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拍卖结果>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溪山幽邃图
  • 作  者: 张复  
  • 尺  寸:30×467cm
  • 创作年代:1625年作
  • 估  价: 800,000-1,200,000
  • 成 交 价: RMB 1,840,000
题识:溪山幽邃。天启乙丑长夏,写于十竹山房。中条山人张复,时年八十。
钤印:张复之印、元春氏
鉴藏印:碧梧书屋珍藏、锡山华氏碧梧书屋珍藏
至今看来,明末真是中国历史上值得特别书写的一段。经济和社会的高度发达,促成了文化艺术的高度发达,并进而促成了一般士人的审美提升好几个梯度,尤其是对人的审美。以当时士人对友朋的审美要求而言,大都着落在“美(少年)”上,算是名副其实的“颜控”。大学者、大文豪王世贞(1526-1590)就喜欢到处发“美人卡”,所著《同知郁林州事封文林郎大理寺右评事九华顾公墓志铭》中给传主顾起纶(1517-1587)发卡说:“公年仅四十余,白晳、美须眉,丰下善盼,大冠髙帻,衣纱縠单衣,曲裾后垂交输,雍容是都,出入闾党目属之”,在《张幼于生志》中又极力赞美生志对象张献翼(1534-?)及其兄凤翼(1527-1613)的颜值:“伯起(即张凤翼)生,又七年幼于生。皆生而白晳,娟好秀丽,每出,市人联袂曭盻,属之曰:‘谁家璧儿?当非复尘世间物。’”如此种种,不可枚举。
小王世贞20岁的张复(1546-1631?)也不能逃掉被王世贞兄弟俩发美人卡的“噩运”。这位被孙矿(1543-1613)先生盛赞为“美少年也”的小哥哥,刚过弱冠就得王氏双美(王世贞字符美、王世懋字敬美)青眼相加,不仅赴任带着他,出游带着他,还常常招寓家中,为其作画。王世贞对其尤为推崇,四处撒帖,说“张元春者,吾小友也……画品在征仲、叔宝雁行,书法亦精工。足下试目之,便一日千里矣”,又到处题跋,逢人就强推:“隆万间,吾吴中丹青一派断矣,所见无逾张复元春者,于荆关范郭马夏黄倪,无所不有,而能自运其生趣于蹊径之外,吾尝谓其功夫不及仇实父,天真过之”(《题张复画二十景》);弟弟王世懋也不甘后,《张元春画跋》中也着实好好炫耀一番:“万历九年春,余有关中之役,张子元春送余京口,袖出此图为别。其画境则自渡江始,历淮、汴、河、洛,抵潼关止。其画思则始宗黄鹤山人,中杂仿董北苑、黄大痴至赵承旨松雪终焉。大都穷研极构,尽平生所长,以暴酬德之感,翩翩可称合作矣。今人亲见张子行事不能异人,未便许超吴子辈,然后世有知画者赏之,当不啻拱璧也。万里单行奚囊不办他物,携此时一展视。”推举不可谓不高。
署款为“天启乙丑长夏”的此卷《溪山幽邃》,庶几可窥张复写生之妙,而细味王氏双美之推崇不为浪得。按此种图式,最早或胎自《溪山行旅图》之类,大抵以卧游之姿收罗江山千里、渔樵耕读、亭台廊榭诸种意象,辐辏一卷,以畅神游。元春本幅亦如此,自卷首起,凡溪山环绕、桥艇回复、民人歌答、廊庑厝置、烟柳依依、云帆点点,都安排妥帖,的有千里江山一幅中胜概;而卷尾不过一二远山渐次隐约,余味无穷而齿颊互芬。
此作旧为锡山华氏碧梧书屋主人长物。锡山华氏声名显赫,远自东晋年七十不婚冠以孝亲的华宝,近至明代大收藏家、“真赏斋主”华夏,以及后来因拒剃发令被杀的华允诚,直到清末举办义学的华鸿模,近代数学家华蘅芳、漫画家华君武等,代不乏人。遗憾的是此碧梧书屋主人竟无从考证究为何人,目前市面所见其藏品不多,不过南京博物院藏周臣《柴门送客图》上亦钤有“锡山华氏碧梧书屋珍藏”印,与此卷同,似可合窥华氏收藏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