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小中能见大 弦外有余音——周颖南珍藏丰子恺作品

发布时间:2019-04-23 16:33:20 新闻

我们都爱你的漫画有诗意,一幅幅的漫画,就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的小诗。朱自清如是评论他。

他一生身兼数职:漫画家、文学作家、翻译家,美术教育家。他有一对善于观察的眼睛,有一个善于分析的大脑,有一双善于描写现实的手。他的所写所画,似在不经意之中随意勾画,他的画看似笔法简单到不可再减一笔的境界。他所表现的,几乎包含了社会所有层面,却又不带一丁点儿的烟火俗气,而是自带一股超然,源于世俗,高于世俗,且蕴含着淡淡的温情,让你从中觉察出人生的趣味所在,察觉出世俗生活的欢愉。正如他的小诗所说:平凡琐碎又有情味。

他,以不经世间造作的纯洁无暇、天真烂漫的真心入画,把入世的“童心”与出世的“佛心”相融。他洞察生活百态后,在画中细细勾勒人间的情味,因此他的画中有妙趣横生,豁达真我,有平淡天真,更有有矜恤之爱。

他,就是丰子恺。我们人人都爱的丰子恺。

本季春拍中,保利拍卖将首度推出周颖南珍藏之丰子恺作品专题,无论是《四季四屏》、《饲蚕图》、《汪宜秋诗意》均堪称绝美,此外,丰子恺为周颖南先生所求而创作之《弘一大师造像》实属不可多得的历史艺术价值皆重的作品。本专题所有作品均可在1998年《新闻学史料》中刊登的《丰子恺与周颖南的通信》中得到正面或侧面的证实,难能可贵,足供同赏。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147.jpg

1972年周颖南与丰子恺合影


关于周颖南

我生平还没有遇到一个既是企业家又是文学家的人,有之自周颖南先生始。在我眼中,周颖南先生是一个奇人,可以入‘奇人传’的——季羡林

周颖南(1929-2014),被尊称为“现代儒商”、“南洋侨领”,创立了东南亚最大的餐饮企业,曾多次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接见,他在从商和笔耕方面都取得较大的成就。正如周颖南自己所言“刘海粟、丰子恺、巴金、俞平伯、叶圣陶、冰心、丁玲、萧军、艾青、钱钟书、赵朴初等上百位中国文艺界名人学者,和我保持这诚挚的友情和各种形式的交往”。周颖南与这些艺术家等或为忘年交、或为挚友,有很多更是患难之交。

与丰子恺先生的交往,正是周颖南与中国艺术家们交谊中极为出彩的一段。从1972年两人初次见面,到1973年周颖南夹带丰子恺翻译的《大乘起信论新译》出国,帮助其署名“无名氏”刊印出版,两人相互建立深厚信任和欣赏;直到丰子恺去世前的多年里两人即使相隔甚远仍万里飞鸿,相互交流艺术心得。对于逆境中的丰子恺,周颖南更是从精神到物质上都给予关怀和鼓励。在丰子恺逝世后,为了缅怀丰子恺先生,周颖南在新加坡出版《丰子恺书画集》,本次专题大多数作品均出版于此书。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154.jpg

1972年,上海日月楼周颖南所摄的丰子恺彩色照片,

桌上的纸包为丰子恺在“文革”期间的完成的《大乘起信论》译稿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00.jpg

丰子恺 四季四屏

76×20cmx4

设色纸本 立轴

著录:

1、《丰子恺书画集》,第12-13页,新加坡,1976年。

2、《丰子恺漫画全集》(第八卷,彩色画卷),第311-312页,京华出版社,2001年4月。


丰子恺《四季四屏》,目前丰子恺全集中唯一刊出四屏形制的作品。在1973年丰子恺致周颖南信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此幅作品的创作初衷:

颖南先生:

寄下大示及照片,今日妥收。《大乘起信论新译》译稿,蒙亲送薝蔔院交与广洽法师,有劳甚多,功德无量。佛力加庇,长寿康乐。……弟即写春夏秋冬四季小屏四条一堂,寄至尊府。……弟丰子恺草草上,一月廿六日

颖南先生:

仙游寄下包裹及信,今已妥收。包内各物,皆珍贵足供御冬。不胜感谢。今作春夏秋冬四季小屏一堂,奉赠留念,即请赏收。……弟丰子恺叩拜 廿六日

由此可以推论,此套四条屏实乃丰子恺作为周颖南帮助其出版《大乘起信论新译》以及对其生活上关照之答谢。在文革当年的风风雨雨中,《大乘起信论新译》因其宗教色彩是不被允许发表的。而这部对于丰子恺极为重要的译作,在国内那样高压复杂的环境下,可以通过周颖南得以交付广洽法师出版,于丰子恺必是感动涕零之事。在这种感动之中,创作的作品,更有韵味。作为丰子恺一生中极为罕见的巨制,丰一吟女士在整理出版《丰子恺漫画全集》时特向周颖南征集图片,可见这套四屏的难得可贵。

