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诗心文胆——韩天衡的艺术世界

发布时间:2019-05-10 13:25:49 新闻

 中国当代水墨专场 

「 预展 」

2019年5月31日-6月2日

全国农业展览馆

「 拍卖 」

2019年6月3日(周一)13:30

北京四季酒店A厅


篆刻、书法、绘画从本质上而言,都是线条艺术,这是一根充满哲学意味的线条,它包涵了一个人的才华、修养、胸襟、品格等综合素质,是充满情感的,也就烙上了个性,这也是历代艺术家们为之终生不懈追求和探索的目标。 我觉得,各种艺术门类好似一个“马蜂窝”,中间隔着一薄壁,只要机敏地打通这一层层薄壁,便能左右逢源,触类旁通,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效应。

—— 韩天衡


韩天衡的艺术创作在根本上离不开他的篆刻功底,通过篆刻,他形成了自身独有的一套美学理论,并以这一理论为根基,将其他艺术形式进行了融合,这不仅使得他在书画的用笔、构图上尽显朴拙之气,更使得他在艺术的精神层面,比如意境的表达、气韵的展现上呈现出了一种独树一帜的品格。本专题以韩天衡的篆刻印章为引,后接其水墨作品数幅,旨在以其“线条艺术”的概念为思路,展现画家的个人风格。


微信图片_20190515132856.jpg

韩天衡 青田石印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1986年作

出版:《韩天衡印存》 P14,天津杨柳青画社,1989年

5.5×5.2×5.1 cm.


微信图片_20190515132918.jpg

韩天衡 昌化石古兽钮印章“同福画廊”

1990年作

出版:《韩天衡书画篆刻集》,扉页,1991年。

3×3×6.7 cm. 


微信图片_20190515132923.jpg

韩天衡 青田石印章“商届之魂”

1985年作

出版:

1.《韩天衡印存》 P17,天津杨柳青画社,1989年。

2.《上海商报》,头版,1985年10月3日创刊号。

3×3×4.5 cm. 


韩天衡的篆刻被沙孟海先生称赞其“为现代印学开辟一新境界”。唐云先生也推许道“铁(吴昌硕)木(齐白石)之外,别有一天”。程十发则称:“我爱天衡之印,食古而能化今,非三代、非今世,独具雄、变、韵之长。雄者,气格壮伟之谓也;变者,立异出新之谓也;韵者,回味无穷之谓也。”其自成一脉的风格被称作“韩派”,在当代印坛中占有重要地位。此次上拍的6方印章中包含各类篆书书体,印身皆有铭文,其中还有韩天衡非常有代表性的“鸟虫篆”及“草篆”,印面布局合理、虚实相生,刻法起止果断,方圆并济,令人不禁感叹其扎实的篆刻功力。


微信图片_20190515133141.jpg

韩天衡 寥廓江天万里霜

镜心  水墨纸本

1990年作

出版:《韩天衡书画篆刻集》 P32,香港同福画廊,1991年。

说明:附合影照片

69× 393 cm. 约24.4平尺


专题中的水墨作品皆为月下夜景,通过其构图可以发现韩天衡极其擅长营造画面的空间感,并凭此捕捉景物瞬间的诗意。以《寥廓江天万里霜》为例,画家运用竹、石、松枝分割画面,前实后虚,衔接处起承转合非常自然,无论将哪一部分单独提取出来皆能自成一景。整体墨色时而浓郁厚重,时而清爽透亮,体现出一种了精神意象。细节处以古画传统,在鸟雀及竹叶四周通过留白而使其呈现出光晕一般的效果,以着重表现月下景物的梦幻空灵。鸟雀的画法则是典型的“韩鸟”,以狭三角的鸟喙、椭圆的眼、楔状的头、宽三角的背、凹凸的腹、三角的腿刻画不同的形态,并经过精心安排的组合,赋予了形体以英武的精神。通过这样的设置,作品被赋予了既有古代文人画风骨,又具备现代水墨审美的特质,而这种特质无疑是与画家本人的气质息息相关的。


微信图片_20190515133151.jpg

韩天衡 芦中梦好

镜心  水墨纸本

1990年作

出版:《韩天衡书画篆刻集》 P41,香港同福画廊,1991年。

96× 53 cm.约4.6平尺


《芦中梦好》一作,画面构图脱离了以往芦鸭在下,苇叶自上方下垂的布局,以十字交叉的苇叶突出了画面的重点,将观者的注意力引至左上方,最终再以“静影沉璧”作为收尾,营造出了一幅仿若散文一样的极富诗意的画面,留给观者无尽遐想,也充分展现了韩天衡“线条艺术”的精髓。


微信图片_20190515133155.jpg

韩天衡 月白风清

镜心  水墨纸本

1988年作

出版:《韩天衡书画篆刻集》 P16,香港同福画廊,1991年。

82× 64 cm.约4.7平尺