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拍卖结果>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含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山水卷
  • 作  者: 唐岱  钱维城  邹一桂  董邦达  
  • 尺  寸:12×135cm×4
  • 创作年代:
  • 估  价: 4,000,000-6,000,000
  • 成 交 价: RMB 4,600,000
题识:
1.臣唐岱恭绘。钤印:唐、岱
2.臣邹一桂恭绘。钤印:一、桂
3.臣董邦达恭绘。钤印:邦、达
4.臣钱维城恭绘。钤印:钱维城印、恭绘
题跋:
1.泉声远近成宫徵,云气雾晴杂往还。卜筑幽林朋辈少,招徼松檜伴秋山。自盦丈人珍藏,属题一绝。归仆曾纪泽。钤印:归朴斋章、渊默雷声之馆、臣曾纪泽、梦瞻
2.开廉除却旧书橱,根福轩中一物无。窗上吉祥云不散,为藏福海寿山图。光绪丁丑孟冬朔,为根福老人祝寿,毅勇嗣侯曾纪泽。钤印:梦瞻庐、劼刚鉴赏、纪泽词翰、劼刚印信
3.红树青山好放船,昔贤佳句画图传。恍疑秋老青枫峡,坐数征帆夕照边。青枫峡在予乡岳麓峰下,秋老霜浓,真不愧红树青山四字。光绪元年丁亥秋重阳前五日,长沙周寿昌题于根福轩并书。钤印:周寿昌印、自庵、根福轩
4.曲涧通壶一镜平,雾云欲散月初明。夜深不问船多少,卧数洲前柔艣声。莕农仁丈大人命题,瞻梦侄曾纪泽。钤印:劼刚、纪泽私印、劼刚父词翰
鉴藏印:长沙周氏、寿、昌、归朴斋图书记、寿昌、自庵、纪泽读过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二)”,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0月。
说明:
1.周寿昌、山本悌二郎旧藏。周寿昌(1814-1884),清代诗人,史学家,长沙县人。字应甫,一字荐农,晚号自庵。嘉庆十九年(1814)生,少时能诗,及长,与从兄周寿祺读书于城北听桔园。道光二十五年(1845)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咸丰二年(1852),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
2.山本悌二郎(1870-1937),日本农林大臣。山本悌二郎极为钟情中国书画,大概是20世纪初日本最著名的中国书画收藏家。许多中国宋元以来的书画巨迹,都出自这个号二峰的日本人的藏箧,如唐吴道子《送子天王》卷、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宋徽宗《五色鹦鹉》卷、米芾《乐兄帖》、李成《乔松图》轴、明祝允明《临黄庭经卷》等。这些不可一见的国宝,都被收入山本1931年编成的12卷本《澄怀堂书画目录》。
3.曾纪泽(1839-1890),字劼刚,曾国藩次子,袭父一等毅勇侯爵。曾纪泽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外交家,其近代外交思想在中国近代外交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同治年间相继出使英、法、俄诸国,与俄人力争,毁崇厚已订之约,更立新议,交还伊犁及乌众岛山,帖克斯川诸要隘,有功于新疆甚大,官至户部左侍郎。曾纪泽学贯中西,有诗古文及奏疏若干卷,早岁所著,有《佩文韵来古编》、《说文重文本部考》、《群经说》等传于世。萧一山在所著《清史大纲》一书中评“曾纪泽是我国当时最了解国际形势的外交家”,对使俄换约“不矜不伐,操心虑患的态度,真不愧为曾文正公之子!”
画家在名款前署“臣”字,并不始于清代,就目前所知,最早的应为宋代,如梁师闵《芦汀密雪》卷款为“臣梁师闵画”,南宋供奉画院的马远、马麟、夏圭等人的作品上也有署“臣”字的。到了清代,此种款式大量出现,并形成固定格式,所有为皇帝画的作品上均署有“臣”字,无一例外。格式如“臣丁观鹏奉赦恭绘”、“臣唐岱恭绘”等。
聂崇正先生认为,“臣”字款画有四种情况,即宗室画、大臣画、民间画、宫廷画。宗室画即皇族成员绘画,如允禧、弘旿等,擅画山水,他们出身贵族,并非职业画家;民间画是指还未入宫之前的画家,在皇帝巡视各地时,向皇帝进献的画上,款书姓名前冠以“臣”字;另外一种是常见的宫廷画,即职业的宫廷画家所绘的绘画。大臣画是指康、雍、干三代均有很多大臣能诗善画,而且在各部中居于高位的官员,地位显赫,其因皇帝喜欢而作画,这些大臣如王原祁、宋骏业、蒋廷锡、励宗万、邹一桂、董邦达、钱维城、张若澄、唐岱等等,他们几乎都是经过科举考试踏入仕途的,作画只是业余爱好,故而其画作格调高雅、秀润天成。聂崇正先生认为:“清代‘臣字款’画的作者不一定都是宫廷画家,而宫廷画家为皇帝和宫廷所画的作品上必署‘臣’字。
