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拍卖结果>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赵之谦 信札册
  • 尺  寸:23×15cm×19
  • 创作年代:
  • 估  价: 1,000,000-1,500,000
  • 成 交 价: RMB --
题签:赵撝叔先生手札真迹。七通。泉松。
题跋:
1.山人嗜翰墨,之谦最秀书。翰文简而锐,即此册顶兴。山人获之江西瑞金三边,最为珍宝无次也。升龙山人时客于秣陵。甲午(1954)二月。
2.获之于江西南昌,弥吉郎。乙巳(1965)岁首记。山人瑞金之会直前。
3.于蔚岭南山岭初会毛泽东,偶会此机会也。丁未(1967)十一月九日弥吉郎。
本册赵之谦行书信札,墨笔纸本,共七通十六页,均未署年款,据札中 “洪秀全虽死,而李秀成等力量更增,金陵万无恢复理”、“公馆租不得,且出巨价住小屋,过几时再说。”、“越南事外了局,并不待兵连祸结,只消二兵船游弈海口,则天下骚动”等信息,则可推断大致分别写于1864年洪秀全逝世后、1873年春初入江西获委任修《江西通志》之前,以及1884年“七月因法国舰犯闽海,修城资捍卫”等时间段。赵之谦一生坎坷,虽怀经世致用、报国之心,惜三十一岁中举后,四十岁、四十三岁两次会试均落第。直到四十五岁时,才得刘坤一赏识主修《江西通志》。通志修毕,借钱捐了七品官,先后在靖安、鄱阳、奉新、南城等地为县令,虽克尽其职,颇有政声,却因个性使然,看透了官场的腐败,不愿同流合污,依然摆脱不了借钱谋缺、做官还钱的窘迫。信中有“顷奉手谕并钱一千七百八十文并领悉”似即为借贷之事。微薄的俸禄不能养家糊口,只能靠售鬻书画来赖以生计,信中“朱拓八幅为一分,计价一千二百。此次云:五分三千,恐字误。兹呈上三分,又新刻双行四幅一分,每分四百八十;三行四幅一分,每分五百六十;对一分,每分一百四十”为当时赵氏自订润格,对研究赵之谦艺术活动及其时的市场状况,颇有裨益,极具价值。
上款分别为子烈太守、子笠太守,信中论及公文琐事并时局政治,且言辞恭敬,当为赵之谦之上司。查网上资料,无锡文苑艺术品拍卖2008首届秋季拍卖会,曾上拍有吴滔(1840-1895)《天际归舟图》一卷,同样为子笠上款。据此资料介绍:从卷后诸家题词中可知主人公子笠先生姓许,浙江仁和人。曾于清末值守台湾军营,并与日本国发生过保卫战,后被调任内陆任职。题词中声名较著者如俞樾、刘传福、高行笃、许善长、张鸣珂、谭献、皮锡瑞、陆润庠、傅钟麟、程序谷、沈缊庆、吴庆砥,可见许子笠先生当世之影响。清末许子笠还有抄本《曾文正公批牍》传世,其人年代、事略均与本册上款相符,似为同一人。
此册墨气酣畅淋漓,用笔迅捷,与其北碑书法相比,更添遒美秀润。吴昌硕曾评赵之谦“先生手札,书法奇,文气超,近时学者不敢望肩背”的高度评价。册内有收藏印“瀚章”,说明此册曾为清末李瀚章所藏。李瀚章(1821-1899),字筱泉,一作小泉,晚年自号钝叟,谥勤恪,后人多尊称其李勤恪公,合肥东乡人。其父李文安,曾官刑部郎中,与曾国藩为戊戌(道光十八年,1838)同年。文安有六子,瀚章居长,鸿章居次,以下依次为鹤章、蕴章、凤章、昭庆。有《合肥李勤恪公政书》、《李勤恪公奏议》、《曾文正公全集》等传世。
册前后还有“升龙山人、须磨”等印,可知此册还经大名鼎鼎的日本外交官、齐白石收藏家须磨弥吉郎所藏。须磨弥吉郎(1892-1970)日本秋田县人,号升龙山人,室号梅花草堂,昭和时期著名外交官,历任日本驻华公使馆二等参赞、驻广州总领事、住南京总领事兼使馆壹等秘书等职位。1930年任驻广州总领事。1937年转任驻美大使馆参事。在以外交官派驻中国期间,借助其特殊身份的便利,须磨氏多有接触中国画家的机会,凭借良好的艺术素养和对中国近现代绘画的深入认识,仅十年之功,便建立了十分完备的中国书画收藏体系。民国十六年(1927)四月十九日,刚赴北京担任日本公使馆二等书记官的须磨弥吉郎出席北京的日本俱乐部举行的齐白石个人画展,选购了齐白石定价最高的山水画《松堂旭日图》及一幅《汉隶对联》,是他收藏齐作的开始,后来多达一百多幅。须磨弥吉郎曾向德国和美国两国的公使郑重推荐齐白石的画,称齐白石是中国的塞尚。他还将齐白石和日本名画家竹内栖凤进行比较,认为齐画“妙处全在神似,而竹内栖凤仅求形似,高下自现”。他与齐白石的交往记载于他回国后撰写的《中国心影录》里。
“山人嗜翰墨,之谦最秀书。翰文简而锐,即此册顶兴。” 弥吉郎在题跋中盛赞赵之谦书法,称“获之于江西”“最为珍宝”。册后“于蔚岭南山岭初会毛泽东偶会,此机会也,丁未十一月九日弥吉郎”的题记,语焉不详,颇令人玩味。因文献资料中未见有相关会晤之记载,无法查实,可留待日后进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