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新闻中心>百代标程 | 悠然方尺内,未许孰居先 ——盛懋《渔樵问答图》品鉴

百代标程 | 悠然方尺内,未许孰居先 ——盛懋《渔樵问答图》品鉴

发布时间:2017-12-08 18:11:13

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

预展时间

2017年12月14日-12月16日

预展地点

全国农业展览馆

拍卖时间

2017年12月17日

拍卖地点

北京四季酒店A厅

 


Lot 3534

盛 懋(元) 渔樵问答图

镜心 水墨绢本

d: 26 cm. 

钤印:盛懋、子昭

鉴藏印:秋碧、河北梁清标鉴定印、仪周珍藏

著录:张珩《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绘画二,第406页,文物出版社,2001年版。

RMB: 3,000,000-5,000,000

 

悠然方尺内 未许孰居先

——盛懋《渔樵问答图》品鉴

 

元代绘画体系,可以根据画家的身份、地位、从事绘艺的动因和服务对象的不同,大致分为三类:文人画家、宫廷画家和职业画家。盛懋是元代绘画史上游离於文人画风之外的职业画家。元代夏文彦《图绘宝鉴》载:“盛懋,字子昭,嘉兴魏塘镇人,父洪甫,善画。懋世其家学,而过之。善画山水,人物,花鸟,始学陈仲美,略变其法,精致有余,特过於巧”。明代赵日华《嘉兴府图记》载:“时以吴仲圭墨竹,岳彦高草书,章文茂笔及懋山水称“武塘四绝”。盛懋独树一帜的画风,在当时画坛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明代董其昌《容台集》载:“吴仲圭本与盛子昭比门而居,四方以金帛求子昭画者甚重,而仲圭之门阒然……”。元代画家柯九思观赏他的《万山积雪图》时,“觉得寒侵肌骨”,称许盛懋为“深於画道者也”。明代书画家文徵明评为:“盛子昭……用笔该博,以至点染小幅,是人所不能者,而子昭独能之。人所不能之妙者,而子昭更能入妙。即以妙品与之,亦何过焉!”文徵明的好友唐寅,对盛懋推崇备至,在题诗中写道:“胜国多古彦,何如盛子贤。铅丹呈秀色,点染发清妍。嶂壑分王、范,烟云逼董、然。悠然方尺内,未许孰居先。”明代徐渭更是将盛懋的山水画与司马迁的文章,李白的《蜀道难》相提并论,充分说明了盛懋在这位艺术大家在诸家心目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本幅盛懋绘《渔樵问答图》,团幅,绢本设色,梁清标(1620-1691)、安岐(1683-?)先后递藏,著录於张珩《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绘画二,第406页,文物出版社2001年版。此图采用元代山水中典型的三段式构图,分为近、中、远三景,在不到一平尺的团扇里,作者布置了渔人、樵子、秋林、远山等景物。近景坡石上绘树四株,其二木叶已脱,则是秋景也,惟矮柳一株,犹作垂老婆娑之态。坡下渔舟止泊,渔人执浆坐於鷁首舱中,挂酒葫芦一,其人回首岸上,与樵子答语,樵子则拱立,似问讯状,束薪一檐,置於坡上。隔岸画联岡远岫。此图的人物形象在画面中占据了重要成分,衣纹裙带的勾勒继承唐人的法度,流畅飘逸,神态十分生动传神。全幅的笔墨,不同於元代文人山水画的笔墨简淡,延续了宋代董、巨的风格,山间以短披麻、米点皴、苔点及清淡圆润之墨韵表现,营造出淡泊萧散的文人志趣。本幅无款,画面左上角有二印:“盛懋”(白文)、“子昭”(朱文)。画中段有梁清标:“秋碧”(朱文)印一枚,画下部左右各钤有:梁清标:“河北梁清标鉴定印”(朱文)一枚、安岐:“仪周珍藏”(朱文)一枚。

 