这段佳话在周颖南所著《迎春夜话》、欧家斤所著《书信中的颖南评说》中均有相关记载。

《四季四屏》分别绘春夏秋冬四季之景:春,画面为三段布局,近景山坡上青草郁郁,中景两位少女涉水而坐,溪水潺潺,远景杨柳依依,桃花盛开……春意便从这画面中盎然溢出。夏,绿了的芭蕉,多变的卷云,孩童举手指着天空,母亲手执蒲扇而立……画面描绘的仿佛就是每个人记忆里的某个夏日的午后,在与母亲看着云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同的形状和故事;秋,少女在满月下吹笛,南归的大雁,嫣红的枫叶,嬉戏的双兔……少女的秋思就这样淡淡的诉说出;冬,苍劲的松树,苍茫的冬岭,傲寒的小草,执酒相对的知己……让冬天也不那么萧瑟,仿佛就是丰子恺与周颖南伯牙子期之情的描述。

四屏透着不染尘杂的秀美和平和,品读着画家传递给我们的恬静,仿佛一切归于宁静。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06.jpg

弘一法师造像

水墨纸本 镜心

59×35cm


在1973年丰子恺致周颖南信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此幅《弘一法师像》的创作背景:

子恺先生:……弘一法师是我所敬仰的,他不但文章德器,倾动天下,而其道行,更为普天之下所赞颂!我喜爱其手迹而不可得,只好收藏其复印本。这里我大胆祈求请写一幅大师画像,赠我供奉。……弟周颖南拜上,一九七三年元月卅一日

子恺先生:惠赐的弘一大师造像及归昌世手写佛经书签均已拜领,谨此至谢!大师造像,形象逼真,佛骨昭然,令人肃然起敬。我将择日就此事向广洽法师报告。…… 弟周颖南拜上一九七三年三月六日

弘一法师是丰子恺一生中最崇敬的师长,丰子恺不仅在艺术上受到他的教导和培养,而且在宗教思想上也深受他的影响。丰子恺与弘一大师关于《护生画集》盟约,这个一个持续了几十年的师生佳话,也一直让人心生敬仰。弘一逝世后,丰子恺为弘一法师绘画的像,更是受到了各方普遍的赞词。他在《为青年说弘一法师》一文中说:“为欲勒石,用线条描写,不许有浓淡光影。所以不容易描得像。幸而法师的线条画像,看的人都说‘像’。大概是他的相貌不凡,特点容易捉住之故。但是还有一个原因:他在我心目中印象太深之故。我自己觉得,为他画像的时候,我的心最诚,我的情最热烈,远在惊惶恸哭及发起追悼会、出版纪念刊物之上。”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12.jpg

丰子恺 饲蚕图

35×27cm

设色纸本 镜心

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14页,新加坡,1976年。


在周颖南1973年6月2日给丰子恺的信中写到“子凯先生:拜读客月九日、十五日惠书,承赠春景辞两幅,饲蚕图一幅,我高兴极了。真是诗情画意,书词并妙,独步一时,我拱如至宝,心感不宣”,信中所提正是下文的《饲蚕图》、《行书自作诗》和《行书宋祁诗》。

此《饲蚕图》丰子恺以富于节奏感的线条和清新雅致的色彩,描绘出江南蚕忙时的一景。作品运笔婉转自如、少有顿挫,丰子恺通过点、线、面的疏密、长短、大小的变化和对比以活跃画面气氛。画中养蚕妇人起身关照蚕宝,妇人手中红烛点出“子规啼徹四更时”,与其题《蚕妇吟》诗画结合。妇人红拖鞋与红烛用色上相呼应,富有生活之趣,在冷色的画面基调上点以富有韵律的暖色,以活跃画面气氛,突出主要物体,颇有对比之趣。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18.jpg

丰子恺  行书宋祁诗

17.5×69cm

水墨纸本 镜心

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25页,新加坡,1976年。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24.jpg

丰子恺  行书自作诗

17.5×69cm

水墨纸本 镜心

著录:《丰子恺书画集》,第24页,新加坡,1976年。


微信图片_20190424162230.jpg

丰子恺 汪宜秋诗意

68×30cm

设色纸本 镜心


此画采用暖色调,简洁的线条,干净的构图,画中一位红衣少女轻倚在阳台上,百无聊赖,闲看蛱蝶过墙去,哀叹春光落入何处。淡淡的少女心事,让人在这美好时光里无尽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