国歌与党歌(教职员亦皆须到场),礼毕始散。每日下午七时,举行降旗礼,亦如之。以养成我军人爱党爱国之精神。五、无论命令之下达与接受,或对上官口头报告,必须立正敬礼,遵照仪式,复诵尤为重要,不可苟且从事,以改除现在玩忽命令之弊。六、运动与歌乐,每星期日或课余之暇,当由各员自行选择其性之所好之运动娱乐,如足球网球排球篮球游泳唱歌音乐等(已另聘员),以及独唱独奏说笑话讲故事献技术,皆可在规定时间内,任意行之。七、吸烟只准在规定时间与地点内行之,对于烟纸残火尤须磨灭,不可乱弃。八、‘欢乐交谊会’每星期日举行,由团长与各营长筹备规定可也。蒋中正七月十二日。

 


 

第二通 1933年7月20日


 



 

辞修同志:中正讲话时间规定每星期日与星期一日,每日上午六时卅分至八时,每星期日下午六时至七时与各官长教官讲话,请照此预告可也。中正廿日。

 



 

第三通 1933年7月20日


 


 

辞修同志:应令各官长必办之件如左,一、印刷履历表分令各员亲自填写,须详明某年某月在何处任职,何时辞职或调差,并注明其直属军、师长之姓名,不可以任过参谋长或团、营长等职一语含混了事,必须详明第几师第几团营长,现任职务何时委任到差,其籍贯村址与父母子女之名及家庭经济状况尤须详明。二、训练完毕之前,各营连长必须对其所属学员(自下星期起)每日分别为标准记录分数呈报,至各官长之考核则由团长记录呈报,其次关于教育时所应轮流口试一二次,其试题即以中正所制剿□手本与训练要旨以及对参谋会议训话(约星期日)可以。注意者如左:一、各级官长与教官训练时应时时注重启发与领悟二点,使其无形之间能受精神上之淘镕与习气上之感化。二、训练期间对于时间宝贵与认真须特别注意,无论何时于规定之时刻不可有一分以上之差别迟延,否则必须处分,此为自强不息成功之基础,又须继续不断不可时作时息半途而废,此为做人做事惟一之要件,并须详细说明,如欲剿□抗倭完成革命,能切实养成此温故知新日省月试之时间继续不断之习惯不可,尤须注重自强不息之要旨也。三、训练期间对于集合排列与解散动作务须多做(解散时与解散后更须注重静肃),先注意静肃确实,次则进于迅速敏捷,每做此动作时,其縈速度应以时表实验自其最迟以至最速(动作时间即可),比较其前后之进度如何也。四、现代生活应知以空气、日光、水三者为基本生活,凡人必须以自然界为对象,而再不可如过去中国军人,悠游自得过活,以至老弱自甚,而为世界落伍之民族,此为吾军人最大之耻辱,故提倡体力与劳动尤为此次训练中最重要之一课也。亦可引德国各顾问之体格与动作生活为例也。四(应为五)、训练虽提倡劳动但必使受训练者精神上有种快乐与慰藉,故应时时引起其精神上之快乐,此次海会训练前有鄱阳后有五老峰,只此地形一端而论,天然山水如诱导得法,已受无穷之乐趣。夜间对于北极星以及重要星夜之认识亦可增进无穷之乐也。前日所言未尽其意,昨以有事回岭又未约时间通知,此刻接信乃知时间已过,无任自惭,故以此聊代口授也。

 

中正 七月廿日中午。

 


 

第四通 1935年7月22日

 


 


 

陈总指挥辞修勋鉴:李恒华即令其来一见为盼。

中正 廿二日。

 



戴传贤 致陈诚信札

一通三纸

(蒋中正)会议笔记八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