以下为盛懋馆藏作品中团扇形製的比对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几个特点


《秋溪放艇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秋林渔隐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秋溪釣庭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坐看云起图》上海博物馆藏


《野橋策蹇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渔樵问答图》

 

一是画面构图大都采用一河两岸的三段式布景。即近、远景画山坡树石,中景画水,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元人山水画格式,它的好处是较有变化,既避免了宋画那种过於闷塞密不通风的不足,又不像后世过于文人化之后带来的荒率简单之病。而且树石山水交叉,画面节奏也较丰富,可以点染勾皱一起展开。

 

二是盛懋作画颇重人物,细笔精描,与山水的博大交相辉映。如他的画题如“秋林渔隐”、“坐看云起”、“野桥策蹇”,还有本幅的“渔樵问答”,虽从意思猜来应该皆是表现人物,但在实际画面上则都是以人物之小为陪衬,而主要表现山之美。是山水画而不是人物画。最后,盛懋似乎也特别喜画“秋景”,或许是因为秋季的树木多变。山石峻爽,有利於他的技法展现而了无碍滞。

 

三是盛懋的山水画作品多以繁密的山林景致表现江南地区的胜景,尤其是元代主流画风下对于文人渔隐、汀岸江渚等题材的涉猎。盛懋借渔隐的题材表现其隐逸思想,写渔夫以寄托其愿,抒发自己无所羁绊,隐遁避世的理想。

 

四是盛懋的山水画每幅皆有一种独特的技巧语汇,不强求程式化。以上数幅并列,我们可以看到却并无千篇一律之概,在统一的基调中追求变化,如《秋溪放艇图》《秋溪釣庭图》山石的所用的“牛毛皴”,《坐看云起图》与《渔樵问答图》所用的“米点皴”,杂树所用的“蟹爪枝”。《渔樵问答图》山顶出现了董源、巨然画中常见的矾头。《野橋策蹇图》的“荷叶皴”,以及各幅图像中,远山融入了马远的技法,盛懋笔墨技法的复杂多样性,在画面巧妙的穿插运用,使画面丰富但不突兀。


 

此幅《渔樵问答图》经梁清标、安岐递藏。梁清标是明末清初著名收藏家,文学家。历任礼、兵、刑、户,四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等职,他的收藏一直被国内外学者公认为 “历朝珍品之最”,“藏品富可敌国”,据学者统计,他藏法书约107件,其中晋唐名家名迹28件、宋元名家名迹74件、明代4件、清代1件;藏绘画约510件,其中晋代至五代的绘画藏品有63件,宋元藏品349件,明清绘画藏品87件。其中包含有:晋代陆机《平复帖》,王羲之《兰亭序》(张金界奴本),唐代杜牧《张好好诗》,颜真卿《自书告身》和《竹山堂联句》,宋代苏轼《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归去来辞》,黄庭坚《阴长生诗》,米芾《七言诗》,元代赵孟頫《洛神赋》等等,随便拿出来一件便是震烁古今的藏品。这些藏品更是今天各大博物馆中的镇馆之宝。从当前流传下的藏品来看,经梁清标钤印和考证的书画,大都精审得当。

 

此幅中的另一位收藏家安岐,字仪周,号麓村,朝鲜族,先世为盐商,家资巨富。据《文端公年谱》康熙五十九年中记载:“麓村安氏精鉴赏,凡槜李项氏、河南卞氏、真定梁氏所蓄古迹,均倾赀收藏。图书名绘,甲於三辅。”卒后精品多归乾隆御府,藏书归杨氏海源阁。

 

总体而言,此幅《渔樵问答图》是盛懋汲取历代名家之长,既见功底又不失其独特性的作品,是“意趣”与“技法”双美的体现,亦是借渔隐的题材表现其隐逸思想,以寄托其愿的创作。更是得到梁清标、安岐、张珩等收藏大家的精审递藏,传承七百余年,实属不易。今见其作,也不尽深深感慨其好友卫九鼎谓盛懋人物入赵吴兴室中,山水又与王蒙抗行。盛名之下,果无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