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close

建议反馈close

首页>拍卖结果>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炼芝图
  • 作  者: 陈洪绶  
  • 尺  寸:103×44cm
  • 创作年代:
  • 估  价: 3,000,000-5,000,000
  • 成 交 价: RMB 3,450,000
题识:老莲洪绶画于青藤书屋。
钤印:陈洪绶印、章侯氏
说明:此作品原为青岛市博物馆旧藏,后退还。

此幅在出版物中命为《炼芝图》,其实颇有可以玩味之处。画中一老人头着纶巾,侧坐于蕉叶之上,其前横卧一嶙峋怪石,以为几案。石上横陈古琴,包以锦绣,老人双肘支琴,而注意力并不在琴上,而是双目远望,若有所思。画面尤可称奇的地方,是在老人前方有一铜炉,上煮桃花,一扇置于炉侧,却无人持扇祝风,颇觉荒落而奇诡。在老人身后,一童子持藤杖而立,相貌清奇。
考老莲之画,与此题材类似者约有数幅,如旧藏于上海文物商店的一幅,亦画一高士手持犀角杯而坐,其前铜炉内置灵芝数茎,一童子拨火侍弄,此画中人物的注意力都在炼制的灵芝上,求仙避世之意豁然可晓。又如天津博物馆所藏《餐芝图》,一高士停阮餐芝,一童子拨火炼制,作者用意也是清楚的,无非是一种内心苦闷的派遣之法。而此幅作品中,置于铜炉之上并非灵芝,而是桃花。在历来的记载和传说中,桃实是作为长生永年的象征,桃花也不免沾了仙气,《神农本草经》就说桃花“令人好颜色”。可见在古人眼中,桃花亦是驻颜永命的仙家之选了。不过艺术家得世界总是独特而微妙,用桃花替换了灵芝,用心不在焉代替了殷勤炼制,就更多了几分荒诞和深情。
此画题款:“老莲洪绶画于青藤书屋”,这是他晚年常用的款识。青藤书屋乃徐渭的旧居,陈老莲之父与徐渭相友好,老莲晚年即寄居在这位“病奇于人”的前辈画家故宅里。其时陈洪绶因为看透了朝局的腐败无望,士人皆“谋身而不及国”,所以拂袖而归,在青藤书屋中吟诗作画。对于现实的无奈和自身去就得迷茫一览无余,佛也儒也,已不能应对现实世界残酷多变,分裂颓废的精神和强烈清醒的意志成为晚明士人内心共通的特质。也正和此画所表现的意境息息相通,甲申国变之后,陈洪绶作画多署“老迟”,则此画之具体创作年代,或在归乡之后、国变之前。
此图旧藏青岛博物馆,后退还,在《青岛市博物馆藏画集》和《陈洪绶全集》中均有出版,陈传席先生在《陈洪绶全集》的后记中讲到:“藏品购集来之后,我们作了真伪的鉴定,凡是可疑的作品,我们都毫不犹豫的去除了。有些是常见的,广为流传的,但这次专家鉴定为伪,我们也忍痛去除了。”可见此书收录极为慎审。此作得以收入,是诸多专家对其艺术品质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