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拍卖结果>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峡江行
  • 作  者: 陆俨少  
  • 尺  寸:68×131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18,000,000-22,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4,500,000
题识:自今整治之川江,安波恬澜,焉知昔之惊涛急湍,险滩恶礁,性命俄顷之虞哉。予故拈出以谂来者,俾知夫幸生新时代,以有社会主义建设之伟大耳。健康同志属正,陆俨少并记。
印文:陆、俨少、 自爱新之庐、穆如馆、就新之居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三峡之行孕育了陆俨少《杜甫诗意图》和《峡江云水图》两大作品系列,使得他的山水画又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陆俨少晚年再赴巴蜀写生,作品里又一次体现了对巴蜀山水的再创造。可见,巴蜀山水引导了陆俨少山水画的绘画形式、风格、内涵、笔墨表现特征的形成。
此幅《峡江行》画面中用到的湿墨比较多,整幅画面以一江春水作为分割点,把三峡一分为二,从江水一圈一圈漩涡状和石头上溅起的水花,可以看出水流的湍急和波涛汹涌,加之映衬两艘竹筏,使人仿佛置身峡江之中。江水的勾线,有细有粗,有密有疏,聚散疏密,萦回曲折,以繁密线条出之,线条起伏变化多端,间以留白,益见其空灵动荡之势。山和江面相互呼应,笔墨把握的恰到好处,江水的尽头与半山腰的云气融为一体,更能表现这幅画面深远的意境。尤其画面左下方山城民居和渡口船群细笔描绘,将人与自然相互融合的十分融洽,正是陆俨少深刻的生活体验、扎实的造型功力和创作精神三者完美结合的结果。
主体山势连绵不断,陆俨少用了比较重的墨色,来体现这种山势的气势雄壮,让视线一下集中到山势的起伏变化。并用很多焦墨在山石上,从而体现出了三峡一带山石的质感。他的这种笔墨语言,充满现代气息的新创造,为当代中国山水画笔墨表现的运用起到了很好的表现作用。
  我少时读《水经注》,关于三峡一段,文字隽永,令人屡读不厌。及今亲历其境,则又有文字所不能形容者。江上山势连绵不断,如展长巻。危岩穹谷,叠岭平冈,土坡石山,长云横霭;加之丛树林薄,古木老藤,新篁密竹,悬瀑奔涧,无不尽备。尤其江流湍急,洄洑激流,滩各异制,曲折开合,水流其间,变化莫测。我坐木筏之上,可以细审其势,得谙水性。
  我常常画峡江图,前后不下数百幅。也因有了三峡看水的生活体验,用勾线办法创造出峡江险水的独特风格,只行海内,为他家所无。
——陆俨少《自述》

陆俨少的山水画有着独特的艺术特点,其中一个是“留白”,就是以水墨留出白痕,来表现出云雾、泉水、山径和浪花。另一种是“墨块”之法,作为对于留白的反衬,以浓墨积点成块,十分的特别。而在笔法的勾勒上,画家十分擅长以长线条描水勾云,以较细的拖笔中锋画云的阳面,以较淡而毛的环曲线条勾云的阴面。在结构展现上,简洁富有力度,山川之秀美奇险在他的笔下通过轮廓、色彩、笔法等技艺表现的淋淋尽致。
《峡江行》长线条勾勒云水,使画面动静分明,线条变幻,使得整个画面极具动态感,呈现出一种清新隽永的艺术效果。整幅画充满了迸涌一泻千里之态,动静互生,壮阔悠远,令人神往。
优美的点、线,不论其用笔、用墨,一定是力内满,精神外露,纯任自然,毫不造作,流行顿止,生意具足,自是由生动而气韵,所以既有气韵,一定生动,世上决无不生动的气韵,也就是说点线生动了,才能有气韵。换句话说,先要生动,然后气韵自会随之而来。
每有问:这画好在哪里?一时很难对答。然而归纳起来,所可看者,不外三点:即看它的气象、笔墨、韵味,这三点达到较高的标准,即使好画,否则就不算好画。
——陆俨少