此四卷山水即为“臣”字款绘画中的“大臣画”,邹一桂、董邦达、钱维城三者属于大臣中的词臣。邹一桂,字原褒,号小山,今无锡人,晚号二知老人,雍正五年二甲一名进士,官至礼部尚书,邹一桂的夫人恽兰溪,为恽寿平之女。邹一桂擅长花卉,承恽寿平风格。张庚在《国朝画征录》曰:恽南田后仅见也。邹一桂本卷山水,所绘旭日东升,普照山林,其设色雅致深沉,富丽明净,有恽寿平设色之法。董邦达,字孚存,一字非闻,号东山,谥号文恪,江富阳人。山水取法元人,受“四王”影响较大。董邦达作品很得乾隆皇帝赏识,在为董邦达画幅上题写的诗句中,甚至把董邦达和李世倬比为五代、北宋的画家董源和李成。故而,有“三董”之说,即董源、董其昌、董邦达。董邦达画大部分为皇帝所绘,干湿并用,浑厚苍茫。钱维城,字宗盘,一字幼安,号茶山,江苏武进人,乾隆十年参加殿试,获得第一名状元,此后官至刑部侍郎。其诗文书画皆为一时名手,书学苏轼,遒丽秀媚。画学董邦达,推崇元人笔墨,有“丘壑幽深,气晕清秀”之誉,此卷是然。
在中国绘画史内,被皇帝御赐“画状元”之人有二,其一为明代吴伟小仙,其二为唐岱。唐岱出生时逢康熙盛世之初,从军归来后,“久司笔砚,因得交于东南之士”,“不久声名大振、名动京师公卿”,其画品受到康熙赏识和喜爱。唐岱在未入宫之前,就与当时尚为皇子的乾隆皇帝弘历关系密切,曾为弘历作《松荫抚琴图》。自雍正初期正式进宫,至乾隆十一年(1746)离开宫廷,供奉宫廷达数十年,其作品被乾隆皇帝所主持编纂的《石渠宝笈》所收集,据胡敬《国朝院画录》的记载唐岱作品收录于“石渠着录二十有八,内合笔三(含与郎世宁合作)”,且作品得乾隆帝“御题最多”。唐岱学王原祁,其将王原祁的绘画风格进行了创新和演变,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体例与风格,成为娄东画派中比较有创新和开拓的院体画家,体现了“正统山水画”的新面貌和新风格。

由于历史原因,大正时期(1912-1926)成为日本社会上下贩买、搜集中国古代近代艺术品的一个黄金时代。这一时期,许多新兴的工商业、银行业巨子在前清遗老、古文字学家罗振玉(186-1940)的日本好友、著名汉学家内藤湖南(Naito Konan,1866-1934)的幕后重要“顾问”下,以各种方法、途径搜罗到不计其数的中国古近代艺术品,尤其以便于携带的书画作品为大宗。这些藏家包括阿部房次郎(Abe Rusajir,1865-1937)、山本悌二郎(Yamamot Teijro,1870-1937)和小川睦之辅(Ogawa Chikano)等。
与身为解剖家的小川睦之辅青睐甲骨收藏不同,本为糖业公司总裁和银行家、后来成为农林大臣的山本悌二郎却极为钟情中国书画,大概是20世纪初日本最著名的中国书画收藏家。今天人们能见到的许多中国宋元以来的书画巨迹,都出自这个号二峰的日本人的藏箧,如唐吴道子《送子天王》卷、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宋徽宗《五色鹦鹉》卷、米芾《乐兄帖》、李成《乔松图》轴、明祝允明《临黄庭经卷》《和陶饮酒诗册》、仇英《梅花公主图立轴》、郑约《咫尺神游册》、清方琮《设色山水图》、李世倬《仿赵千里听泉图立轴》、张照《临米天马赋帖》等。这些不可一见的国宝,都被收入山本1931年编成的12卷本《澄怀堂书画目录》。
该书又收清唐岱(1673-1753后)、邹一桂(1688-1772)、董邦达(1699-1769)、钱维城(1720-1772)四家山水卷。以山本眼光之高,可推知四家山水卷自然不俗;以故,1933年,四卷旋又作为重要美术作品列入1933年日本文部省教化局纂《重要美术品等认定物件目录》。
四家山水卷同一规制,皆为12×134公分,四家题款皆署“臣”“恭绘”,各卷中又多缀有青山红树之景,料其应为四家某次因乾隆命题同时所作,其时自不晚于唐岱卒年。而四卷随意点染、任意皴擦则又全出各家风格,唐氏之浑厚清透、小山之富赡清丽、孚存之松秀清婉、宗磐之空灵清雅,一目了然,庶几可称乾隆朝前期宫廷画家山水画艺大成之作。
山本悌二郎之前,四家卷最近而著名的藏家是长沙周寿昌(1814-1884)。周字应甫、莕农,晚号自盦,斋名根福轩,长沙人,道光二十五年(1845)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后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周氏系清末有名的诗人、史学家,有《三国志注证遗》,是清人注三国最重要的一种。周同时又是曾国藩实际上的重要幕僚之一,曾氏治师湖北时曾表奏请其襄赞军事,因其之前直言遭忌,遂不行;但曾氏在京师及地方诸多举动,乃至平定太平天国之事,多有周氏之功,故曾子纪泽(1839-1890)以叔礼事之,且每请必践——此四家卷为其题三跋并各用隶、篆、行体即可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