丁丑之变,父亲因不愿为日寇顺民,举家西逝,迷难巴蜀,其间父亲游遍蜀中名山大川,凡八年尔抗战胜利,念切家园,沿江东归,一家九口相随,因无法搞到船票,遂因友人介绍,免费搭乘木筏,途经三峡,既悬性命于惊涛骇浪之中,而又萑苻不靖,出入盗匪窟穴,艰难困苦盖难备述,川江木筏捆扎异制,长可五六丈,阔则半之,前后左右皆有大木一梃,如橹如桨,用以正航,向而资推进,有时顺流利便,迅逾奔马,予则助其操拨,冲出洄洑,得娴水势。其时川江暗礁林立,晚间不能行驶,必须停航,父亲每天总是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木筏边上,有时我也跟随父亲身边,观察水的习性,各种水流的形态,漩涡的动势,时经一月有余回到家乡。这段经历,可以说父亲得以饱览了川江两岸壮丽的巴山蜀水,对于父亲一生以及他整个的艺术生涯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在父亲整个艺术生涯的创作中几乎占一半以上的题材,是描写的峡江险水。父亲以扎实的传统功夫以及对生活的细微观察,领悟消化,创造了陆家云水,甚至填补了传统画水画云的技法空白。
——陆亨

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
—陆俨少的峡江险水
《峡江行》是陆俨少最得意之作。启功最爱其图,为之赋诗:“昨日抱图归枕伏,居然彻夜听涛声。”一个“抱”字说尽了如获至宝赏玩不倦的心情。经历文革风雨幸存的陆俨少晚年是辉煌的,被承认为与傅抱石、张大千、李可染殊风而并驾的山水画大家。室名为“就新居”,是他爽朗愉快心情的自然流露,表示要接近新事物,接受新思想。在构图、用笔用墨上变法“就新”。
陆俨少受启蒙于冯超然,终生不忘其师教诲“画不要画得太像”,造诣却是青出于蓝。他一生致力于创树,决不肯陈陈相因拾人牙慧,到晚年仍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件作品体现了他后期的画风,以气势雄阔取胜。他在壮年时曾举家入蜀,得以在三峡写生,他独特的云水千叠风格,正是起于对神秘幽深变幻莫测的峡间风光深有感悟。
这里曾有令人变色嗟叹难于上青天的狭险蜀道,这里曾有听猿鸣泪沾裳的凄楚渔歌,那山高水深的一片伤心青碧,中有千百载多少行人的艰辛!
一切俱往矣。陆俨少曾画三峡险水,题云:“三峡险水,着闻于世,洄伏奔流,礁滩林立,故川江上下,视为畏途。今俱往矣,恬波千里,岂复知往昔行旅之艰难、失势破碎性命俄顷之虞哉?予故拈出以告来者,用为今昔比之一助云尔。”这真是过来人的感慨。
这幅设色山水以高屋建瓴的视角表现了长江三峡之景,用平行的手法推出远、中、近景的险峻幽秀山峦,产生层层递进迎面而来的强烈效果,也切合了其地五步一景令人应接不暇的实情。长线勾云水、留白、墨块都建立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加强了国画传统的抽象化因素,产生新颖出尘耐人寻味的美感。传统国画隐逸题材的江水往往很平静,烘托主人之与世无争。而要表达新中国人民对拥有祖国壮丽江山的自豪感、气壮山河的新面貌,就不够份量了。陆俨少别出心裁,以留白与密密的勾线结合,一串串激浪打翻漩涡仿佛从云端遥遥奔涌下来。一叶轻舟上,有数人举棹战斗风浪奋力前行。由于视线是自上而下的,所以,长江愈是浩淼,水势愈是急迫,愈显示人的力量与豪迈。江上的号子伴奏着涛声的节律,让我们随之亦心潮澎湃,并欣欣然于所受之鼓舞:美,